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溪子 作品

第234章:不需要感情基础

    所以宴七决定如果事实真的按自己设想的来的话,自己大约会赶快撇清和陈溪川的关系,回复到自己之前的单身状态。

    说起来简单,只是忘记了心理需要度过的那一阵难熬时期。

    当然,最好的就是离开王府自己生活,虽然自己暂时还没有独自生活的能力。

    怎么办呢?从现在开始学习生活技能?之前自己学习了如何给自己梳最简单的发髻,看来接下来要学的东西非常多啊......

    比如如何自己穿好任何复杂的裙子,如何自己梳好更复杂的发髻,如何自己给自己准备洗澡水,如何给自己准备饭菜.....都开始慢慢学习吧。

    在这个世界独立生存,对初来乍到的宴七来说,并不容易。

    宴七脑子里非常的乱,首先就是自己要怎么回答陈溪川,完全没意识到陈溪川压根就还没有对自己说这些话,她就已经开始想如何漂亮的回击才能保证自己全身而退。

    再就是开始考虑自己要怎么离开王府,离开王府的话要学习哪些独立生活的技能才能保证自己不饿死,且也不会让外人觉得自己是个必须要有人照顾的大小姐。

    自己回到尚书府是不太可能的,她大致已经了解过这里几乎是没有嫁出的女儿回到娘家居住的先例,而且自己也不是很想回到那个地方,毕竟自己还捉弄过赵清圆,她怎么会轻易的放过自己?

    那自己去哪里呢?

    自己昨晚跑出去玩,恐怕是再难偷偷离开王府,陈溪川估计会加强府上的监管力度,自己怕是再难从大门出去,后门的话,自己估计也没本事翻过去那堵墙。

    怎么办?和陈溪川自请去隔壁的寺庙中祈福?为良娣肚子里还没有生下来的孩子祈福,然后在寺庙里偷偷跑掉,说不定还能遇到自己的mr.right。

    等下,这个绝情有些熟悉了,宴七摆摆头拒绝自己的命运抄袭。

    但是去寺庙里应该比待在王府里心情舒畅吧,也就是日子清苦一些,自己也不是戴罪去的,自然是不会在那里吃苦受罪,只不过是去祈福,吃的和寺庙一般,不见荤腥而已。

    自己的话,也可以逃到外面吃点好的再回去不是吗?反而比在王府更自由啊!

    而且生孩子怎么也需要十个月,基本就是一年了,自己能在寺庙里快活好久,这段时间几乎是无忧无虑,也不需要看陈溪川的眼色,也不需要看到新良娣,简直是最佳选择。

    宴七几乎是想不到任何的缺点,要不是自己刚刚赶走了陈溪川,她真的恨不得现在就去陈溪川那里自请祈福。

    说是自请祈福,这种事情怕是祈福没有用吧,得看陈溪川和新良娣之间的感情进度。

    不对,这里怕是没什么感情进度。

    新良娣来似乎就是为了生孩子啊,那需要什么感情进度,说不定自己还没有自请去祈福人家就已经怀上了。

    宴七越发觉得此事不可以再拖沓,否则的话,自己就不是为皇室求得子嗣,而是得说自己要去寺庙里给良娣肚子里的孩子祈福,那根本不需要离开很久啊!

    她不想留在王府看着新良妃怀孕产子,第一是看着也不太舒服,虽然宴七想装出无所谓的样子,但是心里怎么能完全没有感觉呢?她好歹也是个活生生有感情的人啊,看着自己爱过的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就已经挑战了宴七的洁癖极限,要是看着自己爱过的人和别的女人一起备孕保胎坐月子,那倒不如直接把宴七杀了吧。

    什么是杀人诛心,宴七实在是明白,如果陈溪川还顾及情分的话,就不会阻止自己。

    心理上的折磨太大了,自己说不定会抑郁,说不定会疯掉。

    而且宴七看了那么多的后宫剧和小说,自己虽然暂时不了解新良娣的为人,但是也不敢保证这个新良娣是个善茬。

    太后培养出来的人,自己怎么可能是对手呢……

    也许会为了自己的王妃地位陷害自己,筹码就是肚子里的孩子,到时候就说自己嫉妒成魔,将魔爪伸向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那样的话,自己且不是百口莫辩?

    不行不行,得赶快离开王爷府才好!

    宴七有些焦躁的在床上看来看去,思索着自己要是离开王爷府的话要带走哪些东西,但是突然又想到,陈溪川这不是还什么都没和自己说吗?自己怎么就开始计划起来自己出府和打包行李的事情了?

    “拒绝幻想!”宴七幽幽叹一口气,又躺回了枕头上。

    殊不知外面的几个丫鬟正在低着头挨训。

    陈溪川压根就没走,他一个飞身来到屋檐上,透过窗户看着宴七吃饭,却发现宴七只匆匆喝了几口粥就又消失在自己的视野,看离开的方向是回了床上睡觉,好吧,今天怕是和宴七说不上话了。

    只是这几个丫鬟,怎么也不好好劝劝宴七吃饭呢?生病了不就是要吃点有营养的东西吗?怎么全都是汤汤水水的,着看了哪里会有食欲?

