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缘分这东西,妙不可言。

    空气之中,一阵寂静。

    在父亲话音落下的那一刻,白弯弯肉眼可见的看到所有人神情一凛,身体站直,有人庆幸,有人心虚,但最后都化作一根针掉落都能听到的寂静。

    “这是我的女儿白弯弯,你们认识一下。”白泽轻描淡写的决定了五房从此远离白家中心,神色淡淡的对着白家人说道。

    “见过小姐。”

    随着白泽这一介绍,在加上强打出头鸟,剩下的人如今对白弯弯再不敢又半分轻视道。

    白弯弯没有说话,只轻轻应了一声:“嗯。”

    这里的人,她一个人都不认识。

    再加上看父亲的态度,这些人纵然是亲人,也没有必要以晚辈的姿态对待。

    就像父亲是家主。

    家主,家主。

    一个主字,决定了一切划分。

    倘若不开眼的打破这样的划分,别人可不会因为你态度好,就会手下留情。

    “家主,家宴已经准备妥当。”管家这时候上前说道。

    白泽颔首。

    然后,白弯弯就看到,作为父亲又是白家家主的白泽走在最前面。

    她没有动。

    其他人也没有动。

    等她动了之后,所有人才跟在了她的身后,开始往白家主宅走去。

    主谓宾,可谓泾渭分明。

    “弯弯,想什么呢?”白泽走了几步,发现白弯弯一直没有走到身侧,便停下脚步回头看过去,见白弯弯虽然走着,但眼神却明显在想事情,笑了一下,“过来。”

    白弯弯立刻走了几步,站在了白泽的身侧,“父亲。”

    “你是我的女儿,走在我身侧即可。”白泽对着白弯弯说道。

    白弯弯能感觉到白泽对自己的好,真心而愉悦的笑了笑:“我爱重父亲嘛!”

    白泽看着白弯弯的笑容,忍俊不禁的露出一抹笑容,“走了,一会儿到了家宴,再让你认人。”

    “好。”白弯弯微笑着说道。

    她走在白泽的身侧,忍不住唇畔的笑容,嘻嘻笑着想道:人与人的缘分,果然是妙不可言。

    她与白泽明明是陌生人,且第一次见,但偏偏两人相处时的气氛融洽,犹如真父女一般。

    走入主宅。

    立刻有下人迎接。

    白弯弯看着这一切,发现古老姓氏家族之中,高科技的东西有,但却不多。

    大宅之中,更多保留的是最为原始的也是最古老的一切。

    白弯弯又看了一眼白泽。

    星际时代,还能保留着最原始的一切,大约每一个古老姓氏家族,都在用这样的方式,留存着属于古老地球的文明。

    莫名的,她眼睛有些湿润。

    虽然古地球似乎已经消失在星际历史,可仍旧有这样一群人,如同先烈们为华夏所付出的一切一样,用自己的方式,做着令人敬佩的事情。

    白弯弯对古老姓氏家族的想法,又增添了不一样的东西。

    这边。

    白泽带着白弯弯来到宴桌边,带着白弯弯在管家的伺候下,坐在主位。

    “这位是管家,白毅。”白泽介绍了一声,对着白毅道:“白毅,你给小姐介绍一下其他人。”

    “是,家主。”白毅应道,然后开始认真的给白弯弯介绍可以坐在宴桌上的人。

    先是长老。

    再是白家的几房亲人。

    白弯弯一一认人,然后得了好大一笔见面礼。

    认过人,随意的吃了两口。

    这一桌家宴便随着白泽落下筷子,结束。

    “弯弯,跟我来书房。”白泽起身后,对着白弯弯说了一声。

    “是,父亲。”白弯弯应了一声,然后起身,对着年级比自己长的长辈,微微颔首,这才跟了上去。

    家宴上的其他人,在白弯弯微微颔首时,纷纷起身回礼,微微弯腰。

    将这一切收入眼底的白弯弯,对自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