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肖酥 作品

第581章 操碎了心

    第581章操碎了心

    爱情是最难以解释的东西了。

    “或许只是因为小姐和太子殿下的关系,我和风影之间的接触比较多,不知不觉产生了情愫吧。”秋云这个当事人也只能说点虚的。

    没想到居然得到的是这个回答,桓幸还以为能得到一个确定的答复,她不免有些失望。

    本来还想看看她的猜测对不对,没想到她压根没有对答案的机会。

    饶是如此,桓幸还是强行发言,她言之凿凿道:“我觉得就是你们当初从长县回京,黑衣人波及到你,风影护在了你的身前那次。”

    “哦?”这种小细节秋云已经忘记了。

    此时经过小姐这么一提,她好像也记得有这回事。

    她茫然的眨眨眼,吐了吐小舌头:“没想到小姐记得比我还牢。”

    这话桓幸听了心情复杂。

    她不由白了秋云一眼,“人家冒着性命危险来救你,难道不值得铭记吗?”

    秋云不好意思的挠挠额头,面露尴尬。

    有些事情要不是旁人记得清楚的,当事人早已完全抛之脑后。

    她和小姐经历太多事,要每一件都记在心中,那她的大脑都要炸裂了。

    “哇,你这个女人没有心。”桓幸开玩笑的戳着秋云的肩膀,故作夸张的一脸指责。

    秋云面色愧疚的别开头。

    轻烟还没法从秋云和风影走到一起的震惊中走出来,天呐,那可是杀人如麻的风影大人啊。

    秋云个小可爱居然会喜欢上这么个铁疙瘩。

    果然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要是万千少女最怕的第一男子是太子殿下,第二就是风影大人了。

    两人同款冰山冷脸,锐利的目光如刀削般,一对视就被攥紧了灵魂。

    没想到秋云个清秀的小丫鬟,居然会看上风影,轻烟心中三个感叹号。

    她心中不觉钦佩起秋云来,给她拍掌:“你可以呀,风影大人都能搞的定。”

    那可是太子殿下身边的四品侍卫,专门替太子办事,各方面能力不容小觑。

    秋云神了啊!

    提起男人,秋云脸一下红得能滴出血来,不好意思地捂脸埋首于膝盖之中,被她们说得都羞恼了。

    哪有什么的。

    她和风影也不知是怎么走到一块儿的,两人不知不觉就产生了情愫,要真说起来太子殿下和小姐还是他们的红娘呢!

    轻烟沉浸在这个震惊的消息中,无法自拔。

    她惊诧不已的摇晃着脑袋,怎么也无法将秋云和风影两个人联系起来。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

    桓幸被她傻不愣登的模样吸引去视线,拍了拍她的手安抚她,“人生就是这样,你永远没法确定谁与谁会在一起,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原本吧。”

    轻烟想想也是,她也没想过她能和禄乐生在一起。

    她根本就配不上他。

    可命运就这样安排了,神乎其神的给予了她一段美妙的姻缘。

    这日夜晚,三人挤在一处被窝彻夜说着体己话。

    原本这一夜还应当有胡语心的,奈何她已经再也没这机会了。

    为了避嫌,桓幸已经连续五日未见楚邢了,对于他们两个来说,五日未见并无大碍。

    可能是作的,越是没法见面就越是相见楚邢。

    她这段时间分外的想念楚邢,许是好日将近,才会让她愈发惦念。

    她睡梦中都会出现楚邢那一张完美无暇的俊脸,桓幸好几次都是花痴的笑着醒来的。

    醒来之后,她都不由摇头晃脑的觉得自己是个变态。

    明明即将成为夫妇,为何还要花痴一样的想着对方?

    她揉了揉脑袋,随后又继续沉睡过去。

    最后关头,桓幸也没闲着,她将桓府最后的事照料好。

    她将之后的事都嘱托给桓萧思,桓幸知道李乐安处理不了这些琐碎杂事上,指望不上她,还是把它交给哥哥比较靠谱。

    虽然这两个人都有些不着调,可相比之下还是哥哥比较靠谱一些。

    李乐安知道这些府中杂事应当由她操持,奈何她实在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架空。

    她不由撅了撅嘴,心里闷闷的。

    奈何又无法提出抗议,是她没本事。

    桓幸的想法没错,她能帮得上什么忙啊,不帮倒忙就已经谢天谢地。

    她只能悄然退到一边,无可奈何的听着桓幸和桓萧思吩咐叮嘱那些事。

    光听着,她就有些头痛了。

    桓幸提及修茸之事,让桓萧思和李乐安盯着点儿,毕竟是他们自己的房子,多投注些心血没有错。

    这李乐安可以帮忙,她率先一步替桓萧思应下,刷了波存在感。

    桓幸和桓萧思齐唰唰的朝她看去。

    桓幸抿唇浅笑,哥哥其实最烦处理府上琐事了,奈何夫人不给力,只能他上了。

    这就是爱情啊。

    只把琐事交给桓萧思,桓幸有些不放心。

    她寻思片刻,又去和卢寒安说了几句。

    卢寒安在身份暴露后,经常在桓府中闲逛,温和宽厚,在桓府上下赢得了好名声。

    以她的能耐,桓幸相信她能帮衬的点那小两口。

    难得见桓幸过来,卢寒安招呼她坐下。

    “许久没喝你斟的茶了,今日不知是否有这个荣幸。”

    卢寒安笑吟吟的看着桓幸,眉目慈爱,和蔼可亲。

    “当然。”有人喜欢她的手艺,自然再好不过了。

    桓幸当着卢寒安的面,行云流水的展示她斟茶的能耐,茶水如同瀑布般高悬而落,随之弥漫开来的是茶香。

    卢寒安深吸一口,不觉赞叹桓幸的手艺。

    “如此想来,我这前半生喝得名茶都暴殄天物了。”卢寒安毫不犹豫的夸赞桓幸,目含肯定之意。

    饶是普通茶叶,在桓幸的技术下也能展现出不俗的茶味。

    桓幸神采奕奕,温柔浅笑,“伯母能喜欢就再好不过了。”

    两人交谈几句后,桓幸说明来意。

    卢寒安还以为桓幸这大动干戈的要和她说什么,没想到就是这点小事,她毫不犹豫的应下了。

    “我的孩子我自然会照拂的,这是我的责任。”

    有卢寒安这句话,桓幸就放心多了,不必担心那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两口过不好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