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凉人 作品

第419章 订婚了

    今天是霍子彦和白洛洛订婚的日子。

    霍家上下一早就开始准备了。

    老爷子穿的十分精神,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一大早就和霍父一起查看宴会的各种准备事宜。

    经过昨天吴家的那些糟心事,两人对今天的宴会都十分重视,不能让一些不坏好意的人钻了空子,要是像昨天吴家那样,闹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恐怕霍家很长时间都抬不起头了。

    霍母是女人,梳妆打扮准备的时间也不短,早早地换上礼服,和白洛洛排排坐着一起被弄头发化妆。

    被化妆无聊也是无聊,她正准备和白洛洛说几句话打发时间,结果余光就瞥见白洛洛手指紧攥,面容紧张的样子。

    霍母嘴角勾了勾笑容,看着她就跟看着自己的女儿一样,手指伸过去握住了白洛洛的手:“洛洛,不要怕,不过就是订婚而已,今天是你的主场,不管你做的好不好,只要有我们在,就没有人敢笑话你。”

    也许是她声音太温柔了,和以往高调的声音完全不一样,白洛洛被她安抚地放松了下来。

    她低头看着霍母白皙的手指,耳边传来霍母柔和的声音。

    霍母怕她还会紧张,笑着和她说昨晚霍父紧张的模样,语言俏皮生动,好几次都将白洛洛逗笑了。

    白洛洛心里柔成了一滩水,这样的霍母总会让她想起自己的妈妈。

    她的妈妈也是这么温柔,和她说话轻声细语,后来因为爸爸的事情受了刺激,变得歇斯底里,怕伤害她,强忍着思念不去见她。

    妈妈去世的时候,自己眼睛还没好,连最后一面都没见着。

    白洛洛手指回握着霍母的手,眼眶有些发红。

    眼泪还没掉下来,就被霍母用纸巾轻轻擦掉了。

    白洛洛诧异抬头,水雾弥漫的眼睛对上了霍母柔和的双眼。

    霍母面容慈爱,将她又快要浸出来的眼泪擦干净,笑道:“洛洛,今天可不能哭,今天你要笑。”

    白洛洛愣了好久,被她温柔地看着,心里的悲伤慢慢散开,唇角上扬,最终露出一个漂亮的笑容。

    配合着水雾弥漫的桃花眼,漂亮地勾人,又脆弱地让人心疼。

    霍母轻轻抱了抱她,在她单薄的脊背上拍了拍:“好孩子,虽然现在订婚宴还没开始,但是你可以直接叫我‘妈妈’,我一点也不介意。”

    霍母虽然不是特别精明的人,性格也比较大大咧咧,但是在霍家这么多年,被霍老爷子,霍子彦耳濡目染,这个时候,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白洛洛哭是因为什么。

    她不擅长安慰别人,但是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白洛洛开心。

    用了最笨的方法,但是却也是最戳人心的办法。

    白洛洛心里软乎乎的,靠在她的肩头,闭上眼睛,声音沙哑喊了一声:“妈。”

    “哎!”霍母高兴地应声,摸了摸白洛洛的头,化妆室里一片温情。

    几位化妆师和造型师都不敢随意开口,站在旁边默默地等着。不过他们心里也是感慨万千。

    这些化妆师造型师各个都名声很大,是不少明星豪门指定的化妆师,他们也算是见识过不少豪门的婆媳。

    但是今天这一对婆媳和他们之前见过的豪门婆媳可完全不一样,关系这么和睦,看着就跟亲母女一样。

    霍子彦的造型比较简单,很快就弄好了,他穿好西装,身姿挺拔,气场强大,眉似山峦,眼如星月,让人怦然心动。

    他整理好自己后,去白洛洛的化妆间,想看看她那边的情况。

    结果一进门就看见霍母抱着白洛洛,画面温情的场景。

    霍子彦愣了一下,随即就看到霍母朝他使眼色,让他出去。

    他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白洛洛的背影,但是还是看了霍母的眼色,无声无息地退了出来。

    只看了一个背影,霍子彦几知道白洛洛的情绪不太对劲。她刚刚应该是哭过,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带着满心的担忧下了楼,远远就看见霍老爷子和霍父站在一起,面容满面地看着宴会的布置。

    霍子彦连忙走过去,扶住老爷子,见他精神头很足,心里微微松了一下,谢道:“爷爷,谢谢您帮我操持这些。”

    “臭小子,谢什么谢,我可是你爷爷,操持你的订婚宴不是应该的吗?”

    老爷子心情很好地笑骂了他一句,敲了敲霍子彦的额头,神色骄傲:“我可不是吴家那个糟老头子,孙子的人生大事,自然要亲力亲为,不能有丝毫疏忽。”

    霍子彦笑容温和地看着老爷子应和道:“对,您可是世界上最好的爷爷,比别人家的爷爷都强。”

    霍老爷子脚步顿了一下,霍子彦没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神情还满是骄傲,但是听了他这话,心里却涌出了一丝愧疚,叹息了一声。

    “子彦,爷爷其实也没那么好。”

    霍子彦从小就被父母送到他膝下,作为霍家唯一的子孙,霍老爷子对他十分严格,逼着他学了很多东西,对他要求十分严厉,几乎有些不近人情。

    也是因为霍父霍母没有参与到霍子彦的童年,自己对他太过严厉,才导致霍子彦从小到大性格冷清,对人冷漠。

    之后霍子彦娶白洛洛那三年,霍老爷子因为思念霍老夫人,一直在山上别墅静养,从来没有关心过他的婚事。

    没有他的约束,霍父对霍母又是一味地纵容,才导致霍母识人不清,逼着霍子彦,对白洛洛造成那么大的伤害,逼着他们离婚,让霍子彦变成那个样子。

    幸好,洛洛再次出现,两个有情人也终成眷属,让霍子彦身上重新有了人情味。

    说到底,他这个爷爷做的并不是很称职。

    但是霍子彦这个孩子,却从来没有怨恨过他,对他十分尊敬,所有的苦痛都自己咽,所有的困难都自己扛。

    霍子彦看着老爷子脸上的神色,笑着摇摇头:“不,爷爷,您很好,真的很好。”

    老爷子对他教育确实严格,但是也让他快速成长起来,能扛起霍氏的大梁,让自己有能力给自己爱的人一个美好的未来。

    如果没有他的教育,恐怕他根本没办法保护好洛洛,变得跟圈子里的二世祖一样,只知道靠着祖荫活着。

    老爷子看着霍子彦脸上眼里的真诚,拍了拍他的手背,脸上也露出慈爱的笑容。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宴会已经准备好了,宾客们也陆陆续续过来了。

    原本有些冷清的霍家大院,门口聚集了不少宾客,热闹非凡。

    霍母和霍父在门口招呼客人,霍子彦去化妆间看白洛洛。

    一进门,刚好和出来的化妆师们擦肩而过,化妆师们和他打招呼的时候,眼底都带着期待,神色有些莫名其妙。

    霍子彦带着不解,进入了化妆间,一进门,就看见一个高挑窈窕的女人背对着自己。

    她站在窗口,阳光从外面洒进来,给她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金边,配合着身上梦幻的白色礼服,看起来仙气袅袅。

    白皙莹润的肩头裸露,腰细地霍子彦一手都能圈起来,两条大长腿被遮掩在宽大的裙摆下。

    霍子彦不知道为什么,喉头有些发紧,声音干涩地喊了一声:“洛洛。”

    白洛洛听到了声音,慢慢地转过身。

    阳光正盛,霍子彦被她的容貌晃了一下,突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有满眼的灼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