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井不瘦 作品

第一百七十五章 横跨四十载

    慕容云裳既已与诸葛归藏撕破脸皮,自然不会相信这老狐狸那番“肺腑之言”,时刻提防着,见诸葛归藏攻来,倏忽间向后滑去。二人功力本在伯仲之间,但慕容云裳身为女子,先天气力不足,自然不会和诸葛归藏近身肉搏,仗着灵动身法,躲过雷霆一击。

    二人虽为旧识,可一旦彻底翻脸,俱是下手不容情,慕容云裳躲过诸葛归藏拳风之后,不退反进,身法如风,一下闪到诸葛归藏身后,若是乐正方此时在场,肯定会惊讶这身法与翠云山云霄步何其相似慕容云裳本就是百年难遇的武学奇才,之前有幸见过余景芝使过几次云霄步身法,便偷偷记了下来,与松明岛步法融会贯通,自创出一招新步法。

    诸葛归藏却不为所动,好似背后长眼一般,一拧身,顺势踢出一记鞭腿,直扫向前者脖颈。诸葛归藏年过半百,虽近些年走的是三教合一的路数,却与三教中人又有些不同,早年间也是经历过无数次生死战,和三上乩太郎一般,都是以战养战,稳固境界,这类实打实的武夫境界,虽不如三教中人手段那般惊天动地,可贴身近战实力却十分强劲,不容小觑。

    慕容云裳见避无可避,正要硬接下这一脚,岂料诸葛归藏只是虚招,变踢为蹬,踹向后者丹田处。慕容云裳双掌下压,稍稍止住腿势,同时吸腹三寸,想要化解攻势,可即便如此,仍是被巨力踢飞出去,狠狠撞在身后那面墙上,青砖锻造的墙面被撞出一个空洞,四周墙面布满细密裂纹,这一脚势大力沉,慕容云裳虽已将劲力传导到身后墙上,可余力仍是让她感到气息一窒,好在仗着深厚内力,并未受伤。

    慕容云裳悄悄搓着有些发麻的手掌,屏气凝神不敢大意,生怕诸葛归藏又突然暴起发难,可后者也只是站在原地,没有下一步动作,看似在酝酿着下一次攻势,实则不然,诸葛归藏那一脚看似真真切切踢在慕容云裳身上,可他临时变招,自身耗损也是不小,毕竟碰上相同境界的高手,唯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才能占据优势。

    二人曾在共王陵墓中并肩作战过,对彼此的实力都有所了解,修为又在伯仲之间,调整片刻后又斗在一处,诸葛归藏虽占据男子体魄优势,近身更胜一筹,可慕容云裳身法灵巧,每次交手都如同蜻蜓点水一般点到为止,须臾之间难分胜负。

    楼内暗流涌动,楼外刘千言与乩太郎也相互冲杀,双方人马都默契的后撤,并非不愿,实在是不敢插手二人的对决。当世之中,除了刘光磊、余景芝二人外,再无一人敢妄言剑术在刘千言之上,而乩太郎近十年来,稳居天下刀法前三甲,这场刀剑之争,刀罡剑气横飞,旁人若轻易插手,若没有绝高的修为,免不了被二人所伤。

    只见乩太郎提着长刀,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刀狠狠劈下,刀法之快,几乎将天地都劈开,刘千言举剑横挡,一阵火光闪过,双方又拉开一丈距离。乩太郎一刀未果,又提刀冲了上去,身法愈发凌厉,每次出刀也是越来越快,众人只见场中人影幢幢,“锵锵”之声不绝于耳,四周不少内力低微之人只觉头晕目眩,更有甚者体内气血翻涌,“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当场毙命旁人见此情形,纷纷吓得闭眼捂耳,不敢再看。

    相比于乩太郎出刀如雨,刘千言却是落地生根,除了最初一次交手后退一丈外,并未再挪动一步,每次出剑却都能堪堪抵挡住对手招式,他剑意之盛,已颇具乃父之风,乩太郎的刀法无非“快准狠”三字精髓,刀剑本是同源,自己心念所动,每每都能感应出每刀最孱弱处,是以看似刘千言只守不攻,却不知其已立于不败之地。

