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夜色下,斗智斗勇你来我往!

    龙烬收了匕首,看向白弯弯,见她一脸懵的看着他把未婚妻从出局的模样,忍俊不禁的一笑。

    “我觉得你的建议不错,为了不被你瞧扁,我决定不止换个未婚妻,还要换一个未婚妻家族。”龙烬说道,看着白弯弯的眼睛,满满都是坏坏的味道。

    白弯弯顿时睁大眼睛,怒道:“你个坑货,这可是直播啊!你希望你未婚妻,还有你未婚妻的家族,恨死我啊!”

    “会吗?”龙烬问道,看着白弯弯的眼睛里,透着剔透明亮洞悉的光芒。

    白弯弯看着龙烬这副模样,没好气极了。

    怎么不会?

    会。

    一定会。

    有三皇子那么一个恨不得弄死她,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在,对方的家族,想不针对一下她,估计都难。

    “你个坑货!”白弯弯骂道。

    “嗯?”龙烬疑惑的看向白弯弯,具他所观察,白弯弯应该就是白家寻来的弯主。

    以白家的背景,白弯弯应该不把这些放在心上才对。

    “你不是白家人?”龙烬问道。

    “是又如何?再是败白家,也招不住,这般拉仇恨的啊!”白弯弯说道。

    “切!”龙烬嗤了一声。

    两个人说话间,战局已经进入尾声,盛开与方平带着人,杀了白弯弯所说的两人后,便对着一群惊慌失措的人喊道:“放弃抵抗,保证不杀。”

    然而,一下子死了两个人,这些跟着两个人过来的人,哪里能这般轻易的就相信盛开所言。

    白弯弯看到那些还在反抗的人,生怕对方的反抗伤到自己这边的人,便看向了龙烬,催促道:“赶紧,是你该发挥作用的时候!”

    龙烬也不多说,直接走了出去。

    对于龙烬,这些人还是认识,一看到他跟白弯弯一起走出来,纷纷震惊的看过来,“烬哥。”

    “别打了,自己人。”龙烬说道。

    顿时,那些看到龙烬出现的人,瞬间就停了下来,而他们一停下来,白弯弯这边的人,也跟着停下来。

    “烬哥,你没出局?”一人问道,几步走到龙烬的身边,“我后来有去跟着其他人去看天灵猫的情况,因为没有看到你,还以为你出局了。”

    “我没事,刚好被弯老大给救了。”龙烬说道,看了一眼白弯弯,微微一笑。

    “烬哥,你?”说话的人诧异道,很显然他跟龙烬很熟,知道龙烬的性子,以及说话中蕴含的意思。

    “他们派你们过来,是为了探查这边的情况?”龙烬询问了一声,看向白弯弯,介绍道:“这是我兄弟,路天朗。”

    说完,转头看向路天朗,道:“路天朗,这是白弯弯。”

    “弯老大,你好。”路天朗说道,笑容爽朗阳光。

    “走吧,既然是自己人,就别站在这里说话,有什么进去说。”白弯弯说道。

    其他人也没有想到,自己被派来这边探查情况,做炮灰,居然会遇到之前吸引天灵猫还活着的龙烬。

    一进厂房,路天朗就看到了摆在厂房之中,巨大的是个集装箱。

    “果然,丁跃进是冲着这边的物资来的。”路天朗说道。

    “对了,你怎么来了这么一点人?我记得那个去你们那边的人,应该会把我们这边的情况,原原本本的告诉你们。”白弯弯问道。

    “还能如何?丁跃进那个人多疑呗!他怀疑那个人是你们这边的奸细,哪怕那个人斩钉截铁的保证,你们这边只有不到四十个人,丁跃进也不敢带着所有的人,一起过来。”路天朗说道。

    “那你觉得以丁跃进的性子,你们这一批人,没有回去,他还会派人过来吗?”白弯弯问道。

    路天朗看向白弯弯,直接问道:“你想做什么?”

    “你们这边的人,愿不愿意加入我们这边?”白弯弯问道。

    “烬哥在哪里?我就在哪里!至于他们,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意见,毕竟跟在丁跃进那边,也没有多好!”路天朗说道。

    其他人也听到了路天朗的对话,又看了一眼这边的情况,心中正在评估。

    白弯弯看了一眼龙烬,眸中的余光淡淡扫过路天朗,然后冲着龙烬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他们就交给你了。”

    “无良。”龙烬道。

    “比不得你!”白弯弯回嘴道。

    将他们交给龙烬,白弯弯走向了一侧,看向了远方,心中开始盘算。

    这一波人回去与不会去,那一个选择会更好?

    丁跃进多疑。

    这些人一去不返,想必对告诉他这边的情况,必然不会相信。

    然而,死了两个兄弟,想必对方也不会善罢甘休。

    有什么办法能完美的解决这件事情,把两边的人合在一起?

    正在思量着,龙烬从那边走了过来。

    “烦恼什么呢?”龙烬问道。

    “你说,在这边选择两个人回去的话,把我们这边的事情,告诉对方,对方是会倾巢而动,还是再度派出一部分人来?”白弯弯说道。

    “你这是不弄死你对方,就不罢休?”龙烬道。

    白弯弯看向龙烬,淡淡瞥了一眼,“现在是我有的选吗?”

    她这边若非早就有所防备,否则这一批人,将他们这边的情况探索的干干净净,那边定然会倾巢而动,到时候不出局,便也要受制于人。

    另外,像他们这样明显不可能屈服与别人之下的人,对方若遇到,定然会先送他们出局,毕竟他们的存在,更大的威胁到对方。

    不管是为了自救,还是为了别的。

    白弯弯都不可能让自己处在被动,而现在的情况是她不去招惹对方,对方也不会不留招惹自己。

    “弯老大的意思,我知道。烬哥,不如让我回去试试?”路天朗说道。

    龙烬摇了摇头,“你不行。你与我的关系好,你回去丁跃进是不会相信。”

    “我回去吧!”

    就在三人商量的时候,路天朗带来的那些人里,一个受伤略微眼中的人,突地开口说道。

    顿时,白弯弯等几个人分别看向了对方。

    “我受了伤,且在十二个人之中,受伤最严重,说是九死一生逃回去,也可信。”这人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白弯弯问道。

    “我叫郑明。”郑明道。

    “你确定你要回去,你可知道,你回去意味着什么?”白弯弯问道。

    留在这里,自然是安全的紧。

    但回去,说不得会被丁跃进给直接杀了,送出局。

    “我知道。”郑明说道。

    “你在那个队伍里,还有队友?”白弯弯问道。

    “我妹妹在。”郑明说道。

    “行,那你可以回去,另外,回去之后,假装伤势严重一些,无法再跟过来,悄悄的策反一部分人。”白弯弯说道,对着郑明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