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蠢货才好掌控!

    白软那小表情,如何不叫白泽去注意,更别提还喊了一声?

    “怎么回事?”白泽淡淡询问道。

    白弯弯先是嘿嘿一笑,看的白泽只觉得可爱,笑吟吟的看着。

    “我这不是带着白软去卫家看好朋友,接过宇文城刚好也去看了,然后就碰面了。”白弯弯说道。

    白泽静静的听着。

    单只是看朋友,应该不会有事。

    “但这个宇文城不知道脑子里怎么想的?就觉得我看不起他,一开口就一副……父亲,你是不知道那种阴阳怪气的口吻,啧啧,这要不是看在他身份上不能动手,我非得叫他知道,这样子会被打的!”白弯弯嘿嘿笑着说道。

    “因为这个?”白泽问。

    “应该不止吧!”白弯弯也不确定的说道:“父亲,你也知道,这样的脑子里不知道想什么的人,我们正常人的脑电波是无法跟对方一个频率的!”

    “还发生了什么?”白泽问道。

    “这不,那边互相怼了一下,我白家的身份,他也不敢做什么,互相忍了对方。我出了卫家,飞艇开的好好的,他猛地挡在我的飞艇面前,这不飞艇骤然停下来……”白弯弯说着,就露出一个委屈的模样:“我这不就叫白软当成是捣乱的给了一攻击。”

    白泽闻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孩子家家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你语气不对,你态度不对,这也要来找家长吗?

    这个宇文城若是为了这件事情来的话……

    “父亲,这只是我的猜测,我与宇文城之间,严格算起来,都是一些小事,对方应该不注意不至于为了这些事情来找您吧?”白弯弯带着几分宇文城应该不会这么无聊的询问道。

    毕竟,不管是卫家,两个人的姿态与语气,还是末了宇文城的飞艇迫停,她给了一攻击,但仔细算起来都是小事。

    宇文城他是家主,可她白弯弯的身份也不弱,白家下一任继承人。

    “父亲,对方不至于为了这么点事情来告状吧?”白弯弯问道。

    “应该是为这个而来,但要与我谈的事情,只怕不是这个。”白泽说道。

    “那父亲,我要跟在身边吗?”白弯弯带着几分考量,“那个宇文城虽然年纪小了一些,可到底是家主。”

    “宇文城这次以宇文家主的身份而来,你留着反倒要受委屈,父亲去看看。”白泽说道。

    白弯弯点点头,想了想:“父亲,我们能躲起来悄悄看一看吗?”

    白泽见白弯弯眼里带着光,跃跃欲试,笑了笑,纵容道:“去吧,别被发现了。”

    白弯弯立刻乖巧的点点头。

    白泽对着白毅点点头,然后带着白毅朝着待客厅走过去。

    待客厅另外一边的小门,白弯弯与白软悄咪咪躲在那一处。

    待客厅。

    白泽一出现,宇文城就看了过来,等白泽走到面前不远处的主位坐下,宇文城微笑着喊道:“白家主。”

    “嗯。”白泽淡淡应道。

    宇文城看着白泽的态度,眉眼间掠过一抹深沉,抿了抿唇,扫了一眼身边的苏漫。

    “白家主,宇文家主此次前来……”苏漫正说着,便被人打断。

    白毅看着苏漫,态度冰冷公事公办道:“苏小姐,宇文家主来找我家家主,还是有什么事情亲自说,不然宇文家主也不必来见我家家主。”

    苏漫抿了抿唇,看着神情冷峻,公示公办透着威严的白毅,看了一眼宇文城。

    苏漫被下了面子,间接等同于宇文城被下了面子。

    宇文城的脸色更有些不好。

    “白家主。”宇文城喊道。

    “你爹当年还是家主的时候,在我面前,可不是这样的。”白泽淡淡说道,声音不起不伏,听不出语气之中的情绪,“宇文家主这年纪,论起辈分,该叫我一声世伯。”

    “白家主,我现在是宇文家的家主。”宇文城抿着唇,脸上没有什么笑容说道。

    白泽颔首:“所以我才出来见你!不然你以为,什么人都能见到我?”

    宇文城被怼了一声,暗暗咬了咬牙。

    “好吧。不说这个,宇文家主今日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白泽询问道。

    宇文城抿唇,想起自己的来意。

    他本意是想要借着身份与白泽见见面,说一说白弯弯,借着白泽的身份压一压白弯弯的傲气,叫白弯弯知道他宇文城是个什么人?

