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九曲模拟赛,好像有点不容易!

    “怎么会不适合呢?”白弯弯声音轻轻的说道,抬手拿着纸巾,将苏媛媛落下的泪给抹去,眉眼清晰明亮,带着令人信任的光芒。

    “适合?”苏媛媛问道,语气发颤,如同内心里的不确定一般。

    “这世上适不适合其实主要看的是自己。你还记得,我问你的问题吗?”白弯弯说道,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安抚着苏媛媛即将崩溃的心。

    “问我的问题?”苏媛媛喃喃道,回忆着。

    你喜欢军事学院吗?

    弯弯问的是这个?

    想清楚后,苏媛媛一阵不解的看向白弯弯。

    白弯弯笑了笑,看向苏媛媛道:“这世上有一种人,他们很聪明也很厉害,即使不喜欢,也能把一切做的很好,成为顶尖人才。”

    苏媛媛听着,静静的看着白弯弯。

    “但活在这个世上的我们,更多的都是普通人。我们没有那个天赋,只看一遍,或者做一遍就能达到对方的程度。”白弯弯说道。

    苏媛媛点了点头:“嗯。”

    “所以,喜欢,就是很重要的一项东西。因为喜欢,所以再苦再累,也会甘之如饴!”白弯弯说道。

    说完,她笑看着苏媛媛,问道:“从小就喜欢军事,想念军事学院对吧?”

    苏媛媛点头:“嗯。”

    “这过程里,除了你父母之外,有很多人都说你不适合吧?”白弯弯在问道。

    苏媛媛继续点头,依稀间似乎明白了白弯弯的意思。

    “那么是什么坚持着你,一年,两年,甚至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坚持到如今呢?”白弯弯问。

    苏媛媛抿唇,眼中有泪,却抬起了头,让眼泪倒流回去,吸了吸鼻子,笑了起来:“是喜欢。”

    因为喜欢,所以坚持。

    因为喜欢,哪怕所有人都说不适合,可还是想要努力一把,拼搏一把!

    “媛媛,来我家吧?苏醒醒也想上军事学院,到时候我们一起吧!”白弯弯微笑着说道,看向苏媛媛,想到对方一个人坚持了那么久,如今既然已经遇上了她这个朋友,那么没道理在让她一个人继续走。

    “你也要上军事学院?你之前不是说过想上影视学院的吗?”苏媛媛说道,眼里带着欣喜,又有深怕对方为了自己改变意愿的担心,微微蹙眉。

    “去影视学院,是想要利用手中的筹码帮到黑域。如今黑域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只要我这边拿到足够的投票,便是有人反对也没有用。影视学院,本就是为了黑域做出的第一选择,等之后我会重新选择军事学院。”白弯弯微笑着说道,笑看着苏媛媛,眉眼温柔。

    见苏媛媛一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又有些不怎么相信她原本就有这计划的模样。

    她笑了笑,“我最近在家中一直锻炼身体,不信的话,从明天起,你过来我家,刚好我们一去锻炼。”

    “真的?”苏媛媛问。

    “你这话问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当然是真的。”白弯弯笑着说道。

    “不是因为同情我,担心我一个人,才专门改变主意?”苏媛媛问道,眼里透着不愿意白弯弯为了她,改变自己决定的光芒。

    “媛媛,别多想了。我是谁,我在做什么,我很清楚。你应该比别人更了解,我是个做了决定,就不会轻易更改,既然更改,自然是因为我想更改啊!”白弯弯言有所指的说道,笑看着苏媛媛。

    她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因为婚姻匹配。

    面对黑域那样在星际女子而言,可怕到可怖地步的存在,她都不曾改变主意,主意又正有坚决。

    难道还不足以说明,她做事,可不是纯粹的冲动?

