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澜子墨 作品

第1819章 帮我确定一件事儿

    “叶睿,你在干什么?”

    白廷议对这个儿子还是很看重的,先不说立爷对这个孩子的态度如何,就单凭他是自己的儿子,白廷议就小心翼翼的养育着,如今一进屋就看到叶睿把手放在孩子肾部的位置上恩压着,不由得急了眼,快速上前想要和叶睿动手,却听到叶睿冷冷的说:“不想他死就老实站在那里。”

    “别动!”

    立爷对叶睿的话视若圣旨,自然看到白廷议的举动之后快速的呵斥了他。

    他对白廷议是一点面子都不留,周围很多都是保镖和下人,立爷的呵斥是那么的大声,那么的理所当然,况且还是当着叶睿的面,白廷议的眸子不由得红了几分,却还是停下了脚步,眼睁睁的看着叶睿在孩子身上摸索着,恩压着。

    叶睿才不管白廷议怎么想呢,仔细的给孩子检查了一番之后,脸色有些凝重。

    “你们还是准备后事吧。这孩子多项器官衰竭,就算是患了肾脏也未必能够活下去。”

    立爷一听,整个人都着急起来。

    “叶医生,只要你能救我孙子,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对于立爷来说,孙子就是他的全部了。

    白廷议也紧张起来,看着叶睿说道:“叶医生,刚才是我不好,你别往心里去,只要你能出气,你打我骂我都可以,但是请你看在孩子还小的份上救救他吧。”

    叶睿是个医生,虽然不喜欢立爷和白廷议,但是对于一个小孩子他还是狠不下心的。

    稚子无辜啊。

    “我要你们去自首,把这些年做的那些破事儿交代清楚,以此来救这个孩子,你们也答应吗?”

    叶睿淡淡的说着。

    立爷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而白廷议却沉默了。

    叶睿看了一眼白廷议,唇角微微扬起一抹讽刺。

    “看吧,你们又舍不得手里的财富地位,又想着不受报应的救活这个孩子,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呢?”

    叶睿才不管他们会怎么想,反正现在是不可能把他给怎么样的,毕竟他是孩子最后的希望了。

    从刚才的探视来看,这孩子没少受罪,估计立爷也轻了很多医生过来给孩子诊治,不过都是庸医过多,孩子平白受苦罢了。

    如今他们把所有的希望放在他的身上,叶睿自然是有恃无恐。

    立爷的脸色很难看,却又正如叶睿所料的不感动他,气呼呼的对一旁的保镖说:“带叶医生先下去休息。”

    “是。”

    周围的保镖顿时围了上来。

    这哪里是请?

    分明就是胁迫和囚禁!

    不过叶睿却无所谓的笑着说:“你们最好想清楚,这孩子时间不多了。”

    说完这话,叶睿直接抬脚走了出去。

    叶梓安在视频这边看得清楚,叶睿被软禁了。

    他快速的查询叶睿的方位地址,没多久就查到了位置,但是那边的信号突然中断了,屏幕上瞬间变成了一片雪花。

    看来叶睿被待下去的房间有信号屏蔽。

    叶梓安快速的起身就要出去,却在门口被保镖拦下了。

    “二少,你不能出去。”

    “滚开!”

    叶梓安知道叶睿的身手,但是知道是一回事,叶睿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他就不能不管。

    如今那个所谓的立爷还不知道怎么对待叶睿呢,他绝对不能再这里坐以待毙。

    保镖有些发憷叶梓安的身手,却想到了叶睿的嘱咐,不得不硬着头皮说:“二少,大少说了,不能让你出去,外面的人都在找你,你出去就是活靶子。况且你失踪了才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到时候大少寻找的肾源才能悄无声息的运到医院里面去,让萧医生主刀给萧小姐手术,这不是二少一直希望的吗?”

    叶梓安顿时楞了一下。

    “肾源?肾源不是被盗了吗?”

    “大少重新找到了肾源,最迟明早就到了。二少,我们都知道你担心大少和萧小姐,可是现在你就是一个靶子,出去的话不管做什么都会被人盯着的。只有找不到你,他们才寻找不到方向。这是大少的原话。”

    保镖冷汗涔涔,他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和叶梓安说话。

    叶梓安顿时有些郁闷了。

    这是叶睿设的一个局,可惜他才刚刚识破。

    叶梓安不能不管萧韵宁,但是也不能不管叶睿的安慰。

    他回到了房间,快速的上网,找到了傅晞宸。

    “让你查的事情有眉目了吗?”

    傅晞宸看着刚查出来的资料,连忙说道:“有了,这个立爷叫程立业,是个通缉犯,不过这些年一直没抓到他,很久之前参与过军火走私案,走私的是我们军区的军火。”

    “军区的军火?没有熟人里应外合是绝对拿不到军区的军火的,搞清楚是谁再和他做交易,重点从杨参谋入手。”

    叶梓安想到杨悦,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傅晞宸却有些微楞。

    “杨参谋?我们组的杨峰不是杨参谋的儿子吗?”

    “是他。”

    叶梓安的声音有些沉重。

    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居然有可能成为背叛国家背叛信仰的罪人,他的心里不是很好受。

    傅晞宸那边也沉默了。

    叶梓安出任务的时候枪被人动了他是知道的,一直都不敢相信是自己人做的,但是现在叶梓安那么清楚地点出了名字,他就算是想做个鸵鸟都做不成了。

    傅晞宸的心肠很软,叶梓安一直都知道,那边短暂的沉静让叶梓安明白,傅晞宸现在的心情怕是不好受。

    “别掺杂个人感情,有些事必须要面对。”

    “是,老大。”

    虽然叶梓安退役了,但是傅晞宸还是下意识的称呼他为老大,这一次叶梓安也没有纠正。

    他看着外面的天色,低声说:“老傅,帮我确定一件事儿。”

    “老大,你说。”

    “帮我查一下我哥叶睿是不是被墨叔安排了什么任务?或者说我哥是不是入了国家安全局之类的部门,你知道的,这些资料属于sss级的机密,我现在已经退役了,再黑进去不太合适。”

    叶梓安这话说的傅晞宸的嘴角有些抽。

    感情你老大黑了安全局的系统不合适,我一个在职军官黑了就合适了?

    不过这话傅晞宸是没勇气在叶梓安面前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