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亥磊 作品

第133章郭宗训登基

    “皇帝遗诏……皇帝驾崩了?”

    盘旋在满朝文武脑海中的问题,几乎都是一致的,这怎么可能,皇帝正当盛年,怎么可能就驾崩了?

    接着,另一个问题也立刻出现在满朝文武的脑海中。

    不对啊,皇帝驾崩,不是应该敲响黄钟大吕,不是应该举国哀悼,不是应该……

    礼制不对,程序不对,总之,一切都是不对的。

    然后,满朝文武看向赵匡胤和郭宗训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赵匡胤阴谋兵变,杀死了皇帝,然后假传圣旨?

    也不对啊,那他还扶持太子郭宗训干什么,自己当皇帝不就行了……

    那么,赵匡胤手里的诏书是皇帝把皇位传给了他的诏书,这诏书不可能是真的吧。

    皇后符金环一听到皇帝遗诏四个字,立刻就晕了过去。

    “快来人,传太医……”

    一时间,金銮殿里鸡飞狗跳,乱成一片。

    赵匡胤就这么站着,不发一言,他在看,同时,他也在等。

    还从来没有站在这个位置,从上方俯瞰过整个朝堂,赵匡胤知道,就在他的背后,几步之遥,就是那个九五之尊的宝座。

    果然是不一样,怪不得都说皇帝英明睿智,只要不是个傻子,从这里,从高高在上的这里,群臣百态的确是可以尽收眼底的。

    文武群臣的各种表现,都被赵匡胤一一看在了眼里。

    他看到了宰相范质脸上的惊惶,看到了宰相王溥脸上的错愕。

    他看到了韩通和曹彬,这两个人的脸色同样也是震惊的。

    还有李同介,李同介站在赵匡胤的下方,也是面对群臣,赵匡胤只能看到他的侧脸,这个老货也是浑身哆嗦,他……

    这就好,这就说明李同介回京就算是身负密旨了,也是用来管制新皇,而不是针对他赵匡胤的。

    赵匡胤还在等,在等即将登基的小皇帝郭宗训求他帮忙镇抚朝堂,只要他赵匡胤一声大喝,整个朝堂会立刻安静下来。

    这就是权倾朝野的感觉吗,这就是几乎可以无视皇帝的感觉的吗,这就是自己把天下玩弄于股掌随时可以改天换地的感觉吗?

    赵匡胤在看在等,郭宗训同样也在看,也在等。

    郭宗训看的,跟赵匡胤并不是完全一样。

    范质、王溥的表现他看到了,这二人,此时哪里还有当朝宰辅的样子,简直就像两个白痴。

    韩通和曹彬的表现,还是让郭宗训满意的,包括太子舍人吕端,这三人尽管震惊,但却闭口不言,并未参与到满朝文武的嗡嗡声中去。

    另外,郭宗训从群臣的表现中,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那就是痕迹。

    文官的群体,许多人开始不自觉的向范质、王溥的身旁靠拢,另一批靠向了魏仁浦,只有极少数人,站在原地未动。

    武将群体,一部分人开始不自觉的向韩通和曹彬的身边靠拢,一部分则是满脸希翼的看着赵匡胤,还有一些低头不语的。

    原地未动的,不见得就是心如止水的,相反,他们有可能是在观望。

    做出了选择的,大概也就是遵从了本能的反应和判断。

    很有意思,这就是朝堂百态,这就是一帮子帮助皇帝治理天下征讨不臣的文武百官啊。

    同时,郭宗训也在等。

    他很有耐心,他知道,赵匡胤现在是不会回头的,他一点儿都不担心赵匡胤会看到他的脸色和眼神。

    朝堂上继续嗡嗡嗡,几名太医被传召了进来,手忙脚乱的开始给皇后诊看。

    符金环终于醒了过来,这个女人,刚醒过来就开始嚎啕大哭,哪里还有一国之母的气度和风范。

    这一点,任谁都不会挑理,你若是十分冷静的开始迫不及待的彰显你的地位和对权力的渴望,那才是可怕的。

    郭宗训站起身,走到符金环面前,握住了符金环的手,轻声说道:

    “母后请先冷静,您想想,父皇如果真的驾崩了,按照礼制,会是现在的情况吗?”