    突然乩太郎脚下一个踉跄,跌跌撞撞倒向刘千言怀中,后者此刻正专心驭剑抵挡刀锋,冷不防一个人影撞入怀中,相较于一路厮杀攀升境界的乩太郎,刘光磊毕竟出身名门正派,习惯了点到为止的切磋,一时间竟愣了神。岂料乩太郎仅是虚招,趁着刘千言愣神的功夫,一记狠辣的撩刀,前者一着不慎,步法被乩太郎占得先机,若是后撤,虽可躲过这一刀,但乩太郎必定气势如虹,后招不断,刘千言本就略占上风,自然不愿将这大好优势白白送出,一拧身,将这一刀杀招躲了过去,长刀贴着鬓角划过,割断一缕发丝。同时乩太郎一刀不中,身体随着刀锋向前倾进,却是将后背完完全全暴露在刘千言眼前。

    正当刘千言暗自窃喜之际,突然寒芒一闪,乩太郎左手持短刀划过,刘千言胸腹被划出一道一尺来长,深可见骨的伤口,带起一溜血光。刘千言一声惊呼,暗道自己大意,乩太郎本就以双刀术闻名,自己久战之下竟忘了防备,情急之下,以剑柄狠狠砸在乩太郎后心上,二人各退一步,拉开距离。刘千言胸口衣衫被染红,面如金纸,乩太郎也不好过,被剑柄狠狠砸中,体内气机如翻江倒海一般。首发网址

    庐州城外,慧灵战意高昂,而身前的花无颜却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嗤笑道:“你这和尚忒不识好歹,花某若一心想走,凭你几人如何拦得住我”慧灵周身金光闪闪,如佛陀降世,说道:“既然施主不愿搏命,又何必与小僧为难,速速退去,别耽误了正事”花无颜只是冷笑。

    慧灵怒极,大

    慕容云裳既已与诸葛归藏撕破脸皮,自然不会相信这老狐狸那番“肺腑之言”,时刻提防着,见诸葛归藏攻来,倏忽间向后滑去。二人功力本在伯仲之间,但慕容云裳身为女子,先天气力不足,自然不会和诸葛归藏近身肉搏,仗着灵动身法,躲过雷霆一击。

    二人虽为旧识,可一旦彻底翻脸,俱是下手不容情,慕容云裳躲过诸葛归藏拳风之后,不退反进,身法如风,一下闪到诸葛归藏身后,若是乐正方此时在场,肯定会惊讶这身法与翠云山云霄步何其相似慕容云裳本就是百年难遇的武学奇才,之前有幸见过余景芝使过几次云霄步身法,便偷偷记了下来,与松明岛步法融会贯通,自创出一招新步法。

    诸葛归藏却不为所动,好似背后长眼一般,一拧身,顺势踢出一记鞭腿,直扫向前者脖颈。诸葛归藏年过半百,虽近些年走的是三教合一的路数,却与三教中人又有些不同,早年间也是经历过无数次生死战,和三上乩太郎一般,都是以战养战,稳固境界,这类实打实的武夫境界,虽不如三教中人手段那般惊天动地,可贴身近战实力却十分强劲,不容小觑。

    慕容云裳见避无可避,正要硬接下这一脚,岂料诸葛归藏只是虚招,变踢为蹬,踹向后者丹田处。慕容云裳双掌下压,稍稍止住腿势,同时吸腹三寸,想要化解攻势,可即便如此,仍是被巨力踢飞出去,狠狠撞在身后那面墙上,青砖锻造的墙面被撞出一个空洞,四周墙面布满细密裂纹,这一脚势大力沉,慕容云裳虽已将劲力传导到身后墙上,可余力仍是让她感到气息一窒,好在仗着深厚内力,并未受伤。

