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七 作品

第156章 假冒的情书

    -

    我风一阵雨一阵?

    我还能有他阴晴不定、阴阳怪气的?

    “你看不惯我你别找我呀?我求你找我啦?谁不跟你风一阵雨一阵你找谁去啊?”

    郁秋庭被我气笑了,无奈的舔了下嘴唇,眼睛弯出好看的弧度,“还吃醋呢?”

    我顿时石化在原地,他咋知道我吃醋的事呢?

    我感觉自己的脸一下子热了起来,逞强的挺着胸膛嘴硬的回道:“我吃醋?你做梦呢吧?我吃谁的醋?你的吗?你不要开玩笑好不啦?

    我跟你说,追我的人多了去了,我天天选都选不过来咧,我哪有时间吃你的醋?”

    我话一落,只见郁秋庭的笑容僵在脸上,一点一点的恢复到平时冷峻的表情,看着怪让人害怕的!

    我心里发虚的继续说道:“你要没正事我先走了。”

    郁秋庭慵懒的起身,墨色的瞳孔里带着一丝怒意,他缓步走下台阶,手里握着一个粉红色的信封,气场逼人的站在我面前。

    他向前走一步,我便向后退一步,直到我贴在门上无路可退。

    我瞪大眼睛抬头看着他,问道:“你要干啥?吃人吗?”

    “谁在追你?”

    我侧过脸不敢看他,“要你管?”

    “占命师不能结婚。”

    “我又没结婚,我谈个恋爱交个朋友的资格都没有?”

    他突然伸出手将虎口卡在我的下巴处但没用力,眼睛好似立马能射出刀子一样看着我,凉薄的嘴唇一开一合道:“你胆子大了?你奶奶让我看着你,你说你归不归我管?

    嗯?小缨缨?”

    他另一只垂在身侧的手握着的粉红色信封刺痛了我的眼,我在心里琢磨着一定是金鸾那女人给他写的情书。

    他能和别的女生联系,我凭啥不能?

    我深吸了口气,骂道:“缨你大爷啊!你恶不恶心?”

    我说完张嘴便咬住了他的手,他躲都没躲,吃痛的微微蹙眉。

    “你属狗的?”

    我咬够了解气了才松口,面前白皙的手上留下一排通红的牙印。

    “我警告你以后少拿我奶出来说事,我不归你管,也用不着你管!”

    说完,我用力推了他一把,怒气冲冲的打开门走出了鬼王殿。

    郁秋庭见我头也不回的走了,气的吐了句脏话,“他吗的!”

    阴三见我走后笑嘻嘻的进来,八卦的问道:“宫主,怎么样?”

    郁秋庭黑着一张脸甩了甩肿痛的手,“你说她是不是有病啊?前脚给我写情书,后脚就莫名其妙的发火?”

    阴三同样不解的挠了挠头,“不会吧?”

    郁秋庭再次打开信封,拿出里面带着香味的信纸出来确认,没错啊!

    开头是写的他的名字,小庭庭。

    上面还写:“几日不见,我心甚念,那日匆匆离去是因无法面对你与别的女子言笑甚欢,心中悲痛。

    不知曾几何时,我变得胆小无助,但唯一不变的是你我之间的情谊。

    望君永念,青春岁月时不负的时光,期盼与君共度日后每一个朝朝暮暮。

    即便未来坦途,我愿全力以赴。

    小缨缨。”

    我当时根本不知道蒋诺婕冒充我写了一封这么恶心,还如此肉麻,语句完全不通顺,用词极其不搭的一封情书。

    我要当时看到了那封信,回去一定好好埋汰埋汰她,她配当语言文学系的学生吗?

    就...这水平?

    我黑着张脸回家后,蒋诺婕神秘兮兮的给我拉到了沙发处,“缨禾,你怎么气冲冲的回来了?”

    我咬牙骂道:“郁秋庭他妈脑子进水了好像!我是不是眼睛瞎了,怎么就看上他了呢?”

    我说完,气愤的拿起茶几上的水杯,仰头喝光来浇灭我心中的怒火。

    蒋诺婕和祝可星疑惑的对视了眼,试探的问我,“到底怎么啦?”

    “他问我是不是吃醋了?呵,你说他自恋不?”

    “那不是挺正常的吗?你确实吃醋了呀!”

    “他还说不许我谈恋爱,我还非谈给他看看,好像除了他我就没人要似的,他可真有意思!”

    蒋诺婕揽过我的肩膀,“哎呀,你别生气了,多大点事儿啊!不至于!”

    在暗处她不停的给可星使眼色,让她找话题将这事儿翻过去。

    祝可星上前在一旁帮腔道:“对啊,对啊!你家的金豆大仙或者阿狸大仙在吗?我俩想和他俩聊聊!”

    我好奇的看了她俩一眼,“你们要聊什么啊?”

    蒋诺婕撒娇似的晃悠着我的手臂,“哎呀,我俩就好奇嘛!叫出来聊聊嘛!”

    “行吧!不过你们看不见,我负责传达。”

    我在桌面摆了点水果,插了香,麻烦人家总要上点贡品的嘛。

    我家金豆和阿狸比较健谈,要真想聊,能坐这聊上三天三夜。

    金豆和阿狸出来的时候,炉内的香炸开了火花,蒋诺婕紧张的缩了下脖子,颤声问:“是不是来了?”

    我被她的表情逗笑,心里还害怕,还好奇。

    “嗯,你问吧!”

    金豆抱着苹果闷声啃,阿狸站在香炉前用手在鼻尖挥着。

    蒋诺婕双手合十放在额头处对着空气拜了拜,可星有模有样的在一旁学着,“大仙大仙,善信有惑要解,还请您帮帮忙。”

    金豆嘻嘻笑了声,对我说:“花蓉,你这俩小朋友还挺可爱的,让她俩搬个蟠龙山吧!”

    我笑着对蒋诺婕说道:“你不用这样拘束,金豆说你可爱,让你俩坐下说。”

    蟠龙山在他们的语言里就是椅子的意思。

    蒋诺婕兴奋的瞪大眼,“真的吗?那我可问了啊!”

    我点了点头。

    “我想问一下,我今天抽的签到底是不是真的呀?”

    我负责传递他们所说的话,“阿狸说,心诚则灵,缘分有一部分是天注定,有一部分也在人为。在有缘,你若是不珍惜也有尽的一天。”

    祝可星:“那我的呢?我是不是穷追猛打不放弃,就能找到呀?”

    “阿狸说,你的情路有点坎坷,适合晚婚,先等一等不着急。”

    祝可星哀嚎了声,“啊?为啥呀!我还想早点脱离我哥呢!”

    “阿狸说,你未来的缘分会有一方家里不同意,你家占的面大一点,男孩现在也不定性,再等一等。”

    可星嘟了嘟嘴,“好吧,那我想问问,我哥什么时候能结婚呀?”

    “阿狸说,需要生日时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