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影响!

    然而,他虽然很久都没有见过太子,但是他的潜意识里,却给他一种自己一直都知道太子的情况。

    “父亲?”白弯弯看白泽脸色不对,轻轻喊道。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太子,但是我身边总有人跟我说太子的事情,给了我一中错觉,好像太子一直都在我身边,跟我保持着关系与距离。”白泽神色渐渐认真起来,看向白弯弯说道。

    这个时候,他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

    “先前那个在学校里,阻碍我跟秦导师的人,我查过。

    对方正是皇后家不怎么成器的弟弟。

    也是因此,我才想到皇后跟太子,毕竟我来星际这么久,皇帝陛下,三皇子一直都做见。

    皇后见不到,还可以理解。

    但是太子殿下却一直都不曾见过,是不是就有些不对劲了。

    要知道。

    三皇子可是一直都出现在我的身边。”白弯弯不解的说道,心中其实早就有些怀疑。

    只是那时自己给自己找了理由,想着这位太子殿下会不会跟兰息一样是一位战将,有什么秘密任务所以才一直不得空。

    “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会派人去查一查。”白泽说道。

    “父亲。

    这件事情,查归查。

    但也要多留一个心眼,要知道对方能弄出一个假的白肆来,未必不能弄出假的太子来。”白弯弯说道。

    白泽的眸色一深。

    星际之中的整容跟其他还是受到限制,并不允许整容成另外一个人,同时也针对了一系列的政策。

    苏醒醒,还有假白肆。

    这些都应该不是这个正规途径。

    也就是说,背后的人,不仅有一个研究混淆药剂的地下科研所,还有一个精通整容的地方。

    “我知道了。

    这件事情我会小心,你们自己也多留心一些。”白泽叮嘱道。

    “是父亲。”白弯弯应道。

    “你玉姨想要见你,在你的房间对面的小厅等待,你今日就别去学校了,我已经跟学校说了,给你请了半月的假。”白泽道。

    “恩,谢谢父亲。”白弯弯微笑着道。

    对于父亲的用意,她很是明白。

    几个人送走了白泽,才有空彼此交流。

    “这次,多谢了。”白肆认真的道谢道。

    “不必客气,都是自家人。”白弯弯说道。

    白肆微微一笑,笑容璀璨明媚,带着明亮的独属于白家人的骄傲,是一种精气神昂扬的叫人从内心里喜欢的正。

    “假白肆这边,你觉得我们还可以利用吗?”白平看了一眼白肆,觉得这才是他认识多年的白肆,骄傲明媚,绝不屑做那等阴私之事的白家人,会心一笑之后,询问道。

    “对方伏击我。

    我没有死,而对方全军覆没。

    我想,对方应该已经猜测到如今的情况。”白弯弯说道。

    “那这个白肆?”白平眸光冷了冷,透着一抹杀意问道。

    白肆看向了白弯弯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

    “多事之秋,容不得我不去多想。

    你们一会儿审问假白肆的时候,先给她做一个检查。

    看看他们体内是否也有药剂?”白弯弯说道。

    白肆有些不明白这么做是为什么?

    但白平想到了家中苏醒醒的身份,便立刻明白了白弯弯的意思,点头道:“我知道了。

    你这是怀疑假白肆的身份,也有可能跟苏醒醒一样?”

    “之前查过。

    星际好些大户都丢了女儿。

    不同的是有些家族不在意,有些家族比较在意。”白弯弯说道。

    白平略微一垂眸,思索了一下道:“恩,我记下了。

    之后审问过假白肆,我会让白家的人,专门研究一下他们的脸,看看他们是如何整容,是否还能恢复他们原本的模样!”