    她看向苏媛媛,眉眼带着询问。

    这傻丫头,别人为了她,还不好吗?真是个心软的一塌糊涂的家伙,生怕别人因为她改变了决定,也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真的真的不会影响你的事情?”苏媛媛认真的问道。

    白弯弯点头:“真的不会。再说,你在军事学院受到欺负,作为朋友,我怎么能坐视不理?”

    什么九曲模拟赛没有队友?

    哼!

    她不止要让那些欺负苏媛媛的人看着,什么叫她有队友,她还要让苏媛媛成为九曲模拟赛的风云人物,自此成为她们只能仰望的存在。

    “说到底,还是因为我,不然你不会那么早进军事学院。”苏媛媛说道,想起白弯弯的体质,想到弯弯根本不喜欢落在下风,以及不收掌控的性格,“弯弯,要不我陪着你的节奏?”

    “好了,不要在纠结这个问题,就这么决定了。九月一日开学,我会去考第一军事学院。”白弯弯说道,直接做下决定,不给苏媛媛再纠结的机会。

    说完。

    她看向苏媛媛,叹了叹气,想到母亲留给自己的书籍里,似乎还有几本厚黑学。

    “媛媛,之后我给你几本书,你多看看。想要在军事学院之中,混出个所以然,可不能像你这样事实为人着想,心软又心善。”白弯弯说道。

    苏媛媛有些懵的看向白弯弯:“……”

    “虽然没有人说过,但是想要混出个所以然的人,都心黑。”白弯弯说道。

    “心黑?”苏媛媛道。

    “人与人之间,撇开向我们这样朋友关系,坦然纯粹,不存在心黑什么,其他的你来我往,可不就是东风压倒西风,西风压倒东风。”白弯弯说道。

    苏媛媛不解:“可是,做人不应该正直善良吗?”

    “可对待敌人的话,正直善良的话,是不是就要被动挨打的同时,把自己的领土送出去?”白弯弯问。

    苏媛媛沉默。

    “对待朋友要像春天般温暖,对待敌人要像冬天般寒冷。之前那些个欺负你的人,你怎么定义她们的?”白弯弯问。

    苏媛媛低头,没有回答。

    她没有什么定义。

    “既然对方不把你当朋友,还欺负你,利用你的性子,占便宜,得了好处,居然还不把你放在眼中,这样的人,你为什么还要柔和以待呢?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善,别人可不会记得你的善。”白弯弯说道。

    “我就是觉得没有什么必要。”苏媛媛说道。

    “可一旦面对敌人,很多事情,就不是什么没有必要一说,因为你一个决定,关乎的可能是你战友,你身后家人的生死。”白弯弯说道,神色严肃认真中,还带着几分不知道该怎么跟苏媛媛说的味道。

    人自然还是要做个好人,做个正直的人。

    但凡是有度。

    就好比之前那些个人。

    为什么自己站在苏媛媛身边时,对方明显都不知道自己身份的时候,却不敢冲着她来,只一味的盯着苏媛媛?

    不是因为苏媛媛本身的性子,不就知道欺负了她,她也不会当一回事?

    说到底。

    苏媛媛本身的的性子,有些太过随和,没有一点少年人的锐气与利气。

    虽然不知道苏媛媛的性子是怎么养成,但是如果这样的性子不改一改,苏媛媛决定会被人吃的死死,也欺负的死死。

    就自己与到苏媛媛。

    只要有心,她完全可以哄着苏媛媛,把苏媛媛耍的团团转,且还叫苏媛媛感恩戴德,把自己当成至交好友。

    黑域,金钱,身份。

    苏媛媛真的有些太单纯,单纯的不知道人间险恶,单纯的只能活在别人的保护之下。

    本来这也没有什么?

    作为朋友,她护着苏媛媛些,再加上卢西恩这个老公,倒也不会影响什么?

    可苏媛媛念的是军事学院,有一个军人梦。

    因为这个梦,她就不能在单纯下去。

    有道是不怕什么一样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未来这份单纯,只会让苏媛媛成为猪一样的队友,承受更大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