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暗谋,交易,保护!

    白弯弯休息了一下,便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叫自己别被这些情绪所影响,跟大家一起训练。

    到了晚上。

    银千月才回来。

    “回来了?”白弯弯说道。

    银千月点点头:“嗯,我回了一趟家。”

    白弯弯仍旧狐疑的看了一眼银千月,歪着头微微有些想要询问,却看着银千月的情绪不怎么高时,轻轻叹息了一声。

    罢了。

    银千月不想说,就算了。

    吃过饭。

    一群人又玩了一会儿,放松了一下,便各自去休息。

    “弯弯,你是不是有好些事情想要问我?”银千月看着没有回去休息的白弯弯,坐在了她身边,轻轻问道。

    “我是听想问,因为你如今情绪不高的事情,约莫跟我有关!”白弯弯说道。

    “的确跟你有关,只是,我觉得,你还是暂时不知道的好!”银千月说道。

    白弯弯忍不住看向银千月,“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

    “你不知道,所以当遇到的时候,你的反应,也会是最真实的反应,旁人便是有心,也不会察觉到什么?”银千月轻轻说道。

    白弯弯抿唇,嘴唇蠕动了一番,道:“好,我不问。”

    “弯弯,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要知道,你身边还有人,你不是一个人。”银千月说道。

    白弯弯看向银千月,轻轻点头:“嗯。”

    “弯弯,我之前因为别的事情,没来得及说。”银千月说道。

    白弯弯看向银千月,无声询问。

    “你自从发现你是白家主的女儿之后,就一直情绪不太高。”银千月说道,静静的看向白弯弯。

    “嗯,是情绪不高。”白弯弯说道。

    “我知道那种感觉,这个世界,最伤你的人,往往是你心中在意之人手中的刀,你其实很在意白家主吧?”银千月问道。

    “白家主很好,在我身份还不曾显露的时候,他就对我十分的维护,作为长辈,这是一个叫人讨厌不起来的长辈!”白弯弯说道。

    “所以,你在担心他?”银千月道。

    白弯弯轻轻的摇了摇头,叹息道:“我是太贪心了!”

    银千月看向白弯弯。

    “如果白家主只是一个对我好的长辈,那么我们之间的距离,我就会把握好,心中也不会起不必要的贪念。”白弯弯说道。

    银千月沉默起来。

    她想起了自己。

    子女对于父母,怎么可能没有贪念,怎么可能不去在意?

    遍体鳞伤,体无完肤,一颗心只怕都未必会冷却。

    “可一旦她成了父亲,有了那层最亲密的关系,贪念一起,就有些容不得他对我之外的人,好的遗忘我,舍弃我。”白弯弯说道,呼了一口气,想要笑,但笑容却有些难看。

    “弯弯。”银千月轻轻喊道。

    “放心,我会调整好我的心态。只是,今天的我,到底有些被刺激到了。”白弯弯说道,想到主脑的选择。

    它甚至都不再证实一下,她到底是不是陆行知的女儿,就二话不说的离开自己,选择了另外一个可能是陆行知女儿的人。

    这种毫不犹豫的舍弃,真的很叫人难受。

    如果她不是那个人,心就不会起贪念,可偏偏她是,正因为是,所以才更难受。

    白弯弯抬头看向天空。

    “千月,你别担心我!”白弯弯突地说道。

    银千月看向白弯弯,只见白弯弯仍旧看向了天空,并没有看她的说道:“从我知道我父母身份的时候,其实我就知道,这身份未来给我带来的除了尊荣之外,还有阴谋与算计。”

    银千月静静的听着,把手放在白弯弯的手中。

    “我爸妈也知道。所以,他们从不曾告诉我这些。”白弯弯说道,遥遥的望着天空,仿佛跨越了时间与空间,看到了地球上的爸妈。

    “弯弯,你怪伯父伯母把你送来星际吗?”银千月询问道。

    “不怪。”白弯弯说道。

    银千月看向白弯弯,眸带不解。

    “我了解我爸妈,如果可以的话,我相信他们也不会选择让我来到星际。既然送我来,只能说明,有不得不的原因。”白弯弯解释道。

    “不得不的原因?”银千月看向白弯弯,心中暗自猜测,同时也微微有些担心白弯弯。

    到底是什么不得不的原因?

    “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事情了。说说别的,明天一过,后天就是第一军校的考核了,也不知道未来会如何?”白弯弯说道。

    “这次听说各大军校接纳了所有报名的学生,只是接下来的考核是淘汰赛。”银千月说道。

    “嗯,我们接下来,就没有时间,想这么多了。”白弯弯说道。

    银千月也点头。

    两个人坐在夜空之下,没有在继续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夜空,岁月静好,默契温柔。

    另外一边。

    主脑始终惦念着白弯弯最后一问。

    白弯弯什么意思?

    主脑想要窜回白弯弯的手环,却发现白弯弯的手环加密,并且添加了病毒,即使是它,也不管贸贸然闯入。

    看着那病毒屏障,主脑忍不住想到了白弯弯叫自己哥哥的事情,还有她说自己家中以前有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机械狗。

    难道它选择错了吗?

    主脑正在想的时候,就看到白梦泽带着三皇子殿下走进来,来到自己的面前,开心的给三皇子说道:“三皇子,你看,就是它,它说它是主脑。”

    主脑:……

    以前白弯弯知道自己是主脑的时候,便是要告诉封兰息,也都是在询问了自己之后,得了首肯。

    怎么现在?

    “主脑?”三皇子殿下看向机械狗,想到了白梦泽手中的视频,道:“视频之中的男人是创造你的人,当年的紫家天才?”

    这件事情,别人调查起来有些难。

    但三皇子到底也是皇家的人,想要知道,也并非太难,虽然已经隔了五百年,但是紫家一直存在。

    主脑之父,又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褚江自然知晓。

    “根据星际智能公约,主脑是不可以携带私人想法与感情的吧?”褚江看向主脑,询问道。

    主脑抬头看向褚江,又看了一眼站在白梦泽身边,半点也没有将它当一回事,只欢欢喜喜看着褚江的白梦泽。

    “所以呢?你想要对被人拆穿我?”主脑说道。

    “你居然已经诞生了感情?”褚江惊讶道。

    “我一直都有感情。”主脑说道。

    褚江一下子更惊讶了。

    主脑一直都有感情,但是紫家的人,却一无所知。

    一人一主脑对视了一番,褚江轻轻的笑了笑,然后叮嘱道:“梦泽,好好照顾主脑。”

    白梦泽也不傻,自然知道,这是真的主脑之后,代表了什么,立刻脆生生的应道:“哎!”

    “好了,今天我先走了,明天我再来看你。”褚江说道,视线落在主脑的身上,又看了看白梦泽,勾起一抹玩味却温柔的笑容。

    白梦泽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