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早有防备!

    白灵立刻手动操控飞艇,拐入另外一条道路。

    白弯弯没有别的事情做,便看着白灵的操作,同时看着周围的路线,随后眉头一皱。

    “白灵,停。”

    猛地一个激灵,一股冰冷的寒意,猛地侵袭全身,直冻的白弯弯一个哆嗦。

    “小姐?”

    白灵停下飞艇,不解的看向白弯弯,等待白弯弯的下一个指令。

    白弯弯摩挲了一下胳膊。

    冷?

    不对。

    不是冷。

    哪怕飞艇外的温度有些冷,可飞艇里却是有着制暖系统,暖洋洋根本就感觉不到冷。

    她不是冷。

    是……

    “白灵,退,我们回原本的主路。”白弯弯下达新的指令道。

    白灵不是很理解。

    但她对白弯弯的命令,不管对错,不问对错,会第一时间执行。

    白弯弯坐在飞艇上,只感觉到那股寒意,越来越冷。

    “不好。”

    白弯弯呢喃了一声。

    而这边,因为不解白弯弯举动,而留意着四周的白灵,猛地察觉到危险,他操控着飞艇飞速闪躲。

    “小姐,请系好安全带。

    我们遭遇了阻击。”白灵神情严肃的说道。

    “恩。”白弯弯应道,系好安全带,随后开始手环联系白泽。

    然而,不知道那边是什么情况?

    她的手环明明好着,但是却无法联系上父亲。

    砰!

    飞艇仿佛被什么东西撞到,剧烈的摇晃。

    白弯弯抬眼扫过去,便发现阻击他们的并非一辆飞艇,而是十二架飞艇,这些飞艇配合的神秘无间。

    白弯弯垂眸看了一眼导航上的地图。

    这些人在把他们往偏远的地带逼迫着。

    “白灵,转身。

    我们不能按照这个路线走。

    一旦我们被对方逼迫到偏远地带,对方一定会杀了我们,绝不会留下活口。”白弯弯神情冷静的说道。

    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杀自己。

    不可能出手之后,还给自己喘息的机会。

    一旦被逼到偏远地带,就真的没有余地。

    “正面撞击。

    我相信父亲给我配备的这架飞艇,绝对表面上看起来与其他的一模一样,但实际上外层防御也好,内里的其他也好,必然高于其他飞艇。”白弯弯对着白灵说道。

    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白灵也知道。

    对方这次是冲着白弯弯而来,此次既然来了,那就是真的动杀手。

    “是,小姐,我知道了。”

    白灵应了一声,神情严肃的看向前方,手快速这飞艇上运作,同时计算角度,速度,时间,寻找反击的机会。

    白弯弯这边依旧有些联系不上白泽。

    她第一时间在脑海之中过滤所有的人。

    她的力量,还暂时不能暴露。

    银千月,苏媛媛,卫家,封家……

    眸光一动,白弯弯想到了一个适合的人选。

    “玉姨,我遭遇了伏击,联系不上我父亲,请你救救我。”白弯弯看着玉修罗这边,直接发了讯息。

    随着这一道信息发出去,下一刻手环去了作用。

    而这边。

    白灵已经与对方正面撞击了一次,然而对方的飞艇,也并不是普通的飞艇,十二架飞艇交替着,硬拼着也要阻碍白弯弯阿突围。

    “白灵,飞艇可否有救生舱之类?”白弯弯询问道。

    “没有。

    飞艇的飞行,只限制于城市之中。

    星际法规定,城市之中,不允许发生这样的狙杀,因此飞艇上,根本没有添加这样的应对。”白灵有些懊恼的说道。

    “你看情况应对。

    实在不行,我们就顺着对方的意。”白弯弯看着飞艇某一处,因为撞击而凹进来的一处。

    对方眼见她们不按照他们的指定的路线行驶,且还想突围,也改变了方针,用他们的飞艇来撞击她们的,好逼迫他们前往某一处。

    砰砰!