    而且就在陈溪川准备下房檐的时候,他居然看到那个小小年纪的丫鬟,把宴七的饭菜都吃掉了!

    王爷府的规矩就是下人绝对不能吃上主子的食物,这丫头是庄子上来的,不知道规矩就算了,旁边几个丫鬟居然也不阻止。

    陈溪川一个飞身下了屋檐,几个丫鬟立刻吓作一团,但还是把不敢尖叫生怕吵醒了宴七,陈溪川对这一点倒还是满意。

    兰亭首先看清了来人是陈溪川,行了一礼之后不禁奇怪:“王爷为何从屋檐上下来?”

    陈溪川也知道自己突然飞身下楼肯定能吓到几个姑娘,但是没办法,陈溪川实在是忍不了。

    “本王一直没走,看着你们伺候王妃吃饭。”陈溪川冷冷回答,兰亭本就不待见他,他还这般说话,兰亭又是一个白眼低头默默翻了起来。

    自己服侍王妃可谓是世界上第一用心,起码比你陈溪川对王妃好,还需要你来监督?

    不过这话也只敢在心里说说,当着陈溪川的面,兰亭还是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不敢顶嘴也不敢抬头,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心里要说的话基本上已经要接近于骂人的语言,自己低着的那一张脸上的表情接近于厌恶和嫌弃。

    “王爷府的规矩是不能吃主子的东西,你们都没学过吗?”陈溪川声音猛地变大,兰亭下意识皱眉道:“回王爷的话,这是王妃赏给宥元的,说是自己不吃,丢了也是浪费。”

    其实兰亭一点都不在乎陈溪川所谓的王府的规矩,这叫什么鬼规矩,尚书府都没这钟繁文缛节,就他陈溪川多事搞出这些幺蛾子来,而且只是宴七的意思,难道自己还真的拿去倒了。

    最最最最重要的事情!宴七睡着了陈溪川在外面大喊大叫什么啊?神经啊?

    兰亭把头埋得更低了,陈溪川还以为她是有些害怕自己,其实是兰亭害怕自己做不好表情管理,让陈溪川看见自己翻白眼的模样,那要是被抓到了,宴七怕是都保不了自己的小命。

    不尊重王爷这种事,私底下做就好了,自己在陈溪川面前做,可不得做点防护措施。

    “王妃给的?”陈溪川闻言一顿,声音小了许多,看着瘦弱的宥元一时间大约明白了宴七的意思,这小姑娘年纪小,正是长身体和贪吃的年纪,所以就把吃食给了她。

    可是宴七不吃的话,身体如何恢复呢?

    “是,是王妃给奴婢的。”宥元被吓得不行,躲在兰亭身后,听到陈溪川的声音缓和了一些才敢出声。

    兰亭下意识地护住宥元,生怕陈溪川又突然发脾气,现在陈溪川在他眼里就是一个无情无义的神经病,所以兰亭也根本不在乎陈溪川怎么看待自己,只想着要尽自己的一切保护哈宴七和身边的人,至于自己,反正烂命一条,岁陈溪川怎么处置,自己也没有家人,最亲的人就是宴七,看宴七这般被陈溪川伤害,她要不是身份地位悬殊,要不是宴七心里还爱着陈溪川,她真的想狠狠收拾陈溪川一顿。

    “谁在外面?别吵了,让我睡会儿。”

    声音从门里传来,外面站着的丫鬟和陈溪川都是一愣,这是宴七的声音?

    沙哑又低沉,要不是兰亭早就知道宴七着凉后声线有所变化,她是真的要破门而入进去看看宴七是不是被哪个男人绑架了。

    兰亭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都是陈溪川在外面瞎吼瞎叫的,不然宴七怎么会醒来?

    “是本王,你快些休息吧。”陈溪川说了一句之后转身就要走,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又折回来,就看到了兰亭明晃晃的白眼。

    兰亭也是没想到陈溪川会突然回头,自己的白眼实在是刹不住车了,只好马上又多眨巴了几下眼睛假装痛苦地对宥元说:“快帮我看看,我眼里是不是进了虫子?”

    陈溪川看着主仆二人一样拙劣的演技有些无语,但是自己也实在是不想展示出自己过于小气的一面,只是装作没看见一般的吩咐小宁道:“明日王妃想吃什么就做什么,不必按照清淡的饮食标准,不然王妃什么都不吃的话,更不理由身体回复。”

    小宁点点头:“奴婢知道了。”

    陈溪川这才放心地转身离去,兰亭这下可是不敢再翻白眼,目送着陈溪川离开院子后才又是一个白眼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