    “恩。

    这件事情可以做。

    苏醒醒的容貌,也得想办法恢复。

    未来,还不知道会不会遇到同样的事情,有备无患。

    若真的是药剂塑容,那么还真的必须要研究出针对的办法。”白弯弯想到这种能把另外一个人易容成某个人的举动,心中一阵阵的厌恶。

    人与人之间。

    除了很少的人,会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已经不是原来的人。

    但更多的人,其实智慧觉得这个人性格变了。

    就像假白肆。

    因为他们接触的不多,且发现对方不太对劲的时候,也不曾想过对方已经不是白肆。

    若非因为苏苏醒醒以及穆晓晓的存在,她只怕也不会往这方面想。

    “行,这件事情,就交给我跟白平,你还有事,先去忙吧!”白肆说道,让白弯弯放心去做自己的事情。

    白弯弯点点头,带着白灵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看着白灵。

    白弯弯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

    今天可还真是惊险。

    对方铁了心的要杀他们,若非他们这边早有防备,且动的也快,说不得还真就叫对方成功了。

    说不害怕。

    怎么可能?

    白弯弯直到这会儿,心才微微松了松,想起给其他人发信息,好叫他们不要担心,她没有事情。

    发完信息,也不多跟他们聊。

    她房间对面的小厅。

    玉修罗正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的虚拟屏幕。

    “玉姨。”白弯弯喊道。

    “恩。”玉修罗应道,抬眼淡淡的看向了白弯弯,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问轻轻问道:“怕吗?”

    “怕!”

    白弯弯回答道。

    玉修罗没有想到白弯弯会这么老实的回答,笑道:“可一点都看不出来。

    你冷静的不像是这个年龄的孩子。”

    “因为我的爸妈让我明白,害怕这种情绪我可以有,但害怕过后,学会了面对与解决。”白弯弯微笑着说道。

    玉修罗眸光扬了扬。

    她很少听白弯弯提起爸妈。

    “一直都没有问你,现在我想问问你,白霜霜,也就是你的母亲,真的还活着?”玉修罗问。

    “活着。”白弯弯点头道。

    “你从哪里来的?”玉修罗再问。

    有些事情,心中自己猜出了结果是一回事,但听对方跟自己说,又是一回事。

    “地球。”白弯弯说道。

    玉修罗眉梢一挑:“这么说来,时间与空间论,是成功的?”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也许是,也许不是。”白弯弯说道。

    问过这些事情,玉修罗话题的已转,说道:“千月联系我了,她跟我说,如果你出事死了的话,凶手是皇帝陛下。”

    “恩。

    这话是我跟千月说的。”白弯弯说道。

    “你怎么突然间怀疑皇帝陛下?”玉修罗话题一转突然问道。

    问玩,她眉目微微沉下,想起了那一日从白家离开,皇帝陛下突然间跟自己提起白弯弯的事情。

    当时不曾觉得。

    现在回忆起来,那番话,似乎透着试探以及探究。

    “玉姨,我来到白家是一个意外,这一点你应该清楚。”白弯弯说道。

    玉修罗点头。

    “我来白家,误打误撞发生了一些事情。

    然后我从穆晓晓,以及苏眉的体内,发现了混淆药剂的事情,想必后来你也知道。”白弯弯说道。

    “所以你一直都觉得背后有人?”玉修罗问道。

    “是。

    我那时候虽然觉得这背后有人,但是我一直都以为这是针对白家。

    毕竟白家屹立的太久,怎么可能没有仇人没有敌对。

    那时候想的也不多。

    也就没有想太多。

    但后来的一桩桩一件件,叫我发现背后的人,所图谋的也许并不是一个白家。”白弯弯说道。

    “那你为何会怀疑皇帝陛下?

    那一天,应该是你们第一次见面?

    而且我全程都在。

    我并未察觉到皇帝陛下说了什么让人会怀疑的话!”玉修罗说道。

    “玉姨,知道三皇子吧?”白弯弯问道。

    “你一直都不喜欢对方。”玉姨说道。

    “是。

    我一直都不喜欢三皇子,但三皇子却总会围绕着我的身边,做一些叫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的事情?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