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你不入局,多的是人,拉你入局!

    白弯弯笑看着司野,见对方眸中的色彩,一点一点深邃严肃慎重,微笑着道:“看来你是已经查出很多东西了!”

    “你好像一点都不害怕!”司野看着神色淡淡,眸光清幽,却不见一丝一毫害怕忌惮甚至是别的一些情绪的白弯弯,带着几分猜测问道。

    “你现在要查的事情,与白家有关,你确定不告诉我吗?”白弯弯没有回答,只是眸光淡淡温和的看向司野问道。

    司野抿唇,沉默。

    “把晓晓交在我手中,其实也是有考量的吧?”见司野抿唇沉默,白弯弯微微往后依靠,淡淡看着司野问道。

    “你很聪明。”司野说道。

    “不,我其实一点都不聪明,我只是比较珍惜人生,毕竟一个选择错误,可能就毁掉一生。”白弯弯看着司野,眉眼认真的说道。

    “我们说了这么多,你言谈之间,应该已经有所猜测!”司野说道。

    “猜测是有,但就不知道是不是真。”白弯弯说道。

    “更多的,我不会告诉你。”司野看向白弯弯,“你想查,我也不反对。但,你查你的,我查我的。”

    白弯弯没有说话,只是眸光清凌静静的看着司野。

    “我不知道你到底猜测了什么出来?我只能告诉你,的确是冲着白家而来,但依稀,又不仅仅是白家!”司野神色认真道。

    白弯弯微微沉默。

    “好了,派个人带我去洗洗,一会儿晓晓看我这样,我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司野说完之后,便不再多说,整个人又恢复了那种痞痞的吊儿郎当道。

    白弯弯看向白灵,点点头。

    “司少,请。”白灵道。

    司野对着白弯弯友好的笑了笑,跟着白灵离开。

    等人离开。

    白肆看向白弯弯,带着几分不解道:“弯主,为何不直接逼迫司野?”

    “逼迫?”白弯弯淡淡喃喃了一声,然后轻轻笑了一下,“堂姐,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司野是在主动给我们释放善意吗?”

    “嗯?”白肆不解。

    “白家之前调查过司野,虽然未曾真正动用白家的力量,可是你们有找到司野吗?”白弯弯询问道。

    白肆摇头。

    “白家里,我没有刻意去监视监听穆晓晓的手环,但是司野与穆晓晓联系,你们发现了吗?”白弯弯再问。

    白肆再度摇头,此时的神色渐渐严肃起来。

    “堂姐,司野身上那种吊儿郎当,天不怕地不怕的痞气,可不是什么环境都能养成。这个人,因为穆晓晓,在给白家释放善意。既然对方予以善意,我又何必做个恶人。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的多吧?”白弯弯问道。

    “穆晓晓?”白肆蹙眉。

    “穆晓晓的那张脸,跟我一模一样。我又是白家官方承认的继承人。有些事情,他司野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只要他把穆晓晓作为心中最重要的人,那么他与白家的关系,就只会是友好的。”白弯弯想到自己,想到穆晓晓,以及背后的一些事情,眸光深邃道。

    白肆似乎一时间体会不到。

    白弯弯笑了笑,“堂姐,有些事情,避是无法避开的!要知道,你不入局,多的是人,拉你入局!聪明的人,从来不会躲避,而是直面解决!司野,可是个聪明人,说不得……”

    连她发现穆晓晓,都在司野的掌控之中。

    白弯弯想到司野在白家的地盘上与穆晓晓联系,却没有被白家发觉,再想到自己发现穆晓晓的ip地址,透着玩味的勾了勾唇。

    “堂姐,司野的事情,就暂时别提了。既然知道有人盯着白家,我们有了防备,总比没有防备好!至于穆晓晓?告诉白家人,别欺负了,一应待遇,与白家子弟无异。”白弯弯想了想,对着白肆说道。

    白家家大业大,也不在意那点待遇,便点点头:“是,弯主。”

    回应过后,白肆忍了忍,没有忍住,询问道:“弯主,你说的司野在调查什么?”

