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迟迟 作品

第126章 夜场办公楼

    按照远近顺序,应骄两人首先检查了仓库。

    辉耀涉及到的设施很多,需要储存的东西也很多,是以仓库建得特别大。

    到了之后,应骄两人没发现什么防探查设备,就知道入口应该不在这里。不过,保险起见,陆原还是用小型探测器检查了一下。

    陆青阳做的探测器非常好使。

    不出半小时,近一千平米的巨型仓库就被扫描完毕。

    果然没有。

    下一个地方是老板办公室。

    那里离仓库有点远,不过离厨房那边倒是挺近。应骄两人看了看周围,想找找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交通工具。很快,他们发现了一辆要往厨房运送食材的运输车。

    好机会。

    两人对视一眼,十分利索地躲了上去。

    上去之后,应骄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她仔细检查了下,发现里面有运送生肉——这倒是能解释味道的来源。

    “怎么了?”

    陆原用眼神询问应骄。

    他的嗅觉没有应骄灵敏,没闻到那丝浅浅的味道。

    “没什么。”

    应骄轻轻摇头。虽然没发现有什么不对,但还是决定一会老板办公室要是没问题就去厨房看看。

    在运输车路过办公大楼的时候,两人十分灵巧地跳下了车。

    夜场的办公大楼戒备森严。

    除了各个地方都安装有先进的监控警报外,还有密密麻麻的保镖到处巡逻。

    这大楼,不好进。

    陆原和应骄在隐蔽处观察了好一会,也没发现有什么缺口可以让他们悄无声息地溜进去。

    没有缺口,应骄就准备制造一个缺口。

    他们先找到一个守卫相对较少的角落,然后应骄递给陆原一小片药。

    这是盛凌准备的药,两人一人吃了一片。

    药片作用效果很快。

    半分钟后,应骄打开一管药剂,小心把它丢到一群保镖中间。

    “什——”

    最警觉的保镖都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人就倒地上了。

    “砰砰砰——”

    不出两秒,这一片的保镖全倒了。

    这药的效果只有两分钟,应骄和陆原抓紧时间溜了进去。

    两分钟后,保镖们站了起来。所有人的脑子都短

    暂地迷愣了一瞬,再次回神之后,他们已经站定。

    虽然意识恍惚了一下,但没人发现任何异常——他们每个人都如往常一样,兢兢业业地守在岗位上。

    ……

    夜场的办公楼建得十分奢华。

    不仅如此,它的安防设施也做得十分出色。

    应骄两人一进去,就看见了不下十个监控设备——这还只是表面能看到的,那些隐藏起来的只会更多。

    这阵势让应骄忍不住看了一眼手上戴着的小圆环。

    ——感谢小陆他爸做的屏蔽器。

    楼里面的保镖不是很多,两人谨慎一点就可以躲过。

    老板办公室在四楼。

    两人走了楼梯。

    四楼一整层都是老板的办公区,两人摸上去之后,小心打开了老板办公室的门,没有弄出半点声音。

    “那一批的身份已经核实了,是军部的人。”

    “处理掉?可那里面有个人是3……”

    “好的,我知道了。一会我就让人去办。”

    “是,我会的。”

    “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

    “我会让人密切监视的。”

    “撤离已经在准备了,大概还有三天的时间就能全部搬走。”

    “是,好的,我知道了。”

    通讯挂断之后,里面的人点燃了一根香烟。

    香烟是一百年前在星际流行过的东西,不过自从原料种植基地被虫族摧毁之后,就很少有人抽这玩意了。

    一根过后。

    那人立马起身,准备亲自带人去把黑市里关着的那批“材料”给解决掉。

    “咔哒~”

    有人进来了。

    应骄两人赶紧找地方隐蔽起来。

    听到有人不打招呼就进来,那人正要发怒。扭头一看,来人是叶熏,当即转怒为喜,“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让你不要随便进我的办公室?”

    “我要回去。”

    叶熏神色冷淡,眉眼间又带了一丝傲气。

    娄献喜欢的就是这股傲气,所以允许她稍微任性一点。

    “不是说了,明天就要办婚礼,你今天回去做什么?”娄献说着,伸手想要抱叶熏。叶熏冷着脸,没动。

    “下月。”

    叶熏言简意赅,但娄献知道她说得是原本定了下月结婚

    。

    娄献轻轻一笑,语气略带安抚:“突然发生了点意外,我准备早点结婚。”

    “不可以。”

    叶熏说完,就跟冰块一样,一动不动,让娄献有点不喜。

    他低头想要亲一下美人,美人眼里无悲无喜,她不闪也不躲,只冷漠着,无声地拒绝。

    这就没意思了。

    娄献轻轻发出一丝嗤笑,再开口时,声音里带了一丝威胁:“我记得,你好像有个哥哥,叫许又,是吗?”

    提到许又,叶熏终于有了点别的反应。

    她冷冰冰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愤怒,这让娄献非常痴迷。

    他低头,在叶熏颈间嗅了嗅。

    一脸沉醉。

    “你最好听话一点。毕竟,我可不是叶昌成那样的废物,连一个y9星的小混混都不敢动手解决。”

    叶熏的眼里终于染上了怒火。

    看得娄献越来越喜欢。

    “对,就是这样。”他露出欣喜的神色,将叶熏抱在怀里:“就是这样,这样才美。”

    “我要回去。”

    叶熏还是这句话。

    “不行。”娄献一口拒绝:“我一会去要黑市办点事,你就待在楼上,哪儿也不许去。”

    “我要回去。”

    “不行。”

    娄献的态度十分坚决。

    叶熏便不再重复那句话,冷冷看了他一眼后,立即转身离开。

    娄献忽然想起这人被叶昌成严加看管还能逃出去四次的事。

    “等等。”

    娄献一把将叶熏扯了回来:“你跟我一起去黑市。”

    “不去。”

    “不去?你确定?”

    娄献松开她,把昨晚特意让人拍摄的角斗场照片投影出来:“看到了吗?要是不想让许又成为下一个,就听话一点。”

    昨晚叶熏被威胁着看完了后面所有比试。

    尽管她内心坚韧,但也会对那些场面感到不适。

    娄献看着投影上输掉的人,表情非常愉悦:“你觉得,你哥哥会赢吗?”

    当然不会。

    叶熏深知这一点,所以她只能妥协。

    等两人离开办公室之后,应骄他们才缓缓现身。

    “情况不妙。”

    “嗯。”

    刚才娄献的话已经很明显了。

    连骁他们被关在黑市。

    这情况,非常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