    不断的撞击,带动着飞艇的振动,甚至翻转。

    白弯弯抚了抚乱掉的头发,微微垂眸。

    她既然一早就培养了自己的人脉力量,自然不可能不让人好好的保护自己,只是……

    想到什么,她眯了眯眼睛,随后睁开眼睛,看向了如今只剩下时间功能的手环。

    八点整。

    她七点出门,八点之前就会到学校,与银千月她们打招呼。

    如今已经八点。

    想必他们已经猜测到她此刻出了情况,继而开始联系人。

    现在就差拖时间了。

    想着。

    白弯弯动了动自己的耳垂,那里带着一枚耳钉。

    “弯主。

    不等白弯弯用耳钉联系外面,耳钉这边边传来了白隐的声音。

    “白隐?”

    白弯弯道。

    “弯主,是我。

    前面的目的地处的人,已经倾力完毕。

    弯主可以带着后面的人,朝着前面而行。”白隐说道。

    “白灵,一边想办法突破重围,一边顺着对方的逼迫,往前开,现在主动权,掌握在我们手中。”白弯弯说道。

    白灵立刻明白:“是,小姐。”

    飞艇往前飞行,时不时左右突破,互相碰撞。

    原本线条流畅的飞艇,在撞击之中,变得凹凸不平犹如一块废铁,偏偏这废铁顽强的飞行着。

    ……

    白家。

    白泽坐在书房之中,看着手头的资料。

    “家主,白肆求见。”

    门外响起的声音,让白泽动作顿了顿,随后对着管家微微颔首。

    白管家开门。

    白肆从门外走进来。

    噗通!

    一进门,白肆走到白泽面前,立刻就跪下道:“家主,白肆不应该存了一心,对白弯弯房间的指纹锁动了手脚。”

    “恩?

    白弯弯?”白泽淡淡问道。

    “家主,霜主早就已经死了,如今星际上任何与霜主有联系的存在,都是背后的人故意弄出来,试图暗害家主的人。

    那白弯弯,必然也是如此。

    还请家主不要因为霜主,给自己的身边留下一大隐患。”白肆立刻解释道,同时脸上是满满的担心。

    “你不相信白弯弯是我的女儿。

    还是不相信本家主所言?

    白肆。

    本家主虽然与你们这些小辈不是很亲昵,但本家主却也记得,以前的你不是这样子,并且也没有这么蠢!”白泽淡淡的说道,抬手转动了一下手环。

    看到手环上仅留下时间可以作用,他看了一眼管家,微微颔首。

    管家立刻明白。

    “有人对弯弯出手,让你拖延住我?”白泽看到管家离开之后,看向了白肆说道。

    “家主,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没有。”白肆震惊中透着受伤说道。

    白泽又转动了一下手环,立刻发现手环上,来自女儿弯弯的信息。

    滴,滴,滴,滴。

    伴随着手环信息的响声,书房里还走入了两个人,两个人一进入书房,立刻把跪在地上的白泽给抓了起来。

    “家主?

    白肆做错了什么?

    你要这样对白肆?

    就因为白肆没有尊敬白弯弯,就因为白肆对白弯弯保持着怀疑?”白肆一声一声的询问,面上是难以置信的惊讶,还有一点掩藏在难以置信之下的慌张。

    抓住白肆的其中一个人,一头短发,干净利落,却是给女子,她搜了白肆的深,搜到一个信号屏蔽器。

    “家主,这不是我的。

    这是我来跟家主请罪之前,白平给我的。

    我并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白肆看到这个东西,心神一转,想到自己来之前见过白平,立刻把锅往白平身上扔道。

    “把白平叫过来。”白泽道。

    “是,家主。”

    这边,与白肆告辞之后,便联系了其他人的白平,听到其他人对白肆的感觉,心中越想越不对劲。

    倘若他一个人觉得白肆不对劲,可能是他多想了。

    可其他人也觉得,那就不一定是多想了。

    莫非?

    白平神情一动,还不等他找上白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