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我不爽,你们也休想舒爽!

    白弯弯笑看着元气满满大家,微微一笑,想到莫陌,便将给莫陌的那一份交给苏媛媛。

    “媛媛,这是送给莫陌的。但是以莫陌的性子,只怕不会收,你想办法让她收下。”白弯弯说道,眉眼明亮晶莹,带着淡淡的无良。

    苏媛媛想不到那么多,见白弯弯说,便点头应道:“放心,交给我!”

    “好了,天色也不早了,大家都早点休息。这些时日,好好锻炼。另外,有空了组团去九曲刷一刷怪兽什么,培养一下默契。”白弯弯说道。

    几个人点点头,拿着自己的东西离开。

    白弯弯也拿着自己的军工铲离开,这个军工铲外星就是一个小铲子,她拿在手中把玩。

    回到房间,熟悉了一下军工铲的变化。

    就在这变化中,一道纸条从军工铲飘了下来,慢悠悠的落在地上。

    什么东西?

    白弯弯看着地上的纸条,想到其他几个人熟悉时,可没有这样的纸条。

    她将军工铲收起来,弯腰捡起地上的纸条。

    纸条上写着一行字。

    三皇子殿下想要杀了方平嫁祸给你。

    看着纸条,她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云珠也好,云裳也罢。

    她很肯定,她从不曾与这两个人有焦急,本以为是一场意外,毕竟最后的暗器,云裳屋并没有强行要送给她。

    本以为是她多想,却不曾想竟然还有一层。

    谁?

    她在星际认识的人,并不多。

    谁会躲藏在暗处,这般帮自己?

    “三皇子?”白弯弯呢喃了一声,对于这纸条之中的真实性,却并不怀疑。

    三皇子对她的确有些厌恶,甚至恨不得弄死。

    “方平?”她念道。

    方平是三皇子殿下同母异父的弟弟,其父亲是方镇,军需处一处处长,同时因为种种,如今可只有方平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儿子。

    方平若死了。

    三皇子褚江只要撇的清楚,说不得未来方镇与姜宁,会成为褚江最有利的力量。

    军需处。

    这怎么能行呢?

    眸光流转,白弯弯的手在手环虚拟屏幕上运作了一番,头顶的哥哥,抬头看天,不去看这个糟心妹妹,在自己面前破开漏洞,去查别人的联络方式。

    方平的手环号不那么难查。

    很快。

    白弯弯就找到了方平的手环号。

    她直接拨通。

    那边手环响了很久,才接通。

    不仅如此,一接通时,对方想也不想的就要骂人,但是看到虚拟投影时,怒气立刻一收。

    “哟,方少可真是风流。”白弯弯带着调笑的说道,眉眼掠过床上因为她的投影,惊叫一声,把自己藏起来的两个美女。

    啧啧。

    三个人,真看不出来,这个方平是这样的方平。

    微笑着,她环视了一眼房间,寻了一处位置坐下,这才看向穿戴整齐了的方平。

    “白小姐深夜有访,可这是叫我这里,蓬荜生辉。”方平说道,对着床上的女人挥了挥手,让她们离开。

    床上的女人随意穿了一点,遮住身体,便往外走。

    其中有一个女人深深的看了一眼白弯弯,这动作惹得白弯弯也跟着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女人。

    很美。

    但不是那种纯天然的美,更有些像是后天基因整容之后的完美,前凸后凹,火辣无双,眉眼精致。

    那女人见白弯弯看自己,说不出露出了什么样的情绪,跟着旁边的一个女人,走出了房间。

    等人一离开,方平神情便严肃了一些。

    “白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方平问道,深知无事不登八宝殿,自己跟白家的这位弯主,可没有深夜有访的关系。

    “我今日得了一点别人送过来的消息,但我觉得,想必你也应该看一看。”白弯弯说道,将纸条递给方平。

    纸条简简单单,也很普通,上面的字,也是打印而非手写。

    无处可追寻。

    如果真要查,那也就只能从云裳屋查,可云裳屋,不是那么容易查的地方。

    想必对方也不希望她这边查到,这才借了云裳屋的手。

    不过,谁这么厉害,能借云裳屋的手。

    她心中带着几分探究深思着,面上却看向方平,见他在看到纸条上的内容时,瞳孔缩了一下,眸中的光芒一紧,随后一松。

    “白小姐,这是要离间我与三皇子?”方平问道。

    白弯弯闻言,轻笑一声。

    “连哥都不叫,你与一个没有实力,没有实权的三皇子,有多少感情?”白弯弯问道,面上轻讽。

    只觉得这个方平,真是不聪明。

    不管对三皇子什么心思,表面功夫,至少还要做一做不是?

    这般态度,谁不知道,他与三皇子之间,关系不太好。

    方平看向白弯弯,面对对方的轻讽,面上带着隐忍藏起来的怒气。

    “我来,只是觉得,你很有必要知道这一件事情。当然,你要是觉得我有别的心思,不信的话,也随便你!反正,死的是你,又不是我!至于所谓的嫁祸,我堂堂白家,难不成真怕了你父亲?”白弯弯淡淡说道,语气轻轻,似轻蔑,似没有。

    说完。

    她站起来,也不给方平说话的机会。

    “我啊,如今是知道三皇子要陷害我,你若真出事了,我是绝不会让他脱得了干系,要知道,比起我,他杀你的动机与理由可就多了。不过……”白弯弯说着,话音婉转一顿,面上笑容带着轻慢,眸中更似有流光掠过,笑着问道:“不过,你那时候在哪呢?”