    符金环到底不是个傻子,到底也是经过了几年宫廷洗礼的,这些礼仪规范,在后宫里,无疑是最注重的。

    “太子你是说,你的父皇还没有驾崩,那……”

    符金环说着,眼神看向了赵匡胤,这个时候,赵匡胤其实应该回头躬身的,可惜,他没有。

    这让符金环的心中有一丝的不快。

    “母后,您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冷静,整个朝堂,此时,都在看您的表现,您若是慌了,乱了,那朝臣们就会更慌更乱,这肯定不是父皇想看到的。”

    别的倒是无所谓,符金环都可以不在乎,朝臣跟她一个后宫的女人有什么关系,但皇上……

    “太子,你告诉母后,母后现在应该怎么做?母后心里现在真是乱的很,一切都听太子的就是。”

    很好,这才是郭宗训想要的,他在等的跟赵匡胤等的可不一样,他在等的是符金环在朝堂上的崛起和对他这个新皇的信任和依赖。

    赵匡胤啊,赵匡胤,就让你站在那里先得瑟一会儿吧。

    “母后您放心吧,父皇一定会支持孩儿支持母后的,母后您现在要拿出一国之母的风范来,呵斥群臣,让他们安静下来。”

    符金环极力的稳定心神,身体仍然在不住的颤抖,此时的她,真的很想跟皇帝郭荣说一声,臣妾做不到啊。

    郭宗训并没有过多的逼迫符金环,早就知道这个女人就是个拿不住事儿的,即便是如此露脸的机会,孤给她了,可惜她是真的不行啊。

    “母后,那孩儿不要求您挺身去呵斥群臣,这件事儿孩儿来做,母后您要始终坚定的相信孩儿支持孩儿,这一点,您能做到吗?”

    这就好像马上要淹死的人,突然看到河边来了一头老虎,老虎说我可以把你救上来,但是,你可就是我的猎物了。

    只要能有活下去的机会,谁不想多贪生一会儿呢。

    符金环大概也没有意识到,或者说尽管她早就知道了郭宗训是一头猛虎,但她也只能选择相信这头猛虎,朝堂上的事情,可不是光有野心就能够掌控的。

    “母后可以做到,母后只相信你的父皇,只相信太子,别人,母后都不会相信。”

    符金环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逐渐的清冷下来,她看的正是赵匡胤。

    赵匡胤,符金环并没有怎么见过,只是从皇帝口中听说过,皇帝对赵匡胤赞不绝口,可是,符金环怎么就感觉皇帝好像信错人了呢?

    郭宗训走到阶前,看了一眼身旁的赵匡胤,转头对着李同介说道:

    “李伴伴,让他们肃静。”

    李同介知道这是自己露脸的机会到了,紧走两步走到郭宗训身边,向着群臣喝道:

    “太子殿下口谕,众臣肃静。”

    这一嗓子,尖利而且洪亮,顿时,整个朝堂都安静了下来。

    郭宗训这才对着赵匡胤说道:

    “赵卿家,你继续宣读父皇圣旨吧。”

    赵匡胤似乎还想搞事儿,用不大但却能让群臣们都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太子殿下,臣要宣读的是皇帝遗诏。”

    郭宗训摆了摆手,说道:

    “父皇还在,叫做圣旨,父皇仙逝了,才叫做遗诏,赵卿家确定,孤的父皇已经仙逝了?”

