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反派 作品

第28章 镇海印成、你不对劲!(求鲜花评价票)

    海风怒号,暴雨倾盆,帆船在大海之中摇曳不定。

    偏偏此时下方有巨鲨袭来,搅得天翻地覆。

    一不留神,两人便要随着帆船倾覆,葬身鱼腹!

    傅君婥不通水性,早已吓得肝胆俱裂,此刻感受到海水涌动,更是惊呼道:“王动,小心点!”

    面对巨鲨的血盆大口,王动眉头微皱。

    间不容发之际,便见他长生诀先天罡气运转,随后一掌拍出!

    “噗……”

    人在水中,出手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要比原来更为困难。

    那鲨鱼来势汹汹,陡然碰到王动凶猛绝伦的先天罡气,也只是被拍的气血翻涌,身躯颤抖,但并未受伤!

    王动大感棘手。

    倘若在岸上,别说七八米,便是七八丈,他凭借撼山掌无与伦比的杀伐之力,便可轻易摧毁。

    可如今在海水之中,他一身实力大打折扣,甚至连随手一击都无法奏效。

    巨鲨被王动拍了一巴掌,只是摇头晃脑了一下,往后缩了几米,但它很快再次冲了上来。

    不过它的目标并非是王动,而是摇摇晃晃的帆船!

    显然它有一定的灵性,直到王动不好惹,这才对帆船下手。

    此时,又是一道巨浪袭来。

    王动心头一跳,真要是让巨鲨撞瓷实了,加上巨浪滔天,帆船必定会被掀翻!

    想到这里,王动再无保留,纵意登仙步起,眨眼间到了十米外,巨鲨背上。

    巨鲨此刻下沉了四五米,水流涌动之下,王动身子一滑,往下栽去。

    幸好他双手生力,死死抓牢了巨鲨后背,如同生根了一般。

    可这样一来,竟无法阻止巨鲨。

    巨鲨猛然用力,撞在帆船之上!

    “砰!”

    一声爆响,帆船底部直接撞破了一个大洞,海水倒灌,不下一会儿便浸没了船舱!

    傅君婥吃了一惊,身形一闪,便到了帆船船杆之上。

    可没想到,一浪袭来,早已失去平衡的帆船,彻底倾斜,朝大海之中沉落!

    即便傅君婥轻功超绝,在船帮上点了一下,拖延了几息时间。

    但毕竟无法借力,身不由己坠落大海之中!

    在这一刻,傅君婥面对冰冷幽沉的海水,心里升起无限的绝望。

    “王动,王动!王动……”

    傅君婥入水之前,朝王动喊道。

    她隐约看到王动正在和巨鲨拼杀的身影,随后便被海水一呛,彻底失去了知觉!

    巨鲨眼看帆船倾覆,变得更加狂躁起来,在海水中横冲直撞。

    “该死!”

    王动低喝一声,便见他彻底放松开来,任由海水侵蚀,巨鲨颠覆。

    在这一刻,生死危机的刺激之下,他竟然再次进入了顿悟的境界!

    便见他双手掐诀,缓缓而起。

    那先天罡气竟然开始搅动大海,方圆五丈范围内,变得黏糊凝滞起来!

    巨鲨一个不慎,被卷入其中。

    察觉到身体不受控制,它本能预感到了危险,拼命挣扎,想要逃离此处。

    “镇海印!”

    王动目光如灼,双手一拍,便见四海八荒,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便是那天上的暴雨、汹涌的海浪、搅动的海流,在这一刻,都静止了一般,一动也不动!

    “镇海印,这才是真正的镇海印!”

    王动心头明悟,镇海印出,天地四海,八荒六合,统统镇压!

    巨鲨双眼之中带着无比的惊恐,它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身前这个人类,竟然有着掌控天地的能力……

    王动身形一闪,便到了它的脑袋处,一掌拍下!

    “哇……”

    傅君婥接连吐出几口咸腥的海水,悠悠醒来。

    抬头一看,蓝天、白云,不由怔住了。

    “我,我没死?”

    她霍然起身,发现身前不是王动是谁?

    “当然没死!”

    王动回头看了一眼傅君婥,盯着她胸前神色古怪。

    傅君婥低头一看,脸色羞红一片!

    方才坠海,她全身湿透,雪白肌肤纤毫毕现。

    她连忙运起内功,蒸干衣服。

    不过她低头一看,发现身下竟然是巨鲨后背,吓了一跳,抬手便要拍过去!

    王动闪电般伸手,拦住了她,道:“你要是把它拍死了,谁带我们去陆地上?”

    “怎么回事?”傅君婥冷静下来,捂着胸口朝王动问道。

    原来,方才王动一掌拍下之际,想到了一门独特的功法,那便是跋锋寒的人马合一术。

    心血来潮之下,便以先天罡气打入巨鲨之中。

    刚开始巨鲨自然无法承受,好在它体型巨大生命力强,王动摸索之下,很快摸清了它的经脉和承受能力。

    长生诀先天罡气催发之下,巨鲨竟然被他驯化成功,成为两人渡海的工具。

    王动说得轻描淡写,然而傅君婥却知道背后必定是险象环生,动辄便是尸骨无存!

    想到这里,傅君婥盯着王动宛若星辰的双眼道:“王动,谢谢你救了我!”

    “你不对劲。”王动盯着傅君婥,一脸正色道。

    “啊?怎么了?”傅君婥疑惑不解。

    “我都救了你的命,不应该以身相许吗?”

    “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