    死人,可终究只会是一个死人。

    星际科技再发达,医术在精湛,可也没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后面的话没有说。

    但该看出来的人,自然看的出来。

    白弯弯笑了笑,走到方平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言语里带着深意,话中哟有话道:“我随便说说,你随便听听,死不死的,谁知道。死了的话,谁有知道。”

    话落。

    她笑看着方平,挂断了通讯。

    一道电光。

    白弯弯的虚拟影像从房间消失,然而她所带来的后续风暴与存在感,却叫方平无法忽视,说消失就消失。

    不过,方平也不是真的蠢货。

    她给自己母亲发了一条信息,如此道:妈,有人跟我说,三皇子想要杀我,嫁祸给白弯弯,妈你说着消息能信吗?

    发完之后,还觉不够。

    又将这个信息,往父亲那边重新发了一遍。

    做完这个。

    方平才觉得,白弯弯带来的存在感,从房间里消失了。

    一想到今日见到的白弯弯,不过一个虚拟投影,却给人那般强烈的存在感,而娱乐城那一日……

    必然不是真的白弯弯。

    两个人相差太多。

    而自己之后还去见了三皇子,可三皇子从没有对自己说,那不是白弯弯。

    说什么不生气。

    看来还是生气了。

    方平笑了笑,抬手给保镖一个手环信息,之前被赶出房间的两个美女,从外面走进来。

    房间里再度呈现一开始的荒唐。

    白弯弯这边,见过方平之后,便彻底将对方的事情抛开。

    不管是褚江,还是方平。

    这两个人他都不喜欢,死不死活不活,若非三皇子要将方平的死,嫁祸给自己,她可还真不想搭理。

    洗漱之后,开始睡觉。

    第二日,生物钟伴随着闹钟,让她醒来,准备开始今天的训练。

    “小姐,军需处一处处长与夫人,正在客厅等候着,想要见小姐。”白灵见白弯弯出来,这才对其禀告道。

    “什么时候来的?”白弯弯询问道。

    “今晨六点。”白灵道。

    白弯弯惊讶了一下,“六点。这么早?”

    说完,眸光一动,立刻问道:“可查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人为何而来?”

    “没有查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我查到,对方二人来之前,去了方平处后过来,而且来时身上有淡淡的血气。”白灵说道。

    “方平?血气!”白弯弯思量道。

    想到一个可能,她一惊,“莫非……”方平昨晚出事了?

    心中被自己这个念头给震的说不出话,白弯弯觉得,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么事情就严重了。

    要知道。

    昨天晚上,自己可是真的见过方平,虽然是虚拟投影。

    “走。”白弯弯说道。

    带着白灵,白弯弯来到客厅,远远便看到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其中给一个魁梧无双,天上将种,带着不凡的气势,与沉沉的威压,面上不怒自威,一身刚硬,叫人害怕不敢靠近。

    男人的旁边坐着一个女人,女子小巧玲珑,肌肤白皙,眉眼软糯,似江南水乡女子,让你看到的那一刻,觉得女人就是水做的,有一种难言的轻软灵动,不尖锐,不强势,却如蒲苇韧如丝。

    白弯弯走过去,看着两个人,态度礼貌道:“弯弯见过方叔叔,姜阿姨。”

    二人听到声音看向白弯弯。

    两个人不是第一次见到白弯弯,却第一次生出白弯弯不愧是白家人的想法,看着坦然而对,笑容淡淡,不疾不徐,自有一股白家特有从容的对方,微微颔首:“嗯。”

    “不知道方叔叔与姜阿姨,一早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白弯弯询问道,眼里透着干净的光。

    在白家。

    哪怕是方平真的死了,对方也不敢放肆,更何况这两个人,都是冷静厉害的人,绝不会轻易被表象懵逼。

    两人前来?

    到底为何?

    方平死了?

    没有?

    “方平出事了,有人跟我们说,他最后见的一个人是你!”姜宁说道,抬头看向白弯弯,眉眼间带着韧如丝的锐利。

    闻言。

    白弯弯笑了笑,“姜阿姨,如果虚拟投影,也算是最后见的那个人,那么我想,方平出事之前,应该是见过我……”反手指了指自己,她笑道:“这个人的!”

    姜宁深深的看向白弯弯,知晓这不是一个三十岁刚刚成年的孩子,她远比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更成熟更稳重更从容也更自立。

    就好像面对他们两个人。

    哪怕白泽没有出现,她依旧从容淡定,不惊不讶,不惧不慌,更甚至还能钻她话中的漏洞,言笑间不动声色的表露自己的锋芒,昭告你,她不是那种任人能活玩的了手段,欺压的人。

    “姜阿姨,方平出了什么事情?”白弯弯询问道,眼里透着点好奇。

    方平如果死了。

    这两个人应该不会这么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