    这句话才算问到点子上了,群臣也才反应了过来,不敢再喧哗,只是看着立于阶上的二人。

    赵匡胤也反应过来了,而且,他刚才跟太子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向太子施礼,这……

    自己还是着急了,居然在这个时候举止失当。

    “臣惶恐,请太子殿下恕罪。”

    这回赵匡胤对着郭宗训躬身施礼了。

    “先不说这些了,赶紧宣读父皇圣旨吧,父皇可有说让谁接旨。”

    赵匡胤愣住了,对啊,皇帝只说了遗诏,却没说接旨的人是谁。

    “臣启禀太子殿下,皇帝将……圣旨交给臣的时候,说的是,此道圣旨是宣给群臣的。”

    郭宗训点点头,转头看向符金环说道:

    “母后,父皇的圣旨既然是给群臣的,那由赵卿家来宣读就不合适了,孤觉得还是让李总管来宣旨吧。”

    符金环此时,情绪已经逐渐稳定了下来,让她独自面对群臣,她是没有这个魄力,但配合一下太子,她还是很愿意的。

    “太子言之有理,皇上的圣旨是宣给群臣的,赵卿家也是接旨人之一,赵卿家,将皇帝圣旨交给李总管,你……也下去接旨吧。”

    赵匡胤这回傻眼了,本想风风光光的当着众臣的面宣读皇帝圣旨,现在……

    “臣赵匡胤尊皇后娘娘懿旨,尊太子殿下旨意。”

    李同介走到赵匡胤身边,从他手中接过了圣旨,对着赵匡胤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赵将军,请吧。”

    赵匡胤走到阶下,站在了韩通和曹彬身边,此时,他的心情,怎一个操蛋了得啊。

    郭宗训却觉得很爽,孤就是不想让你宣旨,就是不想给你这个权倾朝野的机会啊。

    李同介缓缓打开了圣旨,群臣跪拜,李同介开始宣读。

    众臣这回听明白了,敢情不是遗诏,而是类似于禅位的诏书。

    皇帝在军中染病,恐怕来不及赶回开封,所以,下了这道禅位诏书。

    太子郭宗训自宣旨一刻起,就是大周第三位皇帝,郭荣为太上皇。

    太子郭宗训登基称帝,总揽大周朝政军机,大周悍字军兵符交由太子掌管。

    令范质、王溥、魏仁浦三相辅政,辅佐新皇决断朝政。

    太后符金环听政,大周禁军兵符交由符金环掌管。

    赵匡胤任殿前司都点检,韩通任侍卫司都指挥使,李重进任淮南节度使,曹彬任殿前司副都指挥使。

    太子驸马张永德,重伤未愈,待康复后,由新皇酌情起复。

    岳飞任大周兵马副元帅,悍字军都点检,新皇登基后,免去岳飞太子少保之职。

    李同介宣旨的时候,满朝文武其实是有些蒙圈的。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圣旨,说禅位吧,不是,说遗诏吧也不是。

    但是,太子郭宗训成为大周新皇,这件事情是板上钉钉了,符金环也从皇后升为了太后。

    李同介宣读完皇帝圣旨,双手将圣旨高高举起,转身向郭宗训跪倒,口中说道:

    “恭请新皇接旨,恭请太后接旨。”

    赵匡胤在阶下鼻子没气歪了,哦,原来还是让郭宗训接旨啊,那……

    刚才李同介宣旨时,群臣跪拜,郭宗训却是站着的,在阶上俯瞰群臣百态。

    其实,郭宗训知道,自己也该跪在阶下接旨,但是他正是钻了父皇的旨意没明说让谁接旨的空子,目的就是不想让赵匡胤来宣旨。

    郭宗训走到符金环身边,拉着符金环的手,安慰道:

    “母后,父皇还在呢,父皇只是把皇位传给了孩儿,母后,跟孩儿一起去接旨吧。”

    符金环这会儿是彻底稳定了心神,得知郭荣并未仙逝,心情自然也就没有那么悲伤了。

    “臣妾符金环接旨。”

    “儿臣郭宗训接旨。”

    李同介将圣旨交到郭宗训手中,山呼万岁。

    “恭贺新皇登基,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群臣也跟着一起山呼万岁:

    “恭贺新皇登基,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郭宗训拉着符金环的手,站起身,面对阶下的群臣说道:

    “众爱卿平身。”

    “谢皇上。”

    这……自己现在就成了大周第三位皇帝了?

