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北眉南 作品

第69章 李昌辅落败

    太后高坐在御座之后,始终一言不发。

    剩下的几位御史都看向御史中丞杜仲生,今日御使大夫李昌辅仍旧称病没有上朝。

    杜仲生抬头看了一眼珠帘后的太后,心里也有些没底,硬着头皮出列道:“娘娘,我大圣朝确实没有言官因言获罪的,还望娘娘能饶恕陈御史。”

    太后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坐在那里一动未动。

    群臣中也有人陆陆续续出列,是劝太后息怒,让她饶恕御史,这些人都是李家一派的。

    太后终于说话了,压抑着怒火的声音听起来比平常要低沉许多,“帮他求情的诸位,都是认为哀家妇德有亏,该下罪己诏的?”

    面对气怒中的太后的质问,那几位出列的大臣面面相觑了一眼,谁也不敢开这个口。

    太后的目光慢慢扫了一圈,问道:“还有谁,与那位陈御史一样的想法的?”

    没有人站出来。

    太后点了点头,淡声说:“看来我大圣朝也不全是那眼盲耳聋的愚人,光凭民间的几句流言就要当朝太后下罪己诏,简直可笑。”

    这时,又有人站了出来。

    太后看了过去,那人却道:“娘娘,臣非御史,今日却要斗胆弹劾御使大夫李昌辅为一己之私欲,独揽御史台弹劾之权,将这天下喉舌掌与他一人之手,诬贤良,陷忠臣,排除异己,任意妄为,其心可诛!”

    太后听他说完,心中的气顿时顺了不少。虽然这人不是他安排的,但是每一句都符合她的心意。

    李昌辅确实其心可诛!

    御史台的人这几年横行惯了,只有他们弹劾人的份,没想到今日还有人站出来弹劾他们,御史中丞杜仲生立即站了出来,与那人辨了起来。

    而太后自一开始发了一通脾气之后,便不怎么开口说话了,任由那两方争吵。太后冷静下来之后也立即明白了,这弹劾李昌辅的人既不是她的人,那必是李家的政敌。

    太后打算暂做壁上观,两不相帮。

    可是太后是这样想,其他朝臣却以为与御史台争锋相对的人是太后安排的。太后气怒李昌辅之所为,便也对御史台还以颜色,目的就是不想让御史台今后还有弹劾太后甚至皇帝的权利。

    若是平时,很少有人能辩得过御史,今日或许是因为李昌辅没有在场,又或许是太后刚刚那一顿脾气发得起了震慑的作用,今日御史台竟然有颓败之势。

    双方吵到了散朝,都没有吵出来个结果。

    但是各方势力在这场争吵中的态度却很值得玩味,包括太后在内的其他世家一派的人,竟然没有一个站出来为御史台说话。

    这一态度,似乎预示了这场政争的结果。

    朝堂上连吵了两日之后,李昌辅终于在家待不住了,上朝来了。

    李昌辅上朝之后,先是告了罪,说怪自己因病临时将台中事物交给了下属,才出了陈御史弹劾太后的那场闹剧。

    太后的父亲萧士冠在下方连连向太后使眼色。

    李昌辅昨日去了萧家与他商谈了许久,两人已经暂时达成了某种约定。萧家原本也生气李家对萧太后发难,但是李昌辅答应给出的补偿让萧家十分满意。

    太后的母亲李氏原本昨日想要进宫见女儿一面的,可惜太后临时有事去了勤政殿,母女两人没有见上面,李氏只留下了一封信让侍女转交给太后。

    太后看着李昌辅那装作谦卑,实则有恃无恐的姿态,之前已然压下去不少的怒火再次燃起,她直接无视了萧士冠的暗示,看向两位辅政大臣。

    “此事已经争论多日,尚无结果。两位大人以为,此事该当何论呢?”

    宋则笑眯眯地将球踢给了虞舜臣,“虞大人以为呢?”

    虞舜臣清冷的声音在朝上响起,“太祖皇帝曾言‘台中无长官’。若是弹事必得长官允许,那若是有一日御史大夫自己犯了错,御史弹劾之前也要先请示御史大夫不成?御史,乃是人君之耳目,而非御史大夫之耳目。”

    杀人诛心,虞大人可真敢说啊。

    他就差指着李昌辅骂他争夺君权了。众人不由朝着虞大人投来了钦佩的一瞥。

    就连宋则都神色复杂地看了虞舜臣一眼。

    太后看着虞舜臣,抑制不住地扬起了嘴角。

    李昌辅的脸色却彻底阴沉了下来,他看向虞舜臣的目光,深沉难测。

    “宋大人?”太后再次问宋则。

    宋则知道自己这次不能再和稀泥了,他想了想,肃然道:“虞大人言之有理,按我朝旧制,御史弹事,本就无须大夫肯准。御史台的规矩该改改了。”

    两位辅政大臣的话,终止了这场争论。

    太后下旨,从今往后御史有权在朝上直接弹劾官员,御史大夫不得干预。

    李昌辅自始至终阴沉着脸,一言不发。散朝之后,拂袖而去。

    萧士冠在散朝之后再次求见太后,这回太后终于接见了他,不是在太后寝宫,而是在勤政殿。

    萧士冠见到女儿,便道:“娘娘,李家本已与萧家达成了约定,李昌辅已然一退再退,又何必咄咄逼人,非要让他下不来台?”

    萧太后淡声说:“李家与萧家达成了什么约定,本宫为何不知?”

    萧士冠正想说李家给出的条件,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皱眉看向太后。

    萧士冠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许久没有好好看过女儿了。

    萧太后尚在闺中的时候,除了少年时一段短暂的不驯,其他时候都算得上是一位循规蹈矩的大家闺秀,她任何事都听从家族的安排,也从不反驳长辈的决定,始终将家族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萧士冠如今再看向端端正正地坐在上首的女儿,终于察觉到了一丝陌生。

    “太后,是何意?”萧士冠沉声问道。

    萧太后有些疲倦地按了按自己的眉心,说道:“我进宫前,祖父曾对我说了一番话,他说我生是萧家的女儿,行事便当以萧家的利益为重,以前如此,今后也还当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