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骨嶙峋 作品

第69章 两个傻子(2更)

    这三天里我总是昏昏沉沉醒来就睡着,睡着了又去一些地方,好像跋山涉水,好像翻山越岭,有时候我从高空坠落,有时候我又从深渊望天,就像是经历了无尽的漫长岁月,我甚至看到悬崖上的山石断裂粉碎,我甚至看到海水枯竭龙鱼死去。

    天地间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大雨,雨水将眼前一切淹没,也包括我。

    我忽然就醒了过来,眼前是一些医生,而我就在医院里面。

    医生们被我吓得不轻,而后急忙叫季末扬过来,见到我季末扬把我抱住,然后把我带回家里。

    我躺下,盯着房话的时候,他肩上就有一团黑色的东西,这在过去我是看不太清楚的,有感觉而已,现在我能看清楚了。

    我问季末扬:“你是不是养鬼了?”

    季末扬的脸一沉,没好气的看我,说我胡说八道,还说我住院把脑子给烧坏了,要我睡一觉。

    我这才问季末扬我睡了多久,他跟我说我睡了三天三夜,而且三天三夜都在发高烧。

    而我无奈起来,为什么梦里我好像经历了数亿万年,好像经历了沧海桑田,到底是怎么回事?

    季末扬出了门我就一直没睡,我注视着屋子里面,仔细回想,想起天蓬尺融进我身体的事情,我抬起左手看手腕,估计是天蓬尺在作怪,应该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关于那些梦里所经历过的,说不定是天蓬尺的记忆。

    也可能他是一株上古桃树做的呢!

    我这想象力也是绝了,但事已至此我也不必在意,不出来就不出来,希望他不伤害季末扬,帮我保护季末扬。

    我正想着,就见手腕上的印记闪现了一下,一个手镯形状的印记发出淡淡的金色火光,然后就一闪不见了。

    我估计,他是和我有感应了,他是答应了帮我保护季末扬,而作为报酬就是让他融进我的身体里。

    季末扬准备了一些营养餐,吃饱喝足我去了门外。

    关于这次我生病的事情,季末扬以为我是因为去了昆仑小山下墓,才会高烧三天三夜,所以他就跟我说,日后只要不下墓了,我干什么他都同意。

    我想了下,他那么担心我,那我不去就不去了。

    “我可以不偷着下去,不走盗墓口,但我要参与其他的考古工作,参与古墓勘探。”我的让步就是我不可能退出考古界。

    我这个性格,我做不到。

    嘴巴虽然一开一合就答应了,但季末扬对我的了解,我要是那么容易就听话在家不出去,我也不会闹到和陈子阳分手的地步,我不是早就退居后方,在家乖乖相夫教子了。

    许是对我的了解,季末扬最终答应了我。

    于是我们皆大欢喜。

    不过季末扬决定搬过来跟我一起住,而对于此事我坚决反对。

    他板着脸:“我能把你吃了?”

    “你是不能把我吃了,可你能影响我嫁人,这是我家,万一我那天有了男朋友,你在这里进进出出,我怎么解释?

    陈子阳就是因为误会我们,才会跟我分手,如果下一个还是因为误会跟我分手,怎么办?”

    我将陈子阳的渣男行径归于季末扬,季末扬的脸又黑又臭,他冷冷的看着我,恨不得把我团成团,当成铅球扔出去一样,他的气我是看的出来的。

    但最终,他还是尊重我,让我一个人住。

    当晚,季末扬接到电话,他朋友出事,他就急急忙忙的走了,我问他怎么了,他叫我少管闲事,他就先离开了。

    季末扬走后我就去了后院,站在青铜棺消失的地方发呆。

    玄君不知道怎么样了,香雾这三天也没有出现么?

    我病重,香雾都不出来,是不是玄君很严重?

    后院有些黑,我平时也不是很喜欢黑,等了一会青铜棺没有出现,我就先回去了。

    进了门坐下,想起也没给罗绾贞打个电话慰问一下,就给她打了个电话。

    结果她那边接电话的不是她本人,而是齐宇。

    “怎么是你?我嫂子呢?”我一般不喜欢男人靠近罗绾贞,除了季末扬。

    齐宇那边犹豫了一下:“她出事了!”

