第218章 杀你,还是杀我?!

    “不是信了。”玉丘淡淡开口,面上透露着几分真实的意思。

    白弯弯淡淡看了一眼对方,心中也明白。

    玉家不是真的信了曹继明对玉姨的感情,不过是根本不在意这个人罢了。

    “别站着了,先坐下来。

    玉姨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真的假的?”白弯弯看向几个人,询问的过程里,眼中带着希冀。

    她希望这只是一个谣传。

    看清楚白弯弯眼中的希冀,其他几个人眸色十分沉重的移开,没有一人愿意对上那份希冀。

    白弯弯为此,心一沉。

    “我已经让白灵去查这件事情,你们那边可有什么线索,或者是否知道一些我所不知道的事情?”白弯弯询问道。

    询问之后,她对着玉丘微微示意,看了一眼曹继明。

    玉丘对着玉家的人点点头,那人立刻将曹继明打晕,然后随着白家的人一并将曹继明看管了起来。

    这边。

    几个人单独聚在了一起,白家人守住客厅,不让旁人靠近。

    “现场已经被破坏的厉害。

    因为爆炸,凶手当场就被炸死,姑姑的尸体因为爆炸受了损伤,但是还是能看到是姑姑。”玉丘说道。

    玉修罗出事。

    作为玉家的人,他们是第一时间被通知的人。

    “你能确定对方是玉姨,而不是别人?”白弯弯眸光动了动,深思着询问道。

    玉丘眉头一皱。

    卫云靖与银千离两个人也随微微蹙了蹙眉。

    “你觉得死的人不是玉姨?

    白弯弯,你是大从心底里不愿意相信姑姑出事的事情,还是发现了什么?”玉丘问道。

    “穆晓晓知道吧?

    苏醒醒,你们也见过吧?”白弯弯问道。

    几个人点了点头。

    “那么,你们可知道,玉姨之所以来白家,是因为我遭遇了伏击,而这伏击的地点,我们找到了我白家的人。”白弯弯说道。

    “白肆。

    这个我知道,她是跟着你们一起回去,这一件事情,瞒不过人。”卫云靖说道。

    “那么你们可有调查到,在此之前,我们白家还有一个白肆!”白弯弯说道。

    几个立刻意会到白弯弯什么意思。

    至于白弯弯口中的话。

    彼此也算认识一段时间,看着对方做事的人,自然也知道,白弯弯不会拿这种事情编假话。

    “姑姑出事之前,去的是皇宫。”玉丘说道。

    白弯弯看向玉丘,轻轻点头,然而虽然有这种猜测,但是眸色却并不怎么明亮,反而透着幽深的担忧。

    “但这也只是我对玉姨安危最好的一种猜测。

    也许,玉姨的确出事了。”白弯弯说道。

    “但还有一种可能。”玉丘道。

    白弯弯点头:“是。

    还有一种可能,如果这种可能存在,那么玉姨就一定会活着!”

    玉丘微微沉默。

    说到这里,有些猜测,其实不用说出来,大家都能猜测联想。

    而如果玉修罗真的没有死。

    那么能替换玉修罗这个人的时间地点,也就只有皇宫。

    白弯弯看向玉丘,便见玉丘的眼睛,微微泛着几分水色。

    她的心跟着一沉。

    玉姨能活,全靠的是玉姨本身的价值,以及其所拥有的价值,比如玉家。

    可看玉丘的模样。

    玉家对玉姨这个人,只怕放弃多过其他。

    卫云靖见玉丘的神情有些不对,几个人的气氛也不太好,便转移话题,询问道:“玉姨离开白家之前,见过你。

    你跟玉姨都说了什么?”

    “星际政府贪污了大笔的金钱,且有十年以上,这绝对是一笔巨款。

    我们谈起这个。

    玉姨去皇宫应该就是去调查这件事情。

    我看过玉姨出事飞艇的记录,上面的人员,根据我所掌控的消息,正好是调查这件事情多一些闲散人。”白弯弯说道。

    “有人不希望星际帝国亦或者其他人调查星际政府之前所贪墨的巨款去了何处?”银千离问道。

    “这比钱,没有千亿,绝对也有百亿。

    这样一大笔钱,雁过岂能无痕?

    一直以来,星际政府与军需处关系最为密切,但是军需处有九处,这笔钱若真的流入了军需处,这一次军需处就绝对不可能撒手不管星际政府。”白弯弯说道。

    “事实上,星际政府一直都是独立。

    只是在很多事情上,支持军需处的决定,然后才看起来仿佛跟军需处一体。”银千离道。

    “是啊!

    这么一笔钱,星际政府若真的贪墨了,总要有痕迹。

    可事实上,什么痕迹也没有。

    那么钱哪里去了?

    这一大笔钱,且还是那版庞大的势力,你说有谁能够吃下这么大一笔?”白弯弯问道。

    话说到这里,几个人不清楚也清楚了。

    白弯弯怀疑这一切的幕后是星际帝国,亦或者说皇帝陛下。

    “我们玉家要跟皇室联姻了。

    选择嫁给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三皇子。”玉丘突地说道。

    白弯弯顿了顿。

    卫云靖与银千离交换了一下眼神。

    三人纷纷看向玉丘。

    “两个人据说是一见钟情,我们玉家的这意味一见钟情对方。”玉丘继续说道,神情渐渐沉了下来。

    一股青涩稚嫩气息从他身上一点一点的消散,留下一瞬成长的沉稳与冷肃。

    “所以,你也怀疑……?”白弯弯道。

    “太子死了。”玉丘突地说道。

    白弯弯闻言,震惊的眼睛瞪大,整个人下意识的坐直,好半天才重复道:“太子死了?

    你说的是我想的那个太子?”

    “整个星际,还有几个太子?”玉丘问道。

    “这么大的事情,若太子出事,我父亲应该知晓才对。”白弯弯说道。

    “这件事情很隐秘。

    太子在当年的那一场战役中受了伤,后来就一直在皇宫之中修养,未曾再出皇宫。

    我之前也不知道。

    还是玉家要与皇室联姻,关系更近了一步,可以进入皇宫,才后来得知的消息。”玉丘说道。

    “但我听你的语气,微微有点不对。”白弯弯说道。

    “太子死了的事情,是有人传到我这里的消息,具体是谁,我也不清楚。

    得到消息之后,我试图去见太子。

    然后见到了太子。”玉丘说道,脸上的神情隐隐透着,并未曾多说的模样。

    白弯弯,卫云靖,银千离全部都沉默了。

    “我之前没有多想。

    但你跟我说了穆晓晓,苏醒醒,还有假白肆的事情,我才想到。

    我见到的太子,也有可能是假的。”玉丘说道。

    众人一阵沉默。

    “太子比我们都大了十岁,与我们非是一辈之人。

    我们对其不熟,就算真的见面了,也未必能判断出来对方是真还是假。

    不过,你观太子时,对方伤的可严重,是否伤了根基?”卫云靖沉思了一下询问道。

    “看不出来。”玉丘回答。

    顿时又是一阵沉默。

    对于太子的事情,白弯弯是一点都插不上嘴。

    不过……

    “银大哥,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白弯弯问道。

    “兰息跟太子倒是有莫逆之交。

    不仅如此。

    自从太子受伤之后,兰息受命星际帝国之后,就一直有任务忙碌着,似乎很少有休息的时间。

    便是之前没有战争,也有给分派隐藏任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