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昙花:苦难之后,终将圆满!

    封兰息站在原地,看了那边一眼,最后选择了一处咖啡馆之中,能看到那一处角落,却对于那一处角落而言,为视觉盲区的地方。

    随着封兰息坐下。

    本来全神贯注的白弯弯突地放下了笔,心神一断,转头往咖啡馆门口看了看。

    没有看到什么,她又往咖啡馆之中环视了一圈,仍旧没有看到什么,这才又收回心神。

    “怎么了?看什么?”封晔书看着白弯弯的举动,跟着看了一番询问道。

    白弯弯摇了摇头:“没有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想要看什么!”

    说着,白弯弯嘿嘿笑了笑。

    封晔书看着白弯弯那单纯明媚的笑容,自己也跟着勾起一抹柔和的弧度。

    这边。

    白弯弯继续投入到化作之中,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封晔书看着认真的白弯弯没有打扰。

    三个小时后,白弯弯终于放下笔。

    “封叔叔,你看一下,这是一款汉服,名叫昙花重现,昙花是一种十分美丽的话,它花开一瞬,其花语是刹那间的美丽,一瞬间的永恒。”白弯弯将自己绘好的稿子给封晔书看,解释着昙花时,微微懊恼,自己怎么就选择了昙花?

    这昙花的花语,在映衬着封晔书与兰淑仪的感情,岂不会叫人想歪?

    白弯弯小心翼翼的看向认真打量的封晔书,眼里带着几分轻轻的藏着很深的懊恼。

    “封叔叔,这不太好看的对吧?没有关系,我在画一个。”白弯弯说着就要把图稿拿回来,微笑着继续道:“我还知道一款鲛人泪……”

    说完。

    白弯弯就像呸自己一口。

    鲛人泪的确很美,可鲛人坠泪,跟昙花一现之间,难道不一样透着些许伤感悲然?

    “不用!”封晔书不等白弯弯说完,立刻拒绝着,赞道:“你这款汉服,很漂亮。昙花,寓意也好!”

    “您喜欢就好!”白弯弯微笑着说道,想了想,又道:“封叔叔,昙花还有一个故事,你要听一下吗?”

    “嗯?”封晔书看向白弯弯。

    “昙花又名韦陀花,这韦陀之名,也是有来历。传说,昙花原是一位花神……”

    她每天都开花,四季都灿烂。她还爱上了每天给她浇水除草的年轻人。后来此事给玉帝得知,玉帝于是大发雷霆要拆散鸳鸯。玉帝将花神抓了起来,把她贬为每年只能开一瞬间的昙花,不让她再和情郎相见,还把那年轻人送去灵鹫山出家,赐名韦陀,让他忘记前尘,忘记花神。

    多年过去了,韦陀果真忘了花神,潜心习佛,渐有所成。而花神却怎么也忘不了那个曾经照顾她的小伙子。她知道每年暮春时分,韦陀总要下山来为佛祖采集朝露煎茶。所以昙花就选择在那个时候开放。她把集聚了整整一年的精气绽放在那一瞬间。她希望韦陀能回头看她一眼,能记起她。

    可是千百年过去了,韦陀一年年的下山来采集朝露。昙花一年年的默默绽放。韦陀始终没有记起她。直到有一天一名枯瘦的男子从昙花身边走过,看到花神忧郁孤苦之情。便停下脚步问花神“你为什么哀伤?”。花神惊异,因为凡人是看不到花神的真身。如果是大罗金仙头上有金光,刚刚从身边走过的明明是一个凡人,如何看得见自己的真身。花神犹豫片刻只是答到“你帮不了我”。又默默等等待韦陀,不再回答那个男子的话。

    40年后那个枯瘦男子又从昙花身边走过,重复问了40年前的那句话“你为什么哀伤?”花神再次犹豫片刻只是答道“你也许帮不了我”。枯瘦的男子笑了笑离开。再40年后一个枯瘦的老人再次出现在花神那里,原本枯瘦的老人看起来更是奄奄一息。当年的男子已经变成老人,但是他依旧问了和80年前一样的话“你为什么哀伤?”。昙花答道“谢谢你这个凡人,在你一生问过我3次,但是你毕竟是凡人,而且已经奄奄一息,还怎么帮我,我是因爱而被天罚的花神”。老人笑了笑,说:“我是聿明氏,我只是来了断80年前没有结果的那段缘分。花神我送你一句:缘起缘灭缘终尽、花开花落花归尘。”说完老人闭目坐下。

    时间渐渐过去,夕阳的最后一缕光线开始从老人的头发向眼睛划去,老人笑道“昙花一现为韦陀,这般情缘何有错,天罚地诛我来受,苍天无眼我来开”说罢,老人一把抓住花神,此时夕阳滑到了老人的眼睛,老人随即圆寂,抓着花神一同去往佛国去。花神在佛国见到了韦陀。韦陀也终于想起来前世因缘,佛祖知道后准韦陀下凡了断未了的因缘。

    将这个故事讲完,白弯弯道:“你别看昙花的花语好似藏着些许悲伤,但实际上昙花也是意味着苦难之后,终将圆满!”

    “苦难之后,终将圆满!”封晔书呢喃。

    白弯弯此刻还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