    我皱眉:“怎么回事?”

    我并不怀疑齐宇的话,我看来,齐宇那样的人,身负公家职务,他不会说谎。

    原来罗绾贞正在南城乡下那边,她在处理一件很麻烦的事情,结果出了事,现在还昏迷不醒。

    而她那边没人,齐宇以朋友的身份正照顾罗绾贞。

    我很不解,齐宇为什么要特意告诉我,他和罗绾贞是普通朋友,怕我揍他?

    我收拾了一下,电话挂掉就去找罗绾贞了,临走我看了一眼别墅,多希望青铜棺会出现,可是他并没有。

    我打电话给季末扬,他那边没接电话,估计是忙呢。

    当天晚上的飞机,凌晨三点我就到了罗绾贞那边,接我的是齐宇。

    看见我,齐宇笑的一脸花开,我对他颇多不满,罗绾贞昏迷不醒,他笑成那个样子。

    难道他觉得这是可喜可贺的事情?

    还是说,没见到季末扬,他觉得他的机会更大了?

    “给我吧!”一上来齐宇就想拿走我肩上的背包,我习惯了自己背着。

    “不用了。”

    齐宇也没有勉强,带我去外面,我坐他的车去看罗绾贞。

    车里我一直看外面的天,天气真的好,而且是满天星辰,月照大地。

    只是少了镇魂镯和镇魂铃的陪伴,我总觉得日子乏味。

    齐宇说了很多话,问我了很多事,他还问我玄君的事情,而我只是敷衍了事。

    下了车我去看罗绾贞,她躺在床上像是没骨头的人,身软趴趴的,不管是叫还是抱着她起来,她都躺回去。

    她闭着眼睛,也没有活人的生气。

    照看罗绾贞的是齐宇的一个女同事和赵挺。

    我打电话给季末扬,他那边还是没有接电话。

    坐下我只好问:“多久了?”

    “前天去了乡下就这样了,我当时送她过去,在村口等她出来,她出来的时候还能走,但见到我就说了一个字走,就晕倒了,然后就这样了!”齐宇跟我解释。

    “你是说,贞贞自己走出来,叫你走,你带着她回来就这样了?”我再次确认,想到当时的画面,那罗绾贞肯定是出村子还有意识的,但现在毫无意识,是魂魄丢了?

    我仔细看罗绾贞的身上,我发现我现在的眼睛越来越厉害了。

    自从我病好开始,我不但看得见鬼怪,我其实还能看见点别的东西。

    就在罗绾贞的手上,我看到一根很细很细的黑丝,我顺着黑丝找,看到她的胸口。

    “你们转过去!”

    大家转过去,我解开罗绾贞的衣服,在她的胸口找到一只很小很小的爬虫。

    爬虫是黑色的,有针尖那么大,肉眼勉强能看见,我本来是想捏着看看,结果爬虫幻化成了一缕青烟从我的手指钻了进去。

    我正惊讶,脑子里多了一些画面,我再去看罗绾贞的时候,她的指尖上,那一缕黑色的丝线也幻化成了烟消失不见了。

    我给罗绾贞整理好衣服,看向赵挺和他同事,先去了罗绾贞的床下,在下面拿了个箱子出来,打开里面是几本书,其中有一本竟然是道德经。

    我往下看,有一本伏魔本,翻开里面都是一些如何驱鬼捉妖的事情,我把其他的塞回去,把里面的桃木剑,和一个镇魂铃拿来。

    可惜不是我的镇魂铃,拿着不顺手。

    想了想,镇魂铃放回去,拿了里面所有的符纸出来。

    我本来想找一本符咒本对照看看管什么,但我惊讶的发现,我能看懂上面写的什么。

    镇魂符,驱魔符,驱鬼符,平安符……

    还有保命符?

    我随便给齐宇他们一人一张保命符,剩下的给罗绾贞贴了一张,交代赵挺和他同事看着罗绾贞,摘下身上的封口钱,给罗绾贞压在了手里,我这才跟齐宇去他说的村子。

    齐宇说出事的村子叫牛头村,村子里走失了一个傻子,有人报案,要齐宇他们找。

    齐宇带人找没找到,但报案的那人哭天喊地的,说是招了不干净的东西,齐宇就找了罗绾贞去看看,结果到了村口罗绾贞就说齐宇他们不能再进去了,叫齐宇在村口等,她一个人进去。

    谁知道进去了半天,出来就出事了。

    我听齐宇说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他惹的麻烦,怎么好像跟他没关系似的?