    但这些跟白泽的态度比起来,根本就是小事一桩,而且宇文城也不认为白泽会帮自己压制白弯弯,因为白泽的态度与白弯弯如出一辙的讨厌。

    “白家主,我对白弯弯小姐一见钟情,今日前来拜访,是想与白家结秦晋之好。”宇文城心中,各种心思转了一圈,抬起头带着几分温和与羞涩说道。

    白泽看着宇文城,眼神立刻就冷了。

    这宇文城真是好大的胆子,他白家的女儿,且他白泽的女儿,是他能觊觎?

    入门见到他。

    姿态摆的十足,一声世伯都不愿意喊,如今张口居然要娶自己的女儿?

    白泽想到白弯弯跟自己说的,摸不透这人在想什么,他们的脑电波与对方不在一个频率。

    现在看来,何止不在一个频率,对方的脑电波感情是在专门的区域里,独自跳动,半点也不管外界频率。

    “白家主,宇文城是真心的。”宇文城看着沉默的白泽,补充道。

    白泽看着宇文城,很是想不透,这个人到底怎么想的?

    不过,他也懒得去想这人怎么想,他抬头看了看天,“天还亮着。”

    宇文城跟着看了一眼,眼里莫名,“白家主?”

    “宇文家主怎么就做起梦来,可是要寻大夫看一看,脑袋精密,便是咱们科技如此发达,如今也是马虎不得!”白泽笑的温润无害,语气亲昵关心道。

    宇文城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白家主什么意思?”

    “宇文家主又是几个意思?我白泽还没有死,白家还没没落的呢!”白泽冷冷道。

    宇文城咬牙。

    白泽这一次不掩饰自己的眸光,冷而讽刺的看了一眼宇文城:“白毅,送客!以后宇文家主就不要安排了,这年头,是个人不是个人,都能成为家主,不稀罕!”

    宇文城闻言,脸上瞬间就怒了,他一把起身,全身都是压抑的即将爆发的怒意,质问道:“白家这是要公然对上我宇文家,就为了一个白弯弯?”

    白泽脸色难受了一下,这个宇文城,跟他说句话真是掉价。

    “送客。”白泽冷道,直接起身。

    宇文城看着白泽离开,上前要追,白毅一把挡住宇文城,“宇文家主,您该离开了。”

    “你们白家这是要与我们宇文家对上了?”宇文城问道。

    “宇文家是哪家?”白毅询问道:“宇文家主,你觉得我家家主若真的把宇文家放在眼中,你会成为宇文家的家主?”

    宇文城眼神一深。

    “以宇文家主的身份,根本就没有资格见我家家主,不过是我家小姐回来之后,说了说宇文家主,我家家主想看看这个惹了我家小姐,觉得脑子有问题的家主到底是个怎么样罢了!”白毅微笑着公事公办,语气平铺直叙没有嘲讽,但却诡异的叫人觉得嘲讽的说道。

    “好,好个白家,好个白家主。”宇文城怒极反笑,看了一眼拦住自己的白家的卫兵,带着一身怒意转身离开。

    外面。

    白弯弯与白软看的一阵无语。

    “父亲,这个宇文城,到底是怎么当上家主的?我还以为能当上家主的人都特别厉害,他这怎么感觉就像是过家家……”白弯弯一阵唏嘘,满眼难以置信道。

    她就算没有当过家主,但也知道,家主不是宇文城这样。

    “蠢货才好掌控!”白泽说道。

    “这句话,好有故事。”白弯弯立刻从这句话之中,品味除了各方厮杀,共同作用的效果。

    “这个宇文城很蠢,但之所以他能坐实家主的位置,叫他变得愈发蠢,是因为他毒。这么个蠢货虽然不值得放在心上,但他的毒,总的放在心上。”白泽说道。

    “放心,父亲,我会保护好自己。”白弯弯说道,内心里却想:看来古老姓氏家族之中,如今也是错综复杂,非是一盘散沙,却也非是全部凝聚成一股力量。

    “嗯,父亲去忙了,你照顾好自己,钱够花吗?”白泽询问道。

    白弯弯点头:“嗯嗯,够花。父亲在外别挂心我,我会照顾好我自己,就算听到有关我的什么事情,也一定要相信我,你女儿可也不是什么普通之辈!”

    想到若是有人暗害白泽,势必要使他分心,白弯弯便带着关心提前提醒。

    “嗯。你也是。”白泽说道。

    白弯弯点头,目送父亲与白毅离开,然后直接站在门口,也没有往回走。

    “这个宇文城到底怎么回事?我还以为他来找你茬,结果居然要娶你!”白软无语说道:“我们白家的女儿,不管是谁,都没有那么容易说娶就娶,他是哪里来的自信?”

    “三十五岁就成为一家之主,难道不应该骄傲?”白弯弯问道。

    “那也未免太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吧?见到家主,便是早前的宇文家主,也不敢把姿态摆的平平。”白软说道。

    “这个宇文城手上,必然有什么仰仗,这仰仗叫他觉得宇文家如今已经跻身古老家族首列。我们如今与宇文家关系紧张,日后有宇文家的动静,也盯着点!”白弯弯说道。

    白软点头:“嗯。”

    “盯着谁?”

