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香 作品

第六百五十九章 回归童真

    助理欠欠的凑过来插了句:“那蓝莓得是化过妆的脸。”

    蓝莓抬腿对着他屁股就是一脚:“好意思说我,你俩穿的跟小学生春游似的。”

    林一杰指尖勾着小黄帽转了两圈:“你懂什么,这叫回归童真。”

    朋友撇嘴:“那明明叫傻。”

    蓝莓本来要扑上去跟助理一决高下,抬头就看到蒋邵川的车停在了道边,等车里的人下了车,一旁的朋友愣了几秒就开始笑。

    “哎,那边那四个来错场地了吧,拍爸爸去哪儿可不在这。”

    林一杰抱着胳膊朝他们扬了扬下巴:“蓝莓,这才是小学生春游。”

    朋友靠着车门:“这哪是小学生,明明是幼儿园。”

    他仔细看了一眼大橙子上面醒目的logo,乐了:“还真是幼儿园的啊。”

    蓝莓瞪大眼睛跑过去,围着两大两小转了一圈:“你们四个废物利用啊?”

    蒋邵川看了看自己和大宝的白色大橙子t恤,又看了看宋芙和林小小的橘色大橙子t,冲着蓝莓耸耸肩:“这不挺好的么,辨识度高。”

    “就是”宋芙给大宝调整着姜黄色背带裤的背带:“而且还特有整体感。”

    林梦坐在朋友那辆军车的副驾上翻了个白眼:“谁跟你有整体感,再说就你们四个穿一样的哪叫整体感啊。”

    旁边的人把给两个小孩拿的小椅子搬上车,瞄了两眼这边:“哟,这还搭配着穿的呢。”

    宋芙橘t套了个黑底橘花的长袖衬衫,蒋邵川白t套了个黑底绿纹的短袖衬衫。

    俩小的一个白t黄背带裤,一个橘t黑背带裤,不过话说回来,好像就只有衣服上的大橙子很整体。

    助理扯着俩小孩撒丫子的跑一圈,累的呼哧呼哧的凑过来:“要我说就一家四口既视感,俩大俩小配的跟情侣装似的。”

    朋友一把捞起冲他跑过来的大宝,拎着转了一圈:“那不是爸爸去哪儿了,是我们结婚了。”

    蓝莓揽着宋芙走过来:“这还有俩小崽儿呢,我看应该是‘爸爸去哪儿结婚啊’。”

    然后被宋芙捏着后脖子:“来劲了是不是?”捏的蓝莓一个劲儿的仙子妈妈的叫,愣是给捏服了。

    朋友笑的差点从车子后座翻下来,还特应景的哼着:“老爸,老爸,我们去哪里呀。”

    前面的林梦顺嘴接着:“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呀~”

    蒋邵川边往车里搬食材边逗他:“林梦,我今儿才觉得你这鼻音很性感啊。”后者还嘚瑟的彪了个高音。

    宋芙被他那发闷的高音震得太阳穴突突:“你一病号来凑什么热闹。”然后伸脖子凑过来:“我怎么感觉你感冒严重了呢?”

    “没啊,一直都这样。”林梦吸了吸鼻子,敲了两下窗框:“再说感冒就得多运动,折腾两圈说不定就好了。”

    宋芙刚想说什么,就听到大宝和林小小扯着嗓子叫他,赶忙应了一声,给林梦扔了句:“你就跟我扯吧,按时把药吃了。”

    林梦拉着长音:“知——道——了。”

    城东边的度假村刚开不久,占地面积没多大,不过胜在环境好,依山傍水的着实有很大优势,票价确实也不低,能往公司一沓子一沓子的送,也是很有诚意了。

    虽然是周末,但毕竟消费层次比较高,度假村没有多少游客,基本上都是以家庭为单位出来玩玩,十几口人在湖边支个帐篷,弄点烧烤野味,算是趁周末落个轻松惬意。

    十几个人把车里的东西都折腾到租好的场地就开始分工,撑帐篷的撑帐篷,烤串的烤串,劈柴的劈柴,看孩子的看孩子,感冒的,还是要注意身体啊!

    蓝莓一掌拍开宋芙想去烤串的手:“你给我打住啊,你这一上手树林子都得被烧秃了,去溪边洗水果去。”

    宋芙一脸不乐意的拎着果篮往溪流边走,途中还凑上去帮忙劈柴,劈了两下后朋友和旁边的人就拎着斧子跑了老远。

    说她不是劈柴分明是砍人,旁边的人还意味深长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压力让你的想法很危险啊bro。”

    林一杰和朋友一会儿就支好了一个帐篷,那边的朋友和蒋邵川俩人捣腾半天也没弄好,林一杰上去帮忙还被憋帐篷里差点没出来,朋友倚着树一顿乐呵,然后被蓝莓支使到溪流那帮宋芙洗水果。

    蓝莓抹了把额角的汗渍,跟一旁削土豆的林梦感慨:“这一帮大老爷们儿,没一个让人省心的,还不如小孩。”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助理的大嗓门:“大宝!毛毛虫不能吃!”

    “林小小不许爬树!趴地上也不行!”

    “杰哥!带我走吧!”

    林梦把削好的土豆扔进装水的盆里:“蓝老师这脸打的啪啪的。”

    蓝莓翻了个白眼:“谁能带我走啊。”

    宋芙蹲在湖边,把果篮浸水里洗着水果,眼角余光瞥到朋友朝这边来,双手搭着膝盖转头看他:“故意的吧,我这都快洗完了您老才过来。”

    朋友笑着在她旁边的石头上坐下:“那可不是,只能说你干活效率高。”

    “你就贫吧。”宋芙把装提子袋子装满溪水,小心的在袋子下面掐了个口把水漏出去,还一脸得意的瞥了眼朋友。

    后者毫无灵魂的拍了拍手:“哇哦,真聪明。”宋芙作势要把果篮扣他脸上。

    “对了,宋芙。”朋友正色叫他,宋芙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朋友伸手帮他接住顺着溪流往下滚的几个桃子:“我那天跟蓝莓一起去看了。”

    宋芙洗水果的手一顿,带着诧异抬头看着他:“怎么了?”

    朋友有些愧疚的挠了挠后脑:“抱歉,你也知道我们的关系,有事瞒着他,我心里很过意不去。”

    宋芙莞尔一笑:“不是啊,我家里的事蓝莓差不多也都知道了,我只是怕他多想,毕竟有些事情他嘴上不说,心里肯定还是犯着膈应。”

    “今天跟你说就这事儿也差不多是这个原因。”

    朋友看着溪流对面的一片绿意盎然,他看了看周围的风景,突然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