    齐宇在后视镜看我:“不高兴?”

    我看齐宇:“跟你有关系?”

    “我也没办法,我这个工作性质就这样,我要负责所有人,而且我和你嫂子合作有一段时间了,她跟我合作是有约定了,任何时候,我必须完配合,她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齐宇这样解释,我大概可以理解,也像是罗绾贞做出的事情。

    所以我嗯了一声。

    齐宇得到我的理解很高兴,而且笑的很开心。

    我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开心的,我嫂子都那样了!

    我惆怅的时候齐宇拿了一盒巧克力给我:“我去参加婚礼给我的,我不吃,你吃吧。”

    我倒是不吃巧克力,小时候还可以,但长大了就不爱吃甜的。

    只是我不收下,好像齐宇觉得我很矫情,就把巧克力拿来了,但我没吃,就拿着。

    齐宇开车到了牛头村的村口,我们就下车了。

    “我们进去吧。”齐宇准备进村,被我叫住。

    “你留下,我进去。”

    齐宇看着我:“你进去?你一个人?”

    “放心吧,我不比罗绾贞弱,你在这里等我。”

    说完我就走了,齐宇站在我后面看我:“你要不出来怎么办?”

    “我要三天还不出来,就去找季末扬。”说完我已经进了牛头村。

    天黑没亮,牛头村安静的叫人不寒而栗,仿佛到处充满了诡异。

    我沿着村子里走,想到脑海里留下的记忆,罗绾贞到了村子里,她去了傻子那家,而傻子之所以让她男人那么在乎,完是因为她肚子里有了男人的孩子。

    在过去,傻子总是遭到男人的毒打,傻子总是到处告状,说她家的男人打她了。

    但是村子里的人谁也不管这事,好心的人就给傻子点吃的,冷漠一些的干脆视而不见。

    村子里的小孩子都追着傻子用石头打,傻子跟孩子们打架,回家就给男人打。

    傻子肚子越来越大,村里人说她肚子里是个野种,因为她男人有天不在家,有个村里的醉汉去过她家,那之后傻子就怀孕了。

    但傻子怀孕后并没有再被打,反倒是男人对她还不错。

    直到不久前,傻子不见了,男人到处找。

    这才引发了罗绾贞的事情。

    而罗绾贞所查到的事情,都是傻子家邻居的孩子说的。

    罗绾贞出事前去傻子家,出来就不对了。

    所有的记忆就是这些,不知道罗绾贞是怎么做到把这些留下来的,不过我竟然能看见也很意外。

    趁着还没出事,我把伏魔本拿了出来,仔细的看了一遍,差不多就能记住了。

    又在心里把那些符纸过了一遍,确定我都有什么符纸,也好拿来用。

    我就跟游戏里刚出道的菜鸟一样,因为什么都不懂,所以自以为天下无敌。

    想到五雷咒的厉害,我开始在心里揣摩怎么画。

    我本来以为我画不出五雷咒,但我发现只要我想,我就知道怎么画。

    自觉准备好了,我去了傻子邻居家门口等。

    孩子要去学校,我不能让他父母知道,所以我就在门口不远的大树下等着。

    就在我等着的时候,我还睡了一觉。

    梦中梦见玄君躺在床上,手臂还是没有,我就醒了。

    虽然难过,但时间也差不多了。

    村子里不少人都开始出来,务农的务农,上学的上学,还有些出来闲聊的。

    我看到小男孩就跟着他去了。

    他好像知道有人跟着,故意不走学校的路,而在一个小水塘的边上等我。

    等我到了,他就回头看我:“你也是来找傻子的?”

    “嗯!”

    小男孩七八岁大的样子,说起话有条不紊的,他在周围看看,朝着一边僻静的地方走去,我就跟着他。

    我们到了没人的地方,小男孩便告诉我,傻子没丢,而且就躲在他家,在他床底下。

    不仅如此,他还告诉我,其实有两个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