    白软应生的同时一架飞艇落在门口打开门正好听到白弯弯尾音的白肆挑眉:“你们俩,这是又招惹了人?”

    “肆姐,哪里是我们招惹了人?你是不知道那个宇文城有多叫人无语,一见面就一副阴阳怪气,觉得弯主对他有意见,之后还直接拦路,然后最搞笑的是他居然在家主面前摆势头,还一副对弯主一见钟情要娶弯主,宇文与白家该接秦晋之好的模样,你说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白软看到亲近信赖的人,立刻大吐苦水道。

    “宇文城?”白肆挑眉:“这几年来,那家伙越来越有些掂量不清楚和自己了。”

    白平点头:“你们怎么遇上他了?”

    “去了一趟卫家,在卫家遇上。”白弯弯简单解释了一下道:“说实话,宇文城那张脸,还是很精致完美,就像是从二次元走出来。”

    “二次元?”

    白肆、白平、白软全都懵了一下。

    “二次元是什么?”

    “忘了,你们星际没有动漫,自然也没有这个词的衍生与出处!”白弯弯说着,见到解释道:“二次元是早期的动画、漫画、游戏等作品都是以二维图像构成,其画面是一个平面,所以通过这些载体创造的虚拟世界被动漫爱好者称为“二次元世界”,简称“二次元”,同时,“二次元”具有“架空”、“假想”、“幻想”、“虚构”之意。”

    “你说游戏我就懂了,就像是游戏中的npc?”白肆道。

    “差不多,总之就是他的五官与身高比例,十分的完美,且容貌带着一种二次元的唯美。”白弯弯说道。

    “你不知道吗?在星际,五官与身高比例,都是可以人为控制的吗?”白肆说道。

    “额……”白弯弯愣了一下。

    “有时候真的怀疑,你是不是星际人,这种常识你都不知道?”白肆说道。

    “这不是活在山沟沟里,对外界了解的不够,好了,不说这个,你们回来,是不是说明,你们已经有了司野的消息?”白弯弯问道。

    “进去说。”白肆道。

    几个人往里走,白弯弯立刻让人给白肆与白平准备茶水。

    “我们没有找到司野。”白肆喝了一口茶后说道。

    “没有?”白弯弯沉默,“我这边从网络也没有发现司野的消息。”

    “我们没有找到司野,但司野找到了我们。他叫我们别掺和他的事情,等事情一过,他会主动找过来。另外,还请你帮忙好好照顾那个白弯弯,还说未来定然会给你一份你绝对觉得值的大礼!”白肆说道。

    “这么说来,司野倒是应该联系了那个白弯弯。”白弯弯说道。

    白肆与白平不确定,便没有说话。

    白弯弯笑了笑:“有意思,对方居然能在我们白家的监控地盘上,悄无声息的联系了对方,却没有惊动我们,这个司野,不简单!”

    “根据调查,这个司野很小的时候,就从司家出来,化名阿野游走在外,但具体你想查他都做了什么,却查不到。”白平说道。

    “现在我倒是有些期待,司野要送给我一份,怎么叫我觉得值的大礼?”白弯弯笑着,带着几分好奇说道。

    说完。

    想到司野的事情,道:“司野的身份毕竟敏感,他既然这个时候躲起来,应该有一定的原因,他不想让白家插手显眼,那就暂时别插手。”

    “好。”

    白肆与白平对视一眼应道。

    “哦,对了,我这边已经选好学校了,名字就叫星际虚拟影视学校。”白弯弯说道。

    “啊?”

    白家几个人一听,全部惊讶的看向白弯弯:“这是星际唯一一家影视学校,且据说时刻面临着被关闭的可能,你怎么选择这个?”

    “我之前就说了,我要搞星际娱乐,选择跟这个有关的学校,不是很正常!”白弯弯道。

    “你真要去做这个?”白肆问道。

    “嗯。”白弯弯应道。

    那边白肆与白平沉默了一下,见白弯弯神情坚定,很明显是不会更改,便看向了白软。

    “你们看着我做什么?”白软往后躲了躲道:“虽然,我文不成,武不就,看着是废柴了一点,但我不去星影的啊!”

    “你们别逼白软,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我有我自己的计划,你们不必围着我。”白弯弯看相白肆与白平说道。

    “没事,反正白软也没有别的用途,陪着你一起,还能发挥一下她的作用。”白肆笑看着白软,一开口彰显自家姐妹无疑的说道。

    “哼,还能不能愉快的做姐妹?”白软娇娇哼道。

    “让你的那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