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提子 作品

第419章 捡了个宝回家

    这边房间里,傅庭之给顾笙裹了一层毛茸茸的毛毯,顾笙盘腿坐在沙发里,双膝上放着平板电脑,手指噼里啪啦的敲出一大段一大段的代码。

    傅庭之看不懂这个,拿了吹风过来给她吹头发,“你这么晚准备做什么?”

    “把最先抹黑干爸的那两个媒体的官网和销售平台黑了再说。”

    “你黑了他们明天早上技术部门上班也就恢复了。”傅庭之的手指轻轻拨弄着她的头发,开着最小的暖风吹着。

    “呵呵,我写的代码黑他们系统,要是他们的技术部门就能解决,那我也不用在黑客界混了。”顾笙冷笑一声,手指敲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响,就跟敲在那些没良心的媒体人骨头上一样。

    “宝贝儿,那你倒是告诉我,你在黑客界到底是什么名头啊?你跟帝阙就是写代码认识的?”

    “我是在天桥底下捡到的帝阙,他当时候都快饿死了,之后才知道自己一不小心捡了个宝回家。”顾笙头也没抬,愉快的敲击了下回车键,“搞定。明天上午这几家媒体就会知道他们得罪了谁!”

    傅庭之关注的重点完全不一样,语调有些微微扬高,“宝贝?”

    “不是吧,庭之哥哥。”顾笙终于将注意力从电脑里移开,斜睨他,“你现在还在吃帝阙的醋?”

    “是啊,不可以吗?”傅庭之说的理直气壮,“他比我先认识你,一个十八岁的成年人了还跟个小屁孩一样依赖你,他难道不能自力更生吗?再不行,他不是喜欢玩电脑吗,我给他开一个网吧,配一百台电脑,他想怎么玩怎么玩,一日三餐都让五星级酒店给他送到网吧去,这样可以吧?”

    顾笙听的苦笑不得,索性抬头看他,“你这是真吃醋还是假吃醋啊?”

    “难道吃醋还得有个什么模式?我就是真吃醋。”傅庭之关了吹风,“那你给不给我名分,让我吃醋?”

    “给啊,当然给了。”顾笙一笑,合上电脑,双手伸出去环住他的脖子,“庭之哥哥,你看我这名分给你给的足吗?”

    傅庭之眸色一深,双手一捞直接将她抱起来,“那要看你一会儿的表现了,臭妹妹。”

    第二天一早,顾笙听到院子里车子开出去的声音醒来,床的另外一边已经空了,傅庭之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的床。

    她昨晚真切的尝到了什么叫自作自受,导致她今天早上醒来全身就像是被车碾压过一般,酸软无力。

    顾笙叹口气掀开被子下床洗漱换衣服,照镜子的时候才发现脖子上好几个草莓印子。

    占有欲也不知道多强,非得要亲在这么显眼的位置昭示主权。

    顾笙看了一眼手里拿着的无袖高领针织衫,想了想放回去,换了另外一件吊带长裙,不仅把整个脖子露了出来,连肩膀都露了出来。

    傅庭之在一楼的厨房做早餐,看到她下来,又看了一眼她身上穿的吊带长裙,眼里有了笑意,“宝贝儿,早安。”

    “早呀。”顾笙掩嘴打了个呵欠,“做的什么早餐?干爸呢?”

    “已经去王宫了。”傅庭之端了一碗牛肉面放到她面前,“我亲自擀面,又炖的牛肉,试试。”

    “那肯定好吃。”顾笙对于傅庭之的厨艺从来不曾失望过,出国这么久,一直没有吃到过牛肉面,今天算是满足了一下口福。

    老管家在旁边夸赞,“傅先生真是太厉害了,我在旁边看着都完全帮不上忙。”

    “哪里。”傅庭之笑着又夹了两块牛肉到顾笙的碗里,小声说:“昨晚辛苦了,今天多吃点。”

    顾笙扔给他一个白眼,“滚蛋,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床上跟禽兽一样。”她都求饶了,他还不肯放过她。

    “下次一定克制。”傅庭之保证的毫无诚意。

    两人吃过早饭准备出门,老管家追上来,“小姐,这是王爷昨晚让我交给小姐的东西,请小姐务必好好保管。”

    这是一枚铜制的有点像箭羽一样的东西。

    “管家爷爷,这是什么?”

    “这是影卫令,王爷让影子队保护小姐的安全,小姐可凭借影卫令指挥他们。”老管家拍拍手,原本空无一人的院子里突然从各个方向跳出来好些人。

    他们整齐的站在院子里,单手抚胸口,躬身对着顾笙沉默的行礼。

    “他们就是影子队的影子,一共三十人,不管是枪法还是格斗,没有他们不擅长的,以后他们就跟着小姐,保护小姐的安全。”

    顾笙愣了一下,“他们跟着我,那干爸那边呢?”

    “王爷那边也有人保护,小姐不用担心。”老管家顿了一下,才将手里捧着的一条纱织围巾递过来,“小姐,今日可能会下雨,你将这个披上吧,免得感冒了。”

    “那令牌我就暂时用一下,之后再还给干爸。”顾笙要找老鬼算账,手上确实需要一些能用的人,因此也不假客气,不过至于围巾嘛。

    “管家爷爷,围巾就算了。我们家某个大朋友想显摆显摆,我得惯着点。”

    老管家心说,他这样上了年纪的人果然是不懂年轻人之间的相处方式啊。

    不过小姐这样大方的留着亲近后的痕迹出门,不介意让别人看见,他怎么莫名的还觉得有点宠呢?

    傅庭之拿过老管家手里的围巾,亲自动手给她系上,趁着凑近的功夫在她耳边小声道:“你家大朋友显摆够了,现在不太想让别的男人盯着你的脖子异想翩翩,想把你的脖子围起来,你看可以继续惯着吗?”

    “有吗?”顾笙挑眉,“我觉得我这样子挺好看的。一字肩,天鹅颈,气质绝佳,走到哪里都是人群中的焦点。”

    “宝贝儿,我错了。”傅庭之求饶。

    “知道错在哪里了?”

    “知道知道。”傅庭之一边给她系上围巾,一边点头承认。

    “那以后还乱吃醋吗?”

    “不了不了。”傅庭之乖乖摇头。

    “那今天有兴趣当一天顾总的特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