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多大的心!

    褚江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退,防备的姿态,肉眼可以看得见。

    白弯弯笑看着褚江,为褚江的反应觉得好笑。

    这人自己总想着算计别人,这会儿看到她突然间态度好了起来,也觉得她想要算计他?

    “三皇子,报名开始了,一起走?”白弯弯笑着说道,带着询问看向了褚江。

    “不了,我这边还有一些事情。知道白小姐,不怪我多此一举的举动,便已经很好了,接下来,我就不打扰白小姐了。”褚江说道,笑容款款,姿态温润。

    “那三皇子慢走。”白弯弯说道。

    褚江又看了一眼白弯弯,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对着白弯弯点了点头,这才转身离开。

    白弯弯看着褚江离开,看了一眼学校,对着起其他人道:“我们走吧!”

    想到其他人不知道自己与三皇子之间的那点事。

    “我与三皇子殿下之间,算不得朋友,但也未必算敌人,只是这人只怕是要针对我做些什么?日后你们自可与三皇子相交,只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总归因着我,也不知道他是否会对你们出手,左右留一心,别傻白甜。”白弯弯叮嘱道。

    “我不太喜欢这个三皇子,放心,我不会与他相交。”苏媛媛第一个说道。

    其他人点点头,却没有多说。

    一行人早早的报了名,报名之后,便被各自编排,打乱分配,这一打乱,白弯弯,银千月,苏媛媛,苏醒醒,穆晓晓,全部都被分开。

    白弯弯环顾了一下左右,没有看到其他人,一抬头,就看到了先前来过公寓的魔鬼导师。

    只见魔鬼导师站在高台之上,俯瞰下方,眼神所到之处,犹如有实质的光芒落在身上,那些三三两两懒懒站着的人,下意识的站直了身体不说,那些窃窃私语小声交流的人,也都听了下来。

    “诸位既然报名,那么从报名的那一刻起,你们就算是半个第一军校的学生。”魔鬼导师说道。

    半个?

    所有人下意识的在心中嘀咕了一声,眼神瞟了一下左右,似乎想要交流些什么?

    “导师,为什么我们只能算半个学生?”有人忍不住询问道。

    “因为只有通过接下来考核的人,你们才能正式成为军校的学生,而决定你们去留的,不是我们,而是你们自己。”魔鬼导师解释道。

    “我们自己?”

    众人中有些人面面相觑。

    白弯弯打量了周围的人,发现他们这个队伍里,更多数的学生,十分的淡定。

    “现在开始为期三个月的军师训练,三个月后,将决定你们是否成为正式去留,在这期间,所有人必须签订一份生死免责协议。”魔鬼导师说道,说完,学生们就一个一个的传递着生死免责协议。

    白弯弯大致的浏览了一下。

    大致是签订了这份协议以后,如果众人自己不选择退出,那就得接受训练强度带来的可能死亡。

    “导师,这协议这样,让我们怎么签?”立刻就有人愤愤的喊道。

    “就是啊,生死免责,我们死在了训练之中,学校以及其他人都没有责任,那万一有人恶劣的想要钻空子杀人呢?”有人附和道。

    白弯弯看着这份协议,又看了以一眼高台上的老师,不等她去签订协议,她就看到有几个人已经带头签了协议。

    “签好协议的去那边,不签的,学校大门在你们身后,现在退出,你们还能去参加别的军校的考核,否则三个月之后,你们就要重新再等下次机会了。”魔鬼导师说道。

    白弯弯也不做多想,直接签订了协议,跟之前签订的人走到了一处,走过去时,她发现自己是第九个。

    九是个至尊之数。

    白弯弯笑了笑,挺喜欢这个数字。

    “我说你们疯了是吧?这可是生死协议,若导师们恶意,我们就会死在学校!”有同学看着签订了协议的人,只觉得这些人是不是傻了,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冲着白弯弯那边喊道。

    白弯弯闻言,眨了眨眼睛,环视自己身边的人,眸光流转间,就看到了顺着那学生叫喊看过来的魔鬼导师。

    见导师看过来,白弯弯冲着导师,微微一笑。

    “其他人问你们话呢?说话啊!”魔鬼导师说道。

    白弯弯听到了,当做没有听到,对着魔鬼导师笑了一下之后,就眼观鼻鼻观心。

    说话?

    说个头!

    这可是生死免责协议。

    这会谁一说话,那就属于带着一丝蛊惑味道,若后面签订协议的人,没有死还好,若真的死了。

    还不知道被针对了的话,要如何收场?

    她的生死,她可以做主。

    可别人的生死,她可是万万不敢做主。

    白弯弯沉默,其他人也跟着沉默。

    “怎么?无话可说?”魔鬼导师问道。

    几个人还是不说话。

    “白弯弯,你说。”魔鬼导师说道。

    白弯弯没有想到,自己第一个被点名,抬头对着魔鬼导师乖巧的笑了笑,“导师,我无话可说!”

    魔鬼导师:……

    若是没有看到你在九曲上的折腾,我可能就真信了。

    “你们呢?”魔鬼导师问道,翻看着名字簿,一个名字一个名字的叫道:“许欢,廖正,安奈林,蒙尔,朗西斯,海勒,钱陵,裘德。”

    一个名字一个名字的叫过去。

    前面的都说了跟白弯弯一样的话,唯有最后一个名叫裘德的人,回答之前,看了一眼白弯弯,大声道:“报告导师,我觉得作为一名光荣的军校生,不应该畏惧死亡。”

    “你们觉得裘德说的对吗?”魔鬼导师问道,视线看向其他人。

    其他人扭头看向了白弯弯。

    白弯弯一瞬无语。

    什么情况?

    这问的好像不是她一个人,干嘛都看她?

    白弯弯即使被其他人这么看着,也坚定的不做出头鸟,一句不坑,其他人也不是那种见白弯弯不说话不表达态度,就收回自己态度的人,他们一如既往的看向白弯弯。

    魔鬼导师看到这一幕,乐了。

    “白弯弯,你说。”魔鬼导师道。

    “报告教官,我,无话可说。”白弯弯大声的回答道,话在肚子里转了好多个弯,还是决定低调一点。

    其他人这才跟着回答,“报告教官,我们同样无话可说。”

    白弯弯眼尾余光扫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