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一切随缘!

    听到白弯弯的呢喃,其他人也跟着看过去。

    “说起来,弯主的确变好看了,也跟穆晓晓有了区别。只是,这个区别还不是很大,且似乎变化是一点一点,所以一直跟做弯主身边的人,才没有发现。”白软仔细的盯着白弯弯看了看说道。

    白泽自然也认真的看起来。

    “的确。”白泽说道,随后似想到什么,眸光飞速跳了一下,只是看到周围的人,压下了心思。

    白梦泽看着白泽的态度,又看了看白家其他人的态度,只觉得不可思议,更加的难以接受。

    “父亲,你就这么信她所说?我才是你的女儿,你就不怕,你这样做,伤到我?”白梦泽忍不住委屈的问道。

    白弯弯的那一番话,她如何听不出来?

    她的意思是白泽如果对她的态度不好,那么她便是他的女儿也不会认她,可是她呢?

    “除了这个视频,你还如何能证明你是她的女儿?”白泽询问道。

    看到视频的时候,她太过震惊。

    因为这段视频,真的没有造假,那里面的人,别人也许可能认不出来,可是他绝对不会认不出来。

    那就是霜霜!

    “那她呢?”白梦泽一指白弯弯道。

    “我可不是打着霜主女儿入的白家。”白弯弯微笑着说道,看着眼前的这个这个白梦泽。

    视频是真。

    可这个视频从哪里来?

    “我可以做鉴定。”白梦泽说道,头高高的昂起。

    白弯弯看向了白泽,抿了抿唇,没有在说话。

    鉴定。

    以前还真的可能信一下,但是现在……

    自从从穆晓晓,还有苏家那位小姐身上,发现了能够混淆鉴定的特殊药剂,鉴定?

    “父亲,我倒是觉得可以做一个鉴定!”白弯弯想到什么,转头微笑着看向白泽说道。

    白泽眸光一动。

    都是活成了精的人,白弯弯的那点想法,如何看不透?

    “让管家去做。”白泽说道。

    “父亲,既然我要做,也让她做一个吧!”白梦泽看向白弯弯,挑衅的说道。

    “我就不用了!”白弯弯淡淡的拒绝道。

    “我看你是不敢吧?你说什么你认识视频里的我爸妈,其实只是想要保住你白家弯主的位置,排挤我!”白梦泽说道。

    白弯弯点点头:“嗯,我不敢。”

    白梦泽看着带笑直接承认的白弯弯,忍不住睁大眼睛,一股气,上不来,下不去。

    这种感觉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软绵无力的紧。

    “父亲,你看她!”白梦泽看着白弯弯,有一种无力,顿时求助的看向白泽,希望白泽给自己出头。

    白泽看了看白弯弯,又看了看白梦泽。

    “多大的人了,还这般闹!弯弯,听说你在报考第一军校,那就去忙吧!”白泽淡淡说道。

    “好的,父亲。”白弯弯微笑着说道。

    白泽又看了一眼其他人道:“从今以后,白梦泽就先留在家里,你们知道了就行,也跟着散了吧!”

    “是,家主。”其他人应道。

    白泽说完,眉眼间浮现点点疲累,跟着管家离开,原地就剩下了白家的一群小辈。

    “弯弯,你不会真的是霜主跟家主的女儿吧?”白泽一走,白软立刻睁圆了眼睛,好奇的问道。

    白家的其他小辈也跟着看过来。

    “弯主,你……”

    白平与白肆对视一眼,看向白弯弯,欲言又止。

    “视频里的人,的确是我爸妈,但就像我说的,我爸妈从未曾跟我说过这些。”白弯弯说道。

    “所以之前你打听霜主的事情,也是因为你妈妈?”白肆问道,想起了白弯弯当初因为霜主那张脸,露出的怒气。

    “我就是觉得有些巧合,所以打听了一下。”白弯弯说道。

    “所以,其实你心中早就猜测,你其实是家主的女儿?”白肆问道。

    “有过这样的猜测,但并不肯定。另外,我已经三十岁了,在我原本所在的地方,十八岁成年,三十岁就已经大的不行了,我早就过了需要父亲的年龄。”白弯弯说道。

    所以,不管白泽是不是自己的父亲,是不是亲生的,都不重要。

    白肆闻言,与白平对视一眼。

    “你这般的说法,倒是与视频上的说法相吻合,想必你妈妈就是知道你的性子,知道你便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亲生父亲,只怕也未必会去相认,所以干脆不说,让一切随缘!”白肆说道。

    白弯弯一想,然后笑了:“你说的没错,若我妈真的告诉我,我爸爸不是我的亲生父亲,让我去找我的亲生父亲,我说不得真的会避开亲生父亲,闪的远远的。”

    几个人说话间,自有一股旁人融不入的气息。

    另外,随着交谈,不管是白肆白平,还是其他听着的人,都能感觉到,白弯弯的性格还有想法,其实更加与视频之中之人所说的一切吻合。

    反倒是白梦泽……

    梦泽梦泽。

    这个名字,起的仿佛巴不得别人知道自己就是家主的女儿一样。

    “我说你们就这么相信她了?她可是连鉴定都不敢做的人。”白梦泽满意接受的说道,不解白家的其他人怎么回事?

    怎么对这个白弯弯,这般的态度?

    明明白弯弯已经表现出跟自己抢夺身份的姿态了啊!

    白家人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白梦泽。

    白弯弯初来的时候,她们自然也不会喜欢,不过家主给白弯弯撑场子,白弯弯本身也不是那种胆小怯弱怕事的人。

    他们才歇息了心思。

    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情,他们彼此也认识,这才渐渐把对方当做是白家的一份子。

    毕竟,白弯弯的的心中有白家,会守护白家。

    可眼前的这个人……

    “肆姐,平哥,以前旁人总说,眼缘什么,我还不相信。现在我可信了,我是半点都不喜欢这个人。”白软嫌弃的说道,看着白梦泽摇了摇头,一副不是一路人的模样。

    白肆与白平一怔,他们两个人看了看白梦泽,又看了看白弯弯,眉眼间都带上了一点不可思议。

    白软不说,他们还没有注意到。

    他们见白弯弯的时候,几个照面,就接受了对方,可白梦泽,他们却一直处在一种排斥的状态之下,便是白软,之前跟白弯弯闹的那样不可开交,可如今不还给白弯弯通风报信说这件事情。

    “怎么?三皇子送你来,没有跟你说过,鉴定这东西,可以混淆的吗?”白弯弯微笑着问道,笑盈盈的点出三皇子。

    白梦泽脸上的表情顿时就一僵,“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

    “看来,你自己也知道,你的身份有猫腻!”白弯弯淡淡说道,看着白梦泽道:“白梦泽是吧?我不管你原来的名字叫什么,原来的身份又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