    郭宗训一时间还有些不敢相信,父皇病逝的消息,在开封,目前只有自己知道,还是那个该死的系统提示他的。

    所以,父皇驾崩消息,必须先保密,自己要趁着这段时间,尽快的掌控整个朝堂。

    还有一件事情,让郭宗训感到了一丝安慰,那就是他手中紧握着的那枚刻着徐光启三个字小令牌,在群臣跪拜之时,已经消失了。

    这就说明,徐光启也在阶下,就在群臣之中。

    以前怎么没有注意到,有徐光启的存在呢?

    不管了,管他是怎么来的,人来了就好啊。

    郭宗训看了看符金环,这个时候,作为太后的符金环先开口向群臣训话才是符合礼制的。

    符金环也在看着郭宗训,心情有些复杂,一夜之间,自己就从皇后变成了太后,而且还可以临朝听政……

    我符金环总算有一件事情超过姐姐了。

    “母后,该您向群臣训话了。”

    “皇上,还是你来说吧,你才是大周天子,母后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啊。”

    郭宗训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符金环这个人,确实是扶不起来,想要跟她联手整顿朝堂,似乎很难。

    “众位爱卿,父皇远在幽州,却将皇位传给了朕,朕的心里不胜惶恐,好在父皇在圣旨中将一切都做了稳妥的安排,朕希望众位爱卿要各司其职,恪尽职守,莫要辜负了父皇对众爱卿的期许。”

    群臣再次齐声说道:

    “臣等必定会各司其职,恪尽职守,向新皇陛下尽忠。”

    郭宗训又看向了赵匡胤,唉……父皇的密旨里,这厮只要老老实实的回京传旨,那就……

    “殿前司都点检赵匡胤接旨。”

    这是新皇要发布继位后的第一道圣旨了,居然是给赵匡胤的。

    赵匡胤也愣住了,这又是什么操作呢?

    心中疑惑,却不敢怠慢,赵匡胤出班跪倒在地,口中说道:

    “臣在。”

    郭宗训整理了一下情绪,说出了他自穿越以来,最不愿意说的一句话。

    “赵匡胤屡立战功,当为我大周肱骨柱石之臣,朕奉太上皇密旨,加封赵匡胤为大周兵马大元帅,总提大周禁军。”

    唉,他娘的,费了半天劲,还是把大周至少一半的军权交到了赵匡胤手里,郭宗训此时,还真是有些欲哭无泪。

    岳飞是大周兵马副元帅,他统领的二十五万悍字军远在幽州,赵匡胤这个大周兵马大元帅,现在手里倒是没啥兵,但是,殿前司的禁军,还是要交到赵匡胤手里的。

    好在郭荣把大周禁军的兵符交给了符金环,赵匡胤能够接触到符金环的机会并不多。

    刚才赵匡胤在朝堂上的一番表现,被符金环看在了眼里,希望这个女人能对赵匡胤保持一些戒心吧。

    赵匡胤可就是喜出望外了,当他听到圣旨中封岳飞为大周兵马副元帅,却没说元帅是谁,想着这元帅肯定就是新皇郭宗训。

    却没想到,太上皇居然留了一个这么大的惊喜给他。

    幸亏自己老老实实的回京传旨了。

    不行,刑部大牢里的那个叫做姚明石的校尉,必须要除掉,一旦让此人说出,我偷偷回过开封……

    赵匡胤现在有些后悔,不后悔那是假的,一手好牌,就因为自己做贼心虚,差点给打成了一副死牌。

    “臣赵匡胤领旨谢恩。”

