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一输再输!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白弯弯问道,看着身边的钱陵,从背包里取出一个夜视眼镜。

    “我怎么知道?”钱陵淡淡的反问,一副你怎么问我的模样。

    “不问你,问谁?我还是安奈林?”白弯弯反问回去。

    钱陵看了一眼安奈林,就见安奈林耸了耸肩膀,看了一眼后方,一副我先前在后面,前面什么情况,一概不知。

    钱陵又看向白弯弯,抬手把对方鼻梁上的夜视眼镜给摘了下来。

    白弯弯静静的看着钱陵,任由他将眼镜给摘了下来,看了看周围,眼见黑漆漆一片,静悄悄,似乎只能听到虫鸣之声。

    “白弯弯,我觉得导师应该没有走多远,你觉得呢?”钱陵看了看周围,没有发现特别的痕迹,转头带着几分商量的询问道。

    “我现在懵着呢!这第一军校的考核,我感觉从来就没有一点规律可言。”白弯弯说着,轻轻叹了叹气,“大约所有军校里,第一军校是最任性的一个!”

    “那现在打算怎么办?”钱陵依旧看着周围,试图寻找蛛丝马迹的问道。

    “现在根本找不到方向,你也不知道导师要带我们去什么地方,现在我们往任何一个方向走,任何一个方向……”白弯弯正说着,猛地灵光一闪,重复着,面上的表情一点一点变化。

    而随着她的重复,钱陵与安奈林也突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

    “许欢!”

    钱陵与安奈林齐声道。

    她点了点头:“嗯,现在我们不知道导师前进的方向,但是许欢的方向,也许我们是可以掌握的!”

    “那返回去?”安奈林问道。

    “返回去!”她点头,认真道。

    “好,那我们回去!”钱陵想了一下,最终也跟着做决定道。

    三人决定好之后,就看向了周围的其他人。

    白弯弯立刻看向了钱陵,眨巴眼睛,低调着低着头,一双眼睛乱撇,就是不出头。

    夜视眼镜下,钱陵将她的举动看的一清二楚,没好气的勾了勾唇。

    “大家都听我说,导师现在不见了,我已经仔细寻找过,导师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另外,导师也没有跟我们说,任何前往要去的地方。所以,白弯弯的意思是我们返回之前的岔路口,去追许欢!”钱陵微笑着说道,黑暗里,遮挡住他的神情,叫其他人看不透那其中藏着的坏意。

    听钱陵这么说。

    她就知道,这货就喜欢坑人。

    “我跟大家说一下,现在所有的方向,都是未知的,我们走哪一个方向,都可能是错的,也都可能并非是该走的方向。但许欢不一样,他的方向是我们单独所知道的,明确的方向。”白弯弯向前走了两步,悄咪咪踹了一觉钱陵,尽管其他人看不到,也一样微笑着看着大家说道。

    “你能确定许欢所走的方向,就是我们最终要去的方向?”有人询问道。

    “不能。”她看向说话的人,直白干脆的回答道。

    顿时,一群人全部都沉默了一下。

    “大家别误会我的意思,我之所以说去追许欢,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与选择,同时也是将我的想法分享给大家,而不是代替大家决定。”她认真的给众人解释道。

    众人都沉默着。

    但她能感觉到那股萦绕在身边的气息,温和亲近了些许。

    她就知道。

    面对这群人,可不能代替他们做决定,使唤命令这些人。

    “大家对于此刻的情况,有什么想法或者发现吗?”白弯弯见大家都不说话,开口道。

    “天这么黑,我们的导师又是出了名的厉害,他真心想要躲藏,且不留痕迹,我们根本就无法找到。”有一个人理智的分析道。

    “嗯,的确如此。”她附和道。

    “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就是说,导师其实就还在我们周围?”齐磊开口道。

    “我觉得导师应该还在。”有人道。

    “我们还是先找一找导师?”有人建议。

    “我们的导师在学院里,有魔鬼导师之名,其本身更是军中尖刀,且不说隐藏,我们找不到,便是不隐藏,直接离开,只怕我们未必能发现。”她说道,摘回自己的夜视眼镜看了看周围,冷静的分析。

    “的确,以导师的能力,不管是留下,还是离开,我们都察觉不了,除非导师主动露出动静与痕迹。”安奈林说道,然后调出了此地的地图。

    众人商量着。

    “要不我们等天亮?”突地,有人说道。

    说完,似乎觉得这个主意很是不错,补充道:“现在天太晚了,说不得现在就是给我们的休息时间!”

    白弯弯:……

    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一时之间,众人都沉默了一下。

    “白弯弯,你怎么说?你决定留下就留下,你决定走,就走。”钱陵带着点点不耐烦说道,他此刻终于明白了,白弯弯为何不出头的了?

    对于其他人而言,不管别人的建议是对,还是错,该迟疑还是会迟疑,该选择别的,还是想要选择别的。

    如果选择对了,自然千好万好,如果选择错了,只怕还要埋怨。

    尽管这些人中,他们什么都没有说过。

    但是带着夜视眼睛的他们,真的看的清清楚楚,那脸上带着埋怨的嫌弃,真是叫人觉得刺眼。

    “那走吧!”她说道。

    “好。”钱陵二话不说的应道。

    安奈林没有说话,看着虚拟屏幕,以行动站在了白弯弯身边。

    三人说走就走。

    等人走了,好些个根本就没有发表过意见的人,默默的跟上。

    之后,有人又跟了上去,还有犹豫的人,等想要跟上的时候,夜色之下,已经失去了对方的方向。

    “白弯弯,你记得路?”钱陵跑在白弯弯身边,看着周围的环境问道。

    “因为是考核,我用了心,走过一遍的路,倒回去,绝对记得住!”她回答道。

    说话间,几人来到岔路口。

    “这边就是岔路口,如果没错,许欢走的就是这边!”她指着岔路口说道。

    而此时停在岔路口,她才发现,这边过来的人,不过也就那么些,数一数,也就十二三个人。

    想想也是。

    人多了,想法也多。

    “走吧!”她抛开别的思绪,从背包里取出一个手电筒说道。

    钱陵与安奈林也拿出一个手电筒,三个人一个照前方,一个左右,寻找标记点。

    喜欢是那种大大咧咧的粗性子,要说出粗中有细,只怕不经历一些事情,养不出来。

    不过,有一点好的就是。

    许欢使用的标记笔是钱陵的标记笔,而其本身也带着标记笔。

    这就表示,许欢前行的路线,路途上的标记点,不可能断掉。

    十三人顺着标记笔往前,黑夜之中,查看地图,再比对地图。

    十三人错开了可能危险的地方,一路走过去,顺着标记处,折腾了一夜,在天蒙蒙亮的时候,看到了前面的火光,还有营地。

    是的,营地。

    许欢所在的地方,不是别的地方,正是他们先前聚集到的地方,只是比之前不一样的时,原本空旷的地方,驻扎了不少帐篷,而其中一个帐篷前,火光跳跃,间或有烤肉的香味。

    “许欢。”她喊道。

    “白弯弯,安奈林,钱陵,你们来了,来的正好,我抓了兔子,来来来,一起吃!”许欢一看到人,就露出大大的笑容,热情爽朗的招手道。

    她看着许欢热情的模样,还有那精神奕奕的模样,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导师……”

    正说导师,她就看到一侧的帐篷里,导师走了出来。

    见他们聚集在一起吃烤肉,不客气的劫走半只兔子,冲着她笑了笑,问道:“冤枉路,走的开心吗?”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