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她猜测?父亲论证?!

    “放心,我弟弟没有对你一见钟情,追你也不过是因为想要跟你扯上点关系。”元和小胖子一改之前的喜乐模样,严肃说道。

    白弯弯眉目一沉。

    “好了,我这边也不跟你多说了。

    你那么聪明,这结合一下如今发生的事情,想必可以猜出一二。”元和小胖子说道。

    “行,我知道了。”白弯弯也不在开玩笑道。

    这边挂断通讯。

    白弯弯便让白灵去查元和家的情况。

    按照元和他们先前参加九曲模拟赛来看,应该身份也不简单。

    “小姐,这是元家的资料。”白灵说道。

    白弯弯接过资料,便仔细看起来。

    元家跟苏家差不多,也是商人,但却又与苏家的情况有些不同。

    苏家是纯粹的商人。

    元家却还有别的心思,这些年来与帝都联姻,家族之中的人际关系网十分的庞大。

    这是……

    看到毕鸿的名字,白弯弯眉目一蹙。

    校长?

    元家居然跟校长家,有着弯弯道道的亲戚关系。

    “白灵,元家与第一军校校长家拥有亲戚关系这一点,星际之中的其他家族,有多少知道这件事情?”白弯弯询问道。

    “知道的人不多。

    便是白家之所以知道,还是因为曾经有人刚好与这一辈的人相识相交过,才留下了记录。”白灵说道。

    “这样啊!”白弯弯轻轻抿唇。

    若是如此的话,那就是校长想要见她?

    校长?

    悄悄的见自己。

    这是要跟自己说些什么,还是利用这次的机会,对她出手?

    元和?

    这个小胖子第一次见,以及后面的相处,都不是那种阴险狡诈有坏心的人,他应该也不会明知对她有危险,还劝他。

    “有点无法决定。”遇到危险,白弯弯微微有些犹豫起来。

    她一个人的时候,死自然不害怕。

    可她如今有了兰息,有了父亲,再叫她明知道有危险,还浪,心中就有了犹豫。

    “白灵,回家后,我们先去见见父亲。

    另外,你帮我打听……

    算了。

    我如今被盯着,我一动,只怕其他人也就动了。

    算了。

    还是不跟兰息增添不必要的危险了!”白弯弯说道,将资料放下,这飞艇停下之后,回家走向书房。

    书房。

    白泽正在处理一些事情,看到白弯弯过来,立刻放下手头的事情。

    “弯弯回来了。”白泽微笑着说道。

    “父亲。”白弯弯轻轻的喊道,来到白泽的面前,眼里带着几分小犹豫的可爱光芒,抿了抿唇。

    “怎么,对父亲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白泽问道。

    白弯弯立刻摇了摇头,“不是这样。

    而是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父亲。

    我怀疑校长借着元家人的手笔,可能要暗中见一见我。

    但这也可能是对方的一场阴谋。

    我有些犹豫,要去吗?”

    “校长,毕鸿?”白泽问道。

    白弯弯点点头:“学校里,一个叫元稹的突然间对我表白,可我却从未曾见过对方。

    我与对方的哥哥,倒是认识。

    随后我让白灵查了查百家储存的资料,发现元家跟毕家有嫌少为人所知的亲戚关系。

    我找元和通讯的时候,也听出了几分这样的意思。”

    “去吧!”白泽说道。

    白弯弯微微有些震惊的看向白泽,“父亲?你都不多考虑一下的吗?”

    “你不想去?”白泽问。

    “那倒是没有。

    只是父亲都不考虑一下其他的吗?”白弯弯轻轻询问道。

    “弯弯。

    白家在你看来是什么样的?”白泽突地问道。

    白弯弯抿了抿唇,深思了一下,“很厉害的一个家族。”

    “弯弯,改天有空,为父带你去看看真正的白家。”白泽一看白弯弯的模样,就知道白弯弯对白家,没有真正的认识道。

    她这以她所知道的家族,来评估白家。

    “真正的白家?”白弯弯错愕道。

    “你之前说,古老姓氏家族,有些像是古地球的藩王。这一句话,为父没有反驳。

    但白家这位藩王,却与你所知道的不一样。

    它是星际地下无冕之王。”白泽说道。

    白弯弯眸光一动,开口道:“所以,我看到的其实都只是白家的表面力量,真正的白家,其实从来都不曾暴露过?

    哪怕当初对付那个皇甫家?”

    “恩。”白泽应道。

    “这样的话,也挺好。

    父亲不用非带我去看看真正的白家,既然藏着,那且一直都藏着。如今星际局势未明,暗处隐藏的人,也未曾捕捉到。

    还是不要把底牌都暴露了。”白弯弯说道。

    “好,为父听你的。”白泽说道。

    “那我就去看看这个元家背后到底是不是校长在作为。

    至于别的?”白弯弯很想问一问,自己说背后的人是皇帝陛下的事情,父亲他们可有放在心中,可有查出些什么?

    但是临到最后,这些话都被她吞回腹中。

    对于校长的见面。

    不止是校长期待,其实她也很期待。

    谈论完有些犹豫的事情,白弯弯笑的有些讨好的看向白泽,轻轻开口:“父亲,你知道兰息现在什么情况吗?”

    白泽看着女儿提起封兰息,眼睛亮的发光,带着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笑容模样,就心塞。

    女儿提起自己,可从来没有这样过。

    “放心。

    他这次有军需处的方镇帮忙。

    另外我派了一些白家的人,他不会有事。

    我估算着,应该差不多快要回来了。”白泽虽然心塞,但是还是柔和的对女儿说道。

    白弯弯笑的灿烂好看的点头:“嗯嗯,那就好。”

    听父亲的话,可见也没有受伤。

    挺好。

    “弯弯,以后做事情,不用考虑那么多,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白家没有你以为的那样弱,我也一样。”白泽声音轻但语气却认真的说道。

    同时看着白弯弯的眸光,带着父亲的看女儿的温柔,道:“父亲没有你想的那么弱。

    所以,你不用为了白家,费心费力,父亲可以为你撑起一片天。”

    “好。”白弯弯微笑着应道。

    白泽看着女儿的笑容,在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

    果然。

    他还是得好好办几件事情,才能叫女儿明白他是一个强大的父亲。

    “家主,晚餐已经准备妥当。”管家说道。

    “走吧,一起吃饭。”白泽对着白弯弯说道。

    两个人一起往餐厅走去。

    这一走,白泽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女儿,已经长大了。

    他对她的了解并不多。

    而她自己也十分的独立,并不需要他这个父亲给她带来什么?

    时间在他们之间隔了一层。

    “弯弯,你喜欢什么?”白泽忍不住询问道。

    “喜欢……

    兰息。”白弯弯思索了一下,俏皮中带着认真的说道。

    白泽:“……”

    他要不要宰了封兰息?

    “东西呢?”白泽问道。

    “我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白弯弯说道,便忍不住回忆,而这个时候,她的脑海却猛地多了一些记忆。

    这些记忆,让她直接蹙眉。

    “怎么了?不舒服?”白泽连忙问道。

    “没有。

    就是多了一些记忆。

    这种感觉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