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多想!

    剑拔弩张。

    一个的全身带着怒意,似下一刻就要爆发的猛烈,一个是好整以暇,淡然带着高傲的轻蔑。

    谁上风,不言而喻。

    “白弯弯,你要不是家主的女儿,你又算什么?”白肆被气的恼怒,失去理智质问道。

    “说的好像,你不是借着白家似的。”白弯弯轻轻讽刺的说道。

    “弯主,你们?”白平不解的问道,眸光在两个人之间转了转,神情微沉,透着说不出的忧虑。

    “别问我。

    有什么事情,还是好好的问一问你身边的人。

    毕竟。

    此时想法比较多的人,不是我。”白弯弯说道,放下东西,起身。

    白藏与白隐立刻跟上。

    “弯主,是否需要去看看白家的底蕴?”白藏询问道。

    “不用。

    白家之前差混淆药剂,一直没有查出来。

    现在由你们去查。”白弯弯吩咐道。

    “是,弯主。”白藏应道。

    白弯弯微微看了一眼两个人,带着白灵去训练室开始训练,而白隐则身形一闪,不知道去了何处?

    白平目送白弯弯离开,又看了一眼留下的白藏。

    等白藏也离开,白平才看向白肆,开口道:“你一直都没有真正接纳白弯弯。”

    白肆垂眸。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做了什么,叫家主知道,家主这才从暗部掉了人出来,接纳明面上的一切?”白平询问道。

    白肆仍旧沉默。

    “你不说,我就去问管家。”白平道。

    “白平,我的事情,你不用管了。”白肆抬头看了一眼白平,声音沉沉冷冷的说道。

    说完。

    白肆看向白平问道:“白平,如果我想要白家的话,你站在我这边,还是白弯弯那边?”

    “你说什么胡话呢?

    一直以来,白弯弯都想着的是嫁给封兰息,做封兰息的妻子,为此,暗暗的创建着自己的势力,发展自己的人脉。

    她压根就没有想过要白家啊!”白平震惊的看着白肆,突然间意识到了白肆可能做了什么?

    “我以为你看的清楚。

    所以才接纳了白弯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居然只是表面接纳了白弯弯,一直都做防备着白弯弯?

    白肆。

    白弯弯莫说有家主看重,便是没有家主看重,她是封兰息认定的女人,是卫家,银家,玉家,甚至苏家都有所关系的人。

    真的要跟你争夺位置的话。

    你觉得你争得过她?

    这样的人,你不交好她,好借着她,把其他人家族的人,联系到一起,也化作自己的人脉,而是针对她?

    你在想什么呢?”白平一副白肆你怎么变蠢了的看着她,不明白她心中到底怎么想的?

    “那是以前。

    可白弯弯,是家主认定了的女儿。”白肆说道。

    “她是家主的女儿,那你就该审视好自己的心。”白平说道,眉眼间带着几分担忧。

    他不知道白肆这是怎么了?

    但他却知道,白肆再这样下去的话,一定会把自己给害死。

    “白肆,你最近一段时间,什么也别做,什么人也别见,好好的一个人想一想,找回原来的那个你。

    现在的你,陌生而蠢笨。”白平认真的带着几分希冀白肆冷静下来说道。

    白肆抬头看了一眼白平,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也不知道有没有将白平的话,听在心中。

    白平看着白肆的模样,轻轻叹了一口气。

    从小一起长大,他自然清楚白肆的性子,若真的把他的话听着了心中,那么就不是这般态度。

    这般态度,只能说明,对方钻了牛角尖,别人的话,一句也听不进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白平忍不住喃喃道,抬眼看向了训练室的方向,最后朝着训练室走去。

    ……

    训练室。

    白弯弯认真的训练。

    硕大的训练室,只有白弯弯一个人训练,白平进来,便显得十分的明显。

    “弯主。”白平进入后,对着白弯弯轻轻喊道。

    白弯弯看了一眼白平,缓缓放慢了速度。

    “找我有事?”白弯弯问道。

    “弯主,白肆她……

    她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白平说道。

    “恋爱中的女人,尤其是当喜欢的那个男人,并不是什么真心角色的时候,智商减负,变蠢很正常。”白弯弯说道。

    白平闻言,震惊的看向白弯弯,“白肆谈恋爱了?

    谁?!”

    “三皇子。”白弯弯说道。

    “他?”白平蹙眉,“的确有一段时间,三皇子频频接触我们这些白家人。

    但是白肆对三皇子,没有什么特别啊!”

    “谁知道呢?

    不过,你来,就是来找我说这些的吗?”白弯弯问道。

    “白肆做了什么?

    弯主让家主剥夺了白肆权利?”白平询问道,眼睛下的双眸,藏着被镜片藏匿起来的锋芒。

    “昨天晚上,我在房间。

    白肆闯入我的房间,没有经过我的许可。”白弯弯说道。

    白平闻言,先是不解,然后蹙眉。

    “其次,我之前让你们查的混淆药剂事情,一直都没有消息。你觉得原因是何?”白弯弯问。

    白平沉默。

    “另外,我利用白家打压三皇子产业的时候,时间比我现象的长不说,打压的过程里,收集到的讯息,居然还没有我创建出来势力所收集的多,你觉得这原因又是何?”

    白弯弯看着白平,眼神直直。

    白平抿唇。

    “白平,我知道你白肆从小一起长大,论起感情,自然比我这个半路来的白家弯主要好。

    可白家与旁的家族不一样。

    感情用事,是不属于阿掌权者拥有的东西。

    我白弯弯是白家家主白泽的亲生女儿,就这一点,只要我白弯弯不是给废物,拥有掌控一个家族的能力。

    我就是下一任的继承人。

    有些人心大了,这没有什么?

    我白弯弯所要的从来就不是白家,只是,心大了,还感情用事,置整个白家于不顾,就不行了。”白弯弯看着白平,声音冷冷,眸光也冷冷的说道。

    “白肆她?”白平视图解释道。

    “穆晓晓,苏醒醒,包括霜主出身的苏家,那为苏眉的身上也有混淆药剂。

    这种情况,我当时一个外人,都怀疑这是针对白家的阴谋。

    白肆从小在白家长大,却在查这件事情的时候,什么也没有查到,你说她在想些什么?”白弯弯问道。

    白平沉默。

    有些事情,的确是白肆过了。

    “你由来问我的这个时间。

    还不如去问问白肆,她做这些的时候,背后的人都牵连到了谁?

    混淆药剂的遮掩。

    她是否查到了什么?”白弯弯看着沉默的白平,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情绪也平复了下来。

    白平抬头看向白弯弯,眉头蹙了蹙,问道:“弯主,似乎很是紧张,很是不安。”

    “多事之秋,风雨欲来。

    白家站在最中心,能不能做风雨之中,屹立不倒,还是两说。

    便是真的可以屹立不倒。

    损失多少,跟不损失也是有差别的。”白弯弯认真的说道。

    白平看着白弯弯认真的眉眼,微微低下了头:“是,弯主,白平知道了。

    白肆那边。

    白平会安排妥当好一切。”

    白弯弯微微颔首,便不再理会白平,开始继续训练。

    她到底还是太弱。

    轻身功法,格斗技巧,这些她都需要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