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下大雨 作品

第228章 莫名其妙的香味

    甘昊这时也已经转过身来,听着少女像是哄小孩一样的哄着方成,不由得暗暗的有些好笑。

    可是,下一刻,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方成突然口吐白沫,晕过去了。

    想都没想,少女直接动作迅速的给方成喂了一颗绿色的小药丸。

    这粒药丸可不简单,比一般的疗伤丹药要珍贵的多的多。

    就是自己受到了重伤,少女也没有用,现在,反而毫不犹豫的给方成喂了,可见她的真心。

    甘昊沉默了一瞬,对于少女的这份痴心,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也许这就是爱吧。”

    这么一想,好像自己一直是单身啊,而且貌似少女比他微微的好上一点。

    至少有个爱的人,而他就悲催了,完全没有爱的人。

    陈翔和白宇很快就赶到了,可是他们却看到少女正在不顾一切的向着方成体内输送元气。

    旁边的两个人也是如此。

    陈翔仔细的一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心里对于同意紫涵把方成带出来的决定已经开始后悔了。

    然而,后悔也没用了,方成已经晕过去了,而且口边还有不少的白沫,真的可以想象的到,方成经历了什么。

    可惜,他也知道,猜不对,索性不再猜。

    “你们快别输元气了,方兄这个样子,他不是缺元气,休息一会儿就好了。我们把他带回去吧。”

    几人闻言立即停止了输送元气。

    在几人之中,也就陈翔还懂一些岐黄之术,其他人都是个半吊子,只是前阵子,疯狂的看了一堆医书而已。

    所以,对于陈翔说的,几人还是比较认可的。

    几人手脚麻利的将方成送回他的房间,看着他的呼吸渐渐地均匀起来,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紫涵,你在这照顾他,这次可是不能让你们去玩了!”

    陈翔义正言辞,神色郑重,十分严厉的对着少女交代。

    方成晕过去,这种事情,直接让他们的心悬了起来,实在是经不起太多的刺激了。

    陈紫函也明白这个道理,微微一笑,老老实实的点点头,答应了这个要求。

    第二天到来,少女正在半寐半醒间,突然感觉手好像被什么东西蹭着。

    慢慢的睁开眼睛,第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大脸。

    此时,这张脸面带微笑,神色中满是溺爱。

    少女先是一愣,随后迅速的抽出了手,看着方成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突然,手一痛,少女立即清醒过来,眼前哪里有什么微笑,有的虽然是方成的大脸。

    只是不知道这家伙睡觉就睡觉,竟然抱着她的胳膊不知道想干什么。

    不过……

    “他真的……让我感觉好亲切,真的,好亲切……”

    低声呢喃着,少女慢慢的靠近方成。

    轻轻的吻了一下,少女立即脸色通红,就准备起身离开方成。

    可是,方成的力气也不小,她没有能够成功。

    而且,方成依旧睡得死死的,没有一点要苏醒的迹象。

    少女很无奈,不知道该怎么办,索性,再次深深的吻了下去。

    “反正你也看不见,就让你占个便宜好了。”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方成神识海中还有其他“人”存在。

    空门迅速的对她做了全面的扫描,确定了没有任何的恶意后,这才让她靠近。

    此时,沉迷恋爱中的少女丝毫没有注意到,原本已经走到了门口的陈翔。

    看着自家妹妹这么干,陈翔突然有些酸了,有一种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

    “没了,就这么没了。”

    他是真的没想到,自己的妹妹真的已经爱上了方成这个一穷二白的小子。

    他原本还在幻想自己的妹妹以后会嫁给谁,可是,现在,他的幻想,破灭了!

    心里莫名的出现了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可是随机一想,要是自己的死党白宇知道了这件事凭会是什么反应。

    陈翔已经开始忍不住的想笑了。

    自家这小妹妹也算是找了个归宿,不过,他却下意识的忽略了方成会不会接受的问题。

    这几天,他也时不时的回到大山那里看看那里的动静。

    依旧是没有丝毫的改变。

    如果非要说有,那就是那里的防护好像更加薄弱了一些。

    而且,让人无语的是,哪里的阵法竟然越来越兴奋,雷电一道道不要钱似的向着宫殿劈去。

    这几天,甘昊得修为终于从神下初期晋级到了神下中期,目前算是几人中最强的一人了。

    自然,方成不算在四中,他要是爆发了,就是十个神元境界的强者过来,都不够他杀的。

    几人明白这个道理,越发的坚定了拯救方成的信心。

    在这几天的时间内,方成也终于醒了过来。

    只是让他有些郁闷的是,不知道为什么,鼻子边总是萦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

    几天的时间,方成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唯一没有恢复的,也就只有记忆了。

    说来有一件事情倒是让众人百思不得其解,甚是疑惑。

    说方成失忆不对,还记得少女的名字,但是,其他人的名字,他一律不记得。

    各种方法用了,就是没有效果,可是,说他没有失忆,他又不记得很多事情。

    几天来,几人轮流讲述着他曾经的事迹,可是方成就像是听故事一样,反应平淡,就好像那不是他干的一样。

    又过了几天,方成还是老样子,唯一让众人欣慰的一点是:

    方成已经可以把他们讲的那些事迹倒背如流了,不是他们讲故事,而是他们变成了听故事。

    陈翔无语,甘昊、甘雨无语,白宇无语,就连少女也是无语了。

    可是,他们都还在努力的坚持,虽然不知道这种坚持有没有用,但是,方成还是十分的感动。

    通过他们的讲述,虽然有一股难言的陌生感,但是,讲的多了,他也有了一丝熟悉的感觉。

    然而,此时,大山山顶上……

    黄衣少年站在透明的保护膜前,一语不发,面色冷漠的看着正在摆弄阵法的几人。

    “方林,还需要多久才能破开阵法?!”

    被叫做方林的少年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想了想道:

    “两天吧!”

    方云点点头,随即将目光放在了宫殿上,眼神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