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很好,找到你了——白弯弯!

    宴会一直持续到很晚。

    不管是宴会上的,还是没有来参加宴会,透过星际直播看到宴会上一切的人,都发现白家这位突然间认祖归宗的白弯弯,拥有着庞大的人脉关系。

    晚宴渐渐结束。

    作为主人,也作为小辈,白弯弯负责留下,送客人们离开。

    星际之中,很多人在此之前,并不知道白弯弯,但也有些知道的。

    比如秋老,顾致远,三皇子……

    前二者对白弯弯是白家人,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反而觉得就应该如此。

    不然的话,也解释不了白弯弯懂得那么多古老东西的事情。

    然而后者不一样。

    “今非昔比,麻雀变凤凰,封兰息为了你,可真是煞费苦心!”

    三皇子褚江留在了最后离开,他看着白弯弯,这个一开始面对她,就气势桀骜的女子,冷笑着对白弯弯身后的两个人道:“你们知道,她之前被流放黑域吗?”

    “三皇子殿下请自重,我白家,非是三皇子可以肆意辱没的!”

    白肆与白平神情淡淡,白平摆着一张平淡老实的脸,看着客客气气,听着却不怎么客客气气道。

    “三皇子殿下,这做人啊,应该谨言慎行,你知道为什么吗?”白弯弯道。

    褚江冷眼看着白弯弯。

    “因为话多了,会显得蠢,而动作多了,是会被打断腿的!”白弯弯微笑着,笑的十分好看,一点都看不出奚落人的说道。

    褚江眼神一深,随后笑了,似想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透着威胁道:“白弯弯,你说星际公民们知道白家的这位弯主,居然是从黑域出来的,会如何?”

    白弯弯看着褚江,真心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三皇子?

    事情都没有全面搞清楚,就小动作不断,他也真是不怕打脸!

    “三皇子殿下,那就请您不要客气的,帮我把事情闹大吧!”白弯弯笑的十分诚恳认真的说道。

    褚江笑容一收,眼睛一眯,“不怕事吧?那走着瞧!我会让你怎么出的黑域,就怎么被送回去!”

    “古语有:月满则亏,水满则溢,三皇子殿下,话,还是不要说太满的好!不然,自个儿打自个的脸,就难受了。”白弯弯好不弱势,微笑着杠道。

    褚江冷冷的看着一直都笑靥如花的白弯弯,怒气续满,拳头微动,似要撕烂白弯弯的脸。

    白平与白肆对视一眼,两个人一左一右做出一个一个退可守,进可攻的姿态。

    白弯弯如今是他们白家的人,三皇子再是皇子,也没有欺负他们白家人一说。

    “三皇子殿下,慢走,不送!”白弯弯微笑着看着褚江,笑容愉悦明媚,没有半点阴霾,就仿佛三皇子于她眼中什么也不是。

    褚江冷冷而危险的看了一眼白弯弯,带着一身怒气转身离开。

    “多谢两位堂哥堂姐。”送走三皇子,白弯弯看向白平与白肆说道。

    他们二人的举动,她很清楚意味什么?

    “你姓白。”白肆道。

    白弯弯点头:“嗯,但还是谢谢。”

    “弯主,这三皇子?”白平询问道。

    “我总是因为搞不清楚这位三皇子到底在想些什么,而觉得自己常常与人格格不入,你们能搞清楚吗?”白弯弯问道。

    白平与白肆想了一下这位三皇子的事情,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我们也与人格格不入。”

    白弯弯轻轻笑了笑,“天色不早了,忙了一天,堂姐与堂哥早点休息吧!”

    白肆与白平退下。

    白弯弯带着白灵也离开,而暗处的白软,这时才走了出来。

    “黑域?”

    白软喃喃:“白弯弯被流放过黑域?不对啊,为什么以他们白家的调查,居然没有发现这段过往?”

    白软眸光一动,然后勾唇笑道:“白弯弯啊白弯弯,我可算抓到你的小辫子了!”

    ……

    “小姐,不好了。现在网上到处都是你逃离黑域的新闻,并且无数好事者起哄要白家要星际帝国星际政府把你送回黑域。”

    一大清早。

    白弯弯刚醒,那边白灵就神色沉闷的禀告道:“我一发现信息,就开始调控掌管,但背后有人故意把事情搞大,现在有些不可收拾。”

    当然。

    其实最主要的不可收拾的原因,还是因为白弯弯这两天真是最高调的时候,全民关注度太高,在加上有心人推波,便调控不了。

    白弯弯淡定的洗漱,然后坐到餐桌。

    白泽不知道去忙什么,没有在,其他几房的大人,也都去忙了,剩下的便不过是他们这些小辈。

    “早!”

    白弯弯对着大家说道。

    “早。”

    苏醒醒因为整个白家里,只认识白弯弯一个,便跟着白弯弯,羞涩沉默的坐下,也不说话。

    “有的人居然还有脸坐下来吃饭,她也不看看,她把白家累成了什么样?”白软阴阳怪气道:“我要是她的话,必然是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

    “一晚上不见,你怎么这么阴阳怪气?”白弯弯半点也不在意白软的语气,看着一张脸都要被自己刻意显摆变相的白软道:“别做这幅尖酸刻薄的模样,丑死了!你之前小白兔的模样,不挺可爱!”

    “可爱你的鬼!”白软骂道。

    白弯弯一言难尽的看了一眼白软,也不知道该如何教导白软,便道:“你开心就好!”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