    “还能什么?别忘了,穆晓晓与苏漫体内的特殊药剂!既然都有两个了,那么会不会有更多个?”白弯弯微笑着问道。

    “还有?”白肆蹙眉。

    “好了,这些事情,你也别太烦心。有心算无心时,单方面压倒才可怕。但如今有心算有心,那可就一场博弈,鹿死谁手,可还未曾可知呢!”白弯弯并不在意的说道。

    背后针对白家的阴谋,应该已经布局了很久,毕竟穆晓晓苏漫她们已经都长大,且过往资料,干净的很。

    但如今,因为她的到来,把这一场阴谋,从中间斩出了一个缺口,后面的发展,可就不是背后之人的一手擦空了。

    正说着。

    白弯弯看到封兰息,顿时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眼里心里透着喜悦的起身,“兰息。”

    封兰息微笑的看着白弯弯,气息包容宠溺而温和,看到白肆,微微颔首。

    白肆跟着打招呼道:“封少。”

    “弯主,我去准备吃的。”白肆看着冒着甜蜜粉红泡泡的两个人,一阵的不自在,找理由离开道。

    白弯弯点头:“嗯。”

    顿时。

    飞艇接待厅这边,就只剩下白弯弯与封兰息。

    “兰息,手环的事情,你就别放在心上了。不管那手环最后落在什么人的手中,未必会带来最糟糕的情况!”白弯弯说道。

    “若真的是你所猜测的那样,那会很麻烦。”封兰息说道。

    “兰息,你是不是对麻烦,有什么误解啊?”白弯弯笑看着封兰息,清亮深邃又黑幽的眼睛里,倒映着封兰息的身影,唇角上扬道。

    “嗯?”封兰息问道。

    “对我而言,我所在意的人,相信我,支持我,陪伴我,那么所有发生的事情,就都不是麻烦!所谓的麻烦,是你们不信任我,不支持我,甚至不要我了。”白弯弯握着封兰息的手,眸光定定认真道。

    封兰息反手握住白弯弯的手,这一刻,他能体会白弯弯的意思。

    “好,那听你的!”封兰息温柔的纵容道。

    白弯弯笑笑:“兰息,你觉得司野是个怎样的人?”

    “表面上看起来不正经,但真正不容小觑。”封兰息说道。

    白弯弯点头:“我也是这么想。不过目前来看,司野对我这边,应该是友好的!不过,这份友好,却也只是流俗表面!”

    说完。

    白弯弯就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同样的脸,且她还是白家人,司野给穆晓晓重新起名字,却偏偏去了白姓。

    如今的情况。

    就算穆晓晓不是白家的人,单这一张脸,也与白家剪不断了。

    她不相信司野不知道。

    知道却还给穆晓晓取这样一个名字,从某一种角度来讲,司野其实并不打算让穆晓晓与白家有过多的牵扯。

    如今把穆晓晓留在白家。

    一是目前为止,背后的人还未曾出现,穆晓晓留在白家,还有用,他们不会伤。

    二是白家非是那样心狠手辣的家族,所以司野很是放心。

    三是司野本身在调查的事情,实在不方便将穆晓晓带在身边暴露,否则背后的人只会更加紧的盯着穆晓晓。

    对于这些。

    白弯弯门儿清。

    不过,司野的心思多,可穆晓晓就单纯的多了。

    这般想着,白弯弯忍不住笑出来。

    她抬头看向封兰息,笑着问道:“兰息,你说司野是不是心眼太多了,所以才喜欢穆晓晓这样没有心眼,单纯的?”

    “缘分这东西,无法言说。”封兰息微笑着,眉眼温柔的看着白弯弯,似是在说司野与穆晓晓,又仿佛在说自己与白弯弯。

    白弯弯笑了笑,抬头看着封兰息,点点头:“是啊,缘分这东西,就像是喜欢一样,你非要说个所以然吧,说不出来,但偏偏就是存在。”

    封兰息也跟着笑了笑。

    “小姐,晚膳准备好了。”白灵这个时候恭敬的说道。

    白弯弯对着白灵点点头,然后看向封兰息道:“走,我们去吃饭!”

    餐厅这边。

    司野、穆晓晓、白肆、白灵都在,看到白弯弯与封兰息过来,都看了一眼。

    白弯弯与封兰息坐下。

    餐桌上摆放着小菜,还有一些零食、甜点。

    白弯弯不怎么饿,于是就取了一份甜点,然后给封兰息夹了一些菜。

    “吃过饭,我打算留些人在这里,就回去。司野,你跟穆晓晓怎么安排?”白弯弯吃着甜点,闲话家常的问道。

    对于白弯弯的话,其他人没有什么意见,穆晓晓则看向了司野,眼里带着询问。

    司野看了看穆晓晓,将一块穆晓晓喜欢的草莓天品放到她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