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野火燎烧,变态了都!

    “白弯弯,你……”姜宁眼神凶冷的看向白弯弯,声音尖锐刺耳,怒极,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呵斥?

    白弯弯看向姜宁,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

    但面上,她露出一片害怕,然后眼睛滴溜溜一转,一副我可能不小心真相了的说道:“啊呀,莫非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姜宁想要吐血。

    她现在恨不能撕烂白弯弯的嘴,但她不过是情绪暴怒了一些,白家的人便护短的往前走了走,重重的气势压在她的身上。

    “白小姐,这些话,可不能乱说。”姜宁说道,视线在护短的白家人身上转过,压抑住内心的情绪,强自严肃认真的看向白弯弯。

    “是吗?可是我说了什么吧?我好像什么也没有说啊!姜阿姨,你怎么这样情绪外显?你看,方叔叔就没有。”白弯弯眨巴着眼睛,一派无辜的说道。

    她的确不知道内里真相。

    可作为人,她太清楚人心中的疑窦,是如何被种下之后,一点一点的长大?

    也许方镇曾经没有想过这些事情。

    但是一旦她说了,而方镇也的确因此断绝了子嗣,那么有些事情,哪怕不是姜宁做的,方镇也会忍不住想,是不是姜宁做的,为的就是如同她所说的那般,好掌控自己?

    一旦方镇这边在做点什么,姜宁那边应对的不是很符合方镇的心意,那疑窦就会变成自以为的真相,继而发展成为矛盾,乃至针锋。

    你瞧。

    这不,她清楚,姜宁也清楚,一而再的叫她不要乱说不是?

    “白小姐真是好样的。”姜宁深吸一口气,冷静的说道,她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的情绪不太对。

    白弯弯微笑着点头,接受夸赞道:“嗯,我也觉得我是个好样的。”

    “……”姜宁被噎了一下。

    白弯弯就笑看着还不走的两个人,微笑着继续说道:“方叔叔,如今方少这般了,你要不要再检查一下?如今医学发展迅速,说不得你当男受的伤,已经好了呢!”

    “我的事情,就不劳烦世侄女你个晚辈在意了。”方镇说道,他到底也是一方人物,不可能真的被白弯弯所说,就给彻底掌控了心思。

    怀疑是有。

    但他也足够冷静。

    “方叔叔,姜阿姨,我觉得眼瞎是一场针对你们的大阴谋哦!你瞧,方叔叔出事了,方少如今也出事了。如今医学发达,说不定方少没有事,可是一切架不住人为啊!您二人不坐镇方少身边,不知道方少身边这会有没有人斩草除根呢!毕竟,谁都知道现在医术发达。”白弯弯带着几分忧心说道,一副不知道这会儿有没有人去算计方平的模样。

    随着白弯弯的话,方镇身体一直。

    “今日的事情,多谢世侄女配合,我妻子因孩子受伤,情绪有些失控,说了一些不得体的话,还望世侄女不要在意。之后,叔叔会送上礼品,以表达自己的歉意。”方镇说道,从沙发起身。

    “阿姨有说什么吗?”白弯弯一副困惑想不起来的模样说道。

    方镇深深看了一眼白弯弯,也不去点破,“方叔叔这边先走了,世侄女,改日再见。”方镇说道。

    白弯弯也跟着起身,微笑着说道:“方叔叔客气了,弯弯送您。”

    说着。

    她亲自送了方镇与姜宁出门。

    期间。

    姜宁看着白弯弯的眼神,透着些藏在眼底深处的不善,那种只有女人才能感觉到的深邃危险。

    对此白弯弯不在意。

    白弯弯趁着空隙,看向了方镇。

    这个人一张冷硬国字脸,气息也冷冷硬硬,本就不是一个柔和的人,脸上没有表情的时候,更是冷而深邃,叫人半点也看不透。

    将人送上飞艇,她亲热的挥手:“方叔叔,再见,姜阿姨,再见。”

    直到飞艇离开。

    白弯弯才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眸色渐渐深了起来。

    千荣院。

    阿丑,白白。

    千荣院的事情,当初她的确做的高调了一些,也按照正规程序带走了阿丑跟白白,但是其他人应该想不到用这个事情来害她。

    三皇子?

    白弯弯抿唇,眸底一片深思。

    眼下这件事情跟自己有关,虽然那点关联,有些牵强附会,但有关就是有关。

    她的一举一动,必然都在监视之下。

    任何举动,都会被有心人联系到一起。

    方镇到底是军需处一处的处长,她仗着白家,对方奈何不了自己,可一旦对方真的认定自己做了的话,必然也不会真正惧怕白家,放过她。

    “你让人盯着方平那边,看看方平什么情况!”白弯弯说道,忍不住想的更深。

    对方已经对方平出手,就不可能只是小打小闹。

    不要命。

    要子孙断绝,还是可以。

    方平只怕就算被医治好,说不得也跟方镇一样,不能再有子嗣。

    星际如今发展,想要一个孩子很容易。

    但想方镇与方平这样,就算星际科技发展医术发达,该是没有办法,依旧没有办法。

    方家可不是小家族。

    方镇辛苦打下的一切,换了谁,也绝不想给一个外人。

    如今有人踩了方镇的背脊骨,动了方平,方镇如今越是平静,才越是可怕。

    她动不得,也不能动。

    “我这边到底知道方平出事了,不亲自去见见方平,但总要表示一下,你代表我,亲自去看一下方平。”白弯弯说道。

    “是,小姐。”白灵应道。

    想到别的事情,白弯弯吩咐道:“另外,我记得三皇子那边,有一个专门给三皇子干各种见不得光事情的人,叫吉勇的!”

    白灵应道:“是,小姐想要做什么?”

    “三皇子看着蠢,但绝不是蠢到家的人,不可能不知道,方平出事了,他未必能从方镇那边得到好。所以,他敢这么做,必然有所仰仗。这段时间,你让人查一下这个吉勇,看看能不能查到什么有用的信息。”白弯弯说道,眸光深了深。

    若是真的可以查到什么特别的东西,那么军需处的投票,也就有了。

    不过……

    到底是谁阉的方平?

    方平身边的那个两个女人,有一个应该是三皇子的人,另外一个应该不是?

    而且这次不是的那个人伤了方平,三皇子的人,没有动,且瞥的干净,把矛头引到了自己这边。

    除了自己,只怕无人把矛头往三皇子那边引。

    这般想着,她看着表示明白的白灵,让她去忙,自己则决定最近一段时间,安分守己,最好足不出户。

    不过,她想的好,却不代表,一切就要按照她所想的发展。

    正在训练。

    白弯弯接到通讯,且还是来自方平的视频通讯。

    出去寻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她接通视频。

    “白弯弯。”

    一接通视频,方平就看向白弯弯喊道。

    白弯弯点头:“嗯,是我,你找上我,有什么事情?”

    “有人说这一切是你干的。”方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