    慕容云裳悄悄搓着有些发麻的手掌,屏气凝神不敢大意,生怕诸葛归藏又突然暴起发难,可后者也只是站在原地,没有下一步动作,看似在酝酿着下一次攻势,实则不然,诸葛归藏那一脚看似真真切切踢在慕容云裳身上,可他临时变招,自身耗损也是不小,毕竟碰上相同境界的高手,唯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才能占据优势。

    二人曾在共王陵墓中并肩作战过,对彼此的实力都有所了解,修为又在伯仲之间,调整片刻后又斗在一处,诸葛归藏虽占据男子体魄优势,近身更胜一筹,可慕容云裳身法灵巧,每次交手都如同蜻蜓点水一般点到为止,须臾之间难分胜负。

    楼内暗流涌动,楼外刘千言与乩太郎也相互冲杀,双方人马都默契的后撤,并非不愿,实在是不敢插手二人的对决。当世之中,除了刘光磊、余景芝二人外,再无一人敢妄言剑术在刘千言之上,而乩太郎近十年来,稳居天下刀法前三甲,这场刀剑之争,刀罡剑气横飞,旁人若轻易插手,若没有绝高的修为,免不了被二人所伤。

    只见乩太郎提着长刀,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刀狠狠劈下,刀法之快,几乎将天地都劈开,刘千言举剑横挡,一阵火光闪过,双方又拉开一丈距离。乩太郎一刀未果,又提刀冲了上去,身法愈发凌厉,每次出刀也是越来越快,众人只见场中人影幢幢,“锵锵”之声不绝于耳,四周不少内力低微之人只觉头晕目眩,更有甚者体内气血翻涌,“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当场毙命旁人见此情形,纷纷吓得闭眼捂耳,不敢再看。

    相比于乩太郎出刀如雨,刘千言却是落地生根,除了最初一次交手后退一丈外,并未再挪动一步,每次出剑却都能堪堪抵挡住对手招式,他剑意之盛,已颇具乃父之风,乩太郎的刀法无非“快准狠”三字精髓,刀剑本是同源,自己心念所动,每每都能感应出每刀最孱弱处,是以看似刘千言只守不攻,却不知其已立于不败之地。

    突然乩太郎脚下一个踉跄,跌跌撞撞倒向刘千言怀中,后者此刻正专心驭剑抵挡刀锋,冷不防一个人影撞入怀中,相较于一路厮杀攀升境界的乩太郎,刘光磊毕竟出身名门正派,习惯了点到为止的切磋,一时间竟愣了神。岂料乩太郎仅是虚招,趁着刘千言愣神的功夫,一记狠辣的撩刀,前者一着不慎,步法被乩太郎占得先机,若是后撤,虽可躲过这一刀,但乩太郎必定气势如虹,后招不断,刘千言本就略占上风,自然不愿将这大好优势白白送出,一拧身,将这一刀杀招躲了过去,长刀贴着鬓角划过,割断一缕发丝。同时乩太郎一刀不中,身体随着刀锋向前倾进,却是将后背完完全全暴露在刘千言眼前。

    正当刘千言暗自窃喜之际,突然寒芒一闪,乩太郎左手持短刀划过,刘千言胸腹被划出一道一尺来长,深可见骨的伤口,带起一溜血光。刘千言一声惊呼,暗道自己大意,乩太郎本就以双刀术闻名,自己久战之下竟忘了防备,情急之下,以剑柄狠狠砸在乩太郎后心上,二人各退一步,拉开距离。刘千言胸口衣衫被染红,面如金纸,乩太郎也不好过,被剑柄狠狠砸中,体内气机如翻江倒海一般。首发网址

    庐州城外,慧灵战意高昂,而身前的花无颜却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嗤笑道:“你这和尚忒不识好歹,花某若一心想走,凭你几人如何拦得住我”慧灵周身金光闪闪,如佛陀降世,说道:“既然施主不愿搏命,又何必与小僧为难,速速退去,别耽误了正事”花无颜只是冷笑。

    慧灵怒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