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不与 作品

第425章 惩罚

    第425章惩罚

    石单元过来查看了沈燕归的情况。

    真是奇遇。

    本来石单元束手无策的病症竟然摔了这么一下就好了。

    石单元诊着脉,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惊喜。

    “王爷的眼睛没事了,不过头上的伤还是要慢慢恢复,这两日就在床上躺着吧。”

    沈燕归现在很高兴,势力完全恢复了,别说让他躺两天,让他躺十天半月他都情愿。

    石单元原本带来的一些药也用不到了,把一些补药留下来,然后离开,云锦让十一送石单元回去。

    两人身上都带了伤,但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

    两人这边正高兴着,府里的人过来禀报说罗将军求见。

    想到了在山上发生的事情,云锦和沈燕归都已经高兴不出来了。

    罗勇,必须严惩。

    这次是运气好没有大问题,但是想想那断崖下面的坚石还是后怕。

    “之前绑架阿行的事情我想着积点德饶恕了他,没想到我的善心倒给了他作恶的勇气。”

    沈燕归哼了一声,心情很是不悦。

    当时在断崖底下如果不是十九及时赶到,那……

    沈燕归现在想想后背还是冷的。

    “罗将军在外面,还让他进来吗?”云锦问。

    沈燕归看看云锦的腿,“进来,当然让他进来,好让他看看他那儿子把我们害成什么样子了。”

    云锦无奈轻笑,让人把罗将军请了进来。

    沈燕归躺在床上闭着双眼,脸色还有几分发白,再看看云锦,腿上绑着木板,唇色浅淡,很明显也受伤了。

    罗将军本来还抱着几分侥幸,但是现在看沈燕归和云锦这个样子他心凉了半截。

    看这情况就知道沈燕归和云锦不好,怕是罗勇这次逃不过了。

    “卑职给王爷和王妃请安。”

    沈燕归还闭着眼睛没说话,云锦手伸到被子里面拍了拍他的手,却被他紧紧的握住。

    沈燕归睁开了双眼,瞥了一眼罗将军,然后有气无力的说:“罗将军,你的宝贝儿子可真是让本王大惊大喜啊。”

    云锦看他这装的像模像样的样子忍不住勾了勾嘴唇,沈燕归捏了捏她的手心。

    罗将军听沈燕归这般说头上都冒了冷汗,“王爷,卑职罪该万死,是卑职管教无妨,是卑职……”

    “怎么,听罗将军这个意思,是想替令郎去死吗?”

    沈燕归轻飘飘的一句话,瞬间让罗将军闭上了嘴。

    沈燕归哼了一声,“家有家法,国有国规,罗将军不必为罗勇求情,本王已经饶恕了他一次,这次是他自己不珍惜,那就怪不得本王了。”

    越说沈燕归的声音越冷,罗将军自知自己挽救不了什么了。

    “是,犬子罪该万死。”

    “罗将军也放心,错是罗勇犯下的,本王不会牵扯其他人。”沈燕归瞥了一眼罗将军然后闭上了双眼,在被子里面玩着云锦的手指。

    “谢王爷。”

    “本王乏了,你退下吧。”

    “是。”

    罗将军离开了,沈燕归睁开了双眼,眉眼间哪里有半分的疲惫。

    云锦看他这个样子忍不住笑了,“还挺能唬人。”

    沈燕归捏了一下她的手指,“就该让罗将军知道罗勇这件事情不能轻易就这么算了,不然他还以为我菩萨心肠呢。”

    说着沈燕归看着云锦,问:“娘子你说怎么处置这个罗勇?”

    云锦想了想说:“按照大支国的律法这是抄家灭族的罪,但是我觉得这个是罗勇一个人犯的错,抄家灭族对罗家其他人不公平,就处置罗勇一人吧,杀了他倒是便宜了,这种人发配到矿场什么的艰苦地方,起码能发挥他所剩不多的价值。”

    沈燕归点头,“娘子这个想法不错,那就按照娘子说的这样做。”

    *

    罗勇被关进了府衙,清醒之后的他开始求饶,开始后悔。

    但是这世界上哪里有卖后悔药的。

    罗勇即使再后悔也改变不了他曾经想要杀害沈燕归的事实,而且也确实对沈燕归和云锦造成了伤害。

    罗将军知道沈燕归已经对罗勇格外开恩,所以之后就再也没来过这边,但是洪夫人不死心,几乎每天都跑过来想要见云锦和沈燕归,每次都被挡在外面。

    沈燕归在床上躺了两天能起来正常活动了,但是云锦的腿还是要继续养着,现在就变成了沈燕归照顾云锦。

    罗勇正式被发配走的时候府衙那边专门过来跟沈燕归说了一声,云锦和沈燕归闲着也没事,就去外面看看。

    沈燕归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辆轮椅,云锦坐在轮椅上沈燕归推着她。

    他们出了门之后云锦往后看了好几眼沈燕归,“我怎么觉得你在偷笑?”

    “嗯?哪里有,我为什么偷笑?”

    “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偷笑?”

    跟他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云锦就是不看他光听他说话的语气都知道他什么心情。

    就像是这会儿云锦坐在轮椅上被沈燕归推着,她就是知道他在偷笑。

    沈燕归轻咳了一声,弯腰凑到云锦耳边说:“娘子你没发现很多人看我们吗?”

    云锦自然是发现了,从他们出门开始落在他们身上的视线就没消失过。

    这有什么好奇的,以前也是经常这样啊。

    “所以呢?”云锦问。

    沈燕归轻笑,“他们肯定很羡慕我们的感情。”

    云锦无语,“他们跟你说他们羡慕了?”

    “那还用说,他们眼神中都流露出来了这种信号。”

    云锦都不知道说什么,他总是在这种奇奇怪怪的点上高兴。

    其实旁边的路人还真是挺羡慕他们的。

    明明身后就跟了这么多的下人,偏偏沈燕归就是亲自来推着云锦,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人家夫妻感情好啊。

    一个王爷能做到就娶一个女人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而且还对王妃这么好,试问哪个女人不向往不羡慕?

    沈燕归心情很不错,推着云锦去了一家茶楼。

    目前这家茶楼跟甜点屋有合作,茶楼里面的点心基本上都是甜点屋供货的,云锦吃的多了倒也没觉得多稀罕,就捧着茶杯靠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大街。

    今天大家也都知道是罗勇被发配的日子,所以大街上看热闹的人很多。

    罗家在当地本就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在加上洪夫人和罗将军他们这一代的故事就让罗勇在汉中府名声很大。

    以前罗勇做的一副谦谦公子的样子,大家就推崇他为楷模,但是现在被爆出来谋害王爷的罪行,罗勇一时间在学子中就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墙倒众人推,也不知道是人心本来如此,还是说罗勇在根本就没有真心相待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