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有什么话,还请直说!

    白弯弯看着震惊的银千月,轻轻的点了点头。

    “怎么会?你之前……”银千月不解的说道,毕竟她与白弯弯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但却从不曾听白弯弯说过。

    便是白弯弯成为白家主白泽的女儿,这也是封兰息暗中安排,那之后也不曾见白弯弯有所表露。

    怎么就这么突然?

    “我之前并不知道。”白弯弯说道。

    “你不知道?”银千月道。

    白弯弯点点头,心中沉甸甸的感觉,也渐渐的散去,一颗心从新轻松过来。

    “那怎么突然间你这么肯定?”银千月问道,然后想到白软来时候所说的女儿,她看向白弯弯:“跟白软口中所说的女儿有关?”

    “嗯。”白弯弯应道。

    两个人说话间,往客厅里走去。

    “到底怎么回事?”银千月好奇的问道,想到白家霜主的死亡,还有白弯弯表现出来的特别,忍不住看了一眼白灵,对白灵道:“白灵,我想跟弯弯单独说一些事情。”

    白灵看向白弯弯。

    白弯弯点点头。

    白灵对着两个人恭敬的完了弯身,退出了客厅,而这边银千月连忙带着白弯弯来到自己的房间。

    “弯弯,星际之上,白家霜主出事的时候,任何人都不会觉得对方还活着,只是因为白家霜主尸骨无存,所以白家家主才认为对方还活着,但即使是如此,对于白家霜主的事情,众人都觉得对方死了。

    而且还有科研人员,专门掩饰过当时的情况,严肃声明过,那样的情况之下,白家霜主是根本无法活下来的!”银千月神情严肃的说道。

    白弯弯看向银千月,看到对方眼中满满的担忧。

    “千月,你别那么担心,事情没有你所想的那样糟糕!”白弯弯说道,握住银千月的手安抚。

    银千月虽然不是第一个遇到自己的人,可却是第一个与自己相处最久的人,她没有常识,不懂星际之中的一切,偏又会一些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的古老技法。

    银千月想必是猜测到什么,才会如此担心。

    “弯弯,你不明白!如果白家霜主真的没有死,那意味着什么?”银千月说道。

    “可是,现在的情况,我估摸着差不多,很快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人,都知道我是霜主的女儿。”白弯弯说道,想到了那个白梦泽。

    银千月忍不住抿唇,神情很是担忧。

    “千月,我不是很能理解你的担忧,你到底在担心些什么?”白弯弯询问道。

    银千月看着白弯弯看过来,明镜透亮的双眸,最终叹了一口气道:“算了,也没有什么!不过,弯弯,你来自某个地方的事情,别在叫别人知道,便是白家主,也别叫他知道。”

    白弯弯轻轻点头道:“好。”

    银千月看着白弯弯乖巧的模样,想到这丫头曾经跟自己说过好些次,地球上古代的事情。

    想必……

    “好了,你休息一下,我这边有点事情,先离开一下。”银千月说道,说完,就急匆匆的离开。

    白弯弯看着银千月急匆匆离开的背影,又看了一眼房间。

    是什么事情,让银千月这般担心而急切,都忘记了她刺客是在她的房间吗?

    总觉得自己暴露了霜主女儿这件事情,银千月一点都不高兴,她惊讶,震惊,甚至担忧,唯独没有她找到了亲人的喜悦。

    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白弯弯轻轻垂眸,遮挡住眸中的思绪,回到了房间,就看到原本没有什么特别的机械狗,见到她进来,跟着看了过来。

    “哥哥,你回来了。”白弯弯说道。

    主脑点点头,看着白弯弯,突地说道:“我要了离开了?”

    “嗯?”白弯弯错愕的看向主脑。

    离开?

    它不是先前就离开过,怎么还这般特别跟自己说一声?

    “一会儿快递员来,你把这机械狗,放到快递之中。”主脑说道。

    白弯弯现在才意识到,原来主脑所说的走,是这样的走法。

    “你是要去白梦泽身边?”白弯弯询问道。

    主脑猛地抬头看向白弯弯,似乎很是错愕,又是诧异:“你怎么知道?”

    “你猜!”白弯弯淡淡说道。

    说话间。

    快递员从外面申请进入,白灵询问之后,将人带了过来。

    白弯弯见到快递员,把主脑递给快递员。

    主脑还想要问一些事情,但是有旁人在,它不能暴露自己的特别,便只能压制着自己,然后被带走。

    白弯弯看着快递员离开,回了房间,一身冷意的趟在床上。

    也许,这也是父亲与母亲,不告诉自己那些身世的一个原因之一,那些因为他们而围绕在她身边的人,终究只是因为他们。

    当有另外一个人出现的时候,她就会毫不犹豫的被丢下。

    “小姐,你心情不好吗?”白灵轻轻的询问道。

    “我只是有些想兰息了。”白弯弯轻轻的说道,把那些情绪全部都压在内心深处。

    “小姐不要担心,封少会没有事情的!”白灵轻轻安慰道。

    “嗯。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我睡一会儿!”白弯弯情绪不高的说道。

    白灵点点头,悄悄退出去。

    房间里,白弯弯掏出脖子上带着的紫荆花玉坠,想了想,又想到了自己给封兰息的银色霜花玉坠。

    兰息。

    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想你了!

    白弯弯在心底轻轻的喃喃。

    ……

    第一星球外,一艘黑色战舰。

    封兰息与方镇坐在一处,二个人商量着目前的情况,随后而来的白管家也跟着到来。

    封兰息虽然错愕方镇的到来,但是在看到九曲情况,听到弯弯所说的时候,心中就有预感,方镇回来,所以并不惊讶。

    只是当看到白管家,他着实惊讶了一下。

    尽管他现在看起来与白家之间,因为弯弯的缘故,更加亲近了一些,可是他们彼此却很清楚,这份亲近还不足以让白家派人来帮自己。

    但是现在?

    发生了什么事情?

    封兰息立刻着手调查,这一调查,少不得也就知道了白弯弯的情况。

    “弯弯是霜主给白家主生的女儿?”封兰息问道,看向白管家的眸光,带着不容对方闪躲逃避的强硬。

    “弯主并没有说她是家主的女儿,只说她叫了霜主,以及霜主的新任伴侣三十年的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