    群臣也听明白了,太上皇这是给了赵匡胤一个考验,只要他老老实实回京传旨,那就说明他通过了太上皇的考验,一份大礼就由新皇口中送出,也算是对赵匡胤的一种荣宠。

    范质、王溥二人对视一眼,现在他俩已经把魏仁浦排除在外了。

    魏仁浦这厮主动将家族中刊印书籍的权力交出,有了他这个当朝宰辅做表率,让太子郭宗训很顺利的就把刊印书籍的权力收归朝廷,实际上就是收到了郭宗训自己手里。

    太上皇这是正式下旨让我们辅政,辅佐新皇决断朝政。

    太上皇的这道旨意,该如何理解呢?

    辅佐新皇决断朝政,是新皇来决断,还是由我们来决断?

    范质和王溥同时意识到了,这是个翻身的好机会,这段时间,可是被太子给欺负惨了。

    “好了,今日就算是早朝了,众卿家,有本奏来,无本退朝。”

    郭宗训不想继续在这里纠缠,因为,他又听到了系统的提示音。

    “叮……限时残破系统启动,恭贺新皇登基,特赠送抽奖机会一次。”

    能从系统中抽到历史大佬,当然是令郭宗训兴奋的。

    岳飞、魏忠贤、刘伯温、吕四娘,徐光启,现在已经抽到五位大佬了。

    很期待,这回又能抽到谁呢?

    但是,很明显的,无论是范质、王溥,还是赵匡胤,都不想就这么草草退朝。

    “皇上,臣有本奏。”

    又是范质,郭荣御驾亲征刚出发,就是范质跳出来给郭宗训这个监国太子上眼药,这回……

    唉……父皇给自己的紧箍咒啊。

    郭荣留给郭宗训的密旨中,对赵匡胤有安排,老老实实回京传旨,可封大周兵马大元帅,否则,杀之。

    早知道自己就不跟赵匡胤玩儿什么全天候监视了,趁他偷回开封之时,直接将其抓获,杀了就完了。

    但是,郭荣的密旨中交待的很清楚,传旨,封,不传旨或者假传圣旨,杀,在此之前,太子万不可妄动。

    对于范质、王溥和魏仁浦这三位辅政宰相,郭荣在密旨中也有交待,万不可再像之前那样任意贬斥当朝宰相,万不可轻易贬斥朝堂上的文武百官。

    对于符金环,郭荣的密旨中也有交待,那就是,新皇和朝臣有争议时,由太后符金环最终决断。

    郭宗训就不明白了,自己当监国太子期间,父皇对自己是全力支持,这会儿为什么又突然对自己诸多限制了呢?

    这等于是把郭宗训给限制的死死的。

    郭荣驾崩,却秘不发丧,看来不仅仅是要震慑朝臣,似乎,还有震慑郭宗训这个新皇的意思。

    唯一让郭宗训庆幸的是,这些都是密旨,并不需要让群臣知道,要是让他们知道了,那可就真乱套了。

    郭宗训又想到了李同介,李同介身上还揣着一份父皇写给自己的密信,说是要等到他登基之后才可以看。

    看来,所有问题的答案,只能在郭荣留给自己的密信之中了。

    现在当然是不能看的,现在,郭宗训要想办法对付范质之流的反扑了。

    这一个个的,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范爱卿有何事启奏?”

    郭宗训还是身穿着太子朝服,但却已经坐在了龙椅之上。

    他的左手边,坐着太后符金环,这个女人,在郭宗训十五岁亲政之前,都要坐在这里,参与朝政了。

    “皇上,臣所奏之事,跟太上皇的旨意有关,臣身为三相之首,想请问皇上,这决断朝政之责,在皇上亲政前,是否是由三相来帮助皇上完成。”

    好家伙,范质这厮这是直接跟皇上要权力,而且还让郭宗训没法儿驳斥。

    群臣都在等着郭宗训发火儿,都在等着再次看范质的笑话,可是,这回郭宗训还真不敢了。

    至少是此时此刻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