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秋 作品

第505章 说不跳就不跳,打死也不跳

    啥?不跳?

    钱二牛一个忍不住,都想把欧阳倩按在床上打屁屁了。

    之前让欧阳倩穿高路远的衣服,欧阳倩就不穿,好嘛,现在让她跳窗户又不挑,怎么?还真把他的话当成屁话了。

    而最重要的是!

    他是为了谁好呀?还不是为了欧阳倩,可欧阳倩呢?说句不好听的,简直就是把他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如果不是钱二牛实在不忍心,他早就一个人走了,只要他想走,从哪个地方不能走。

    难道是他的心太软了?

    看来!

    鉴于现在的情况,也只能软的不行,来硬的了。

    于是!

    钱二牛盯向欧阳倩,边朝欧阳倩步步紧逼,边一脸严肃的追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说到最后,钱二牛本就有些冰冷的语气,也是越发冰冷了。

    “我……”

    欧阳倩张嘴就要说,可我字刚说出口,她就被钱二牛给吓到了,哪里还敢再说,双手紧紧拉住被子,颤声道:“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

    钱二牛冷冷一笑,不容置疑道:“如果你不想让我来硬的话,现在,立刻,马上,就穿上高路远的衣服,乖乖的从窗户上跳下去。”

    什么?穿上高路远的衣服,乖乖从窗户上跳下去?难道就……就这么一跳而下吗?

    靠!

    哪有钱二牛这样的?

    就算这是二楼,一跳而下也摔不死人,可也有三四米的好不好?更何况,她还有难言之隐,如果换做别人一跳而下的话,或许没事,可要是她换做她的话,她敢肯定,即使摔不死,也会摔残废的。

    残废?

    天呐!

    对她而言,真要是摔残废了,那还不如死了呢。

    所以!

    她不能跳,绝对不能跳,就算钱二牛真的来硬的,那也不能跳。

    一咬牙,一跺脚,心中主意拿定,欧阳倩就壮着胆子重复道:“你……你不是没听清吗?你不是再让我说一遍吗?那好,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刚才说的是,要跳你跳,我是不跳……”

    说到这,为了表现她态度的决绝,欧阳倩顿了下,补充道:“打死也不跳。”

    “哦,打死也不跳?真的吗?”

    钱二牛笑问一句,就活动起了手脚。

    见此!

    欧阳倩心里咯噔一响,暗叫不妙。

    娘嘞!

    这个讨厌的钱二牛,不会真要对她动粗吧?就她现在这个样子,要不是用被子包裹着,衣服都被她撕烂完了,也就仅剩下贴身衣物了,这要是钱二牛在动粗的过程中,万一见色起意,再对她起了色心,那她岂不是还会被钱二牛给搞了?

    想到此,欧阳倩顿感呜呼哀哉,她就纳了闷了,怎么搞过来搞过去,她就逃不掉被钱二牛搞的命运呢?

    “你……你不要过来。”

    惊慌之下,欧阳倩扫了眼窗户外边,竟出言威胁道:“你要是再过来,我可就真跳下去了。”

    “真跳下去?那敢情好,这倒省了我的事了,不是吗?”钱二牛一脚步不停,明知故问道。

    对呀,这个讨厌的钱二牛之所以这么逼她,不就是想让她跳的吗?她怎么还拿这个威胁上了呢?

    欧阳倩脸一黑,真想跟钱二牛拼了,她可是自认能打过一个普通男人的。

    可问题的关键是!

    钱二牛是普通的男人吗?

    殊不知!

    虽然欧阳倩没有亲眼见识过钱二牛锻炼时的厉害,但是在之前钱二牛从那个锻炼身体的器材店走后,欧阳倩又回去了一趟,不过,她可不是回去找钱二牛的,而是拿她的包去了。

    之前走的太急,欧阳倩就把包忘在了器材店里,也就是在那时,她听那些锻炼的人说了钱二牛锻炼时的厉害。

    毕竟没有亲眼看见,起初,欧阳倩也不信,可有一个锻炼的人在钱二牛锻炼时,偷偷的拍了段视频,直到看到那段视频,欧阳倩惊瞪着双眼,这才不得不信。

    就凭她?还想打过钱二牛,这不是找虐吗?

    不!

    不单单是找虐,整不好,可是要找搞的。

    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欧阳倩扫了眼窗户外面,又扫了眼房间里面,绝望之下,眼圈都红了。

    钱二牛看见,脚步一滞,倒真有些不敢上前了。

    尼玛!

    这明显是要哭的节奏呀!

    如果欧阳倩强硬到底,钱二牛倒有的是办法对付,可钱二牛怕就怕欧阳倩哭。

    要知道!

    他可是最怕女孩子哭了。

    只要女孩子一哭,他就硬不起来了。

    呃!

    呸呸呸……

    这可不是他的动静处硬不起来了,而是他的心就硬不起来了。

    果然!

    眼眶后了之后,很快,欧阳倩就哭了起来。

    一时间!

    钱二牛手扶着额头,感觉头都大了,无奈道:“你先不要哭了好不好?我这不还没把你怎么样的吗?”

    “你还想把我怎么样?你把我看光也就算了,竟然还要逼着我跳楼,有你这样的吗?”欧阳倩一脸委屈的质问道。

    天呐!

    你还委屈上了?

    关键是!

    我逼你跳楼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好。

    钱二牛接连翻了几个白眼,没好气道:“什么叫我逼着你跳楼?你要是乖乖跳的话,还用得着我逼你吗?”

    “你!”

    “再说了,这不还有我的吗?我既然敢让你跳,就绝对不会让你出事。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让你换上那个高路远的衣服吗?一是你的衣服早已经被你撕的烂的不能再穿了,二,也是最重要的,我要用被包裹身体的被子和被单,做个绳索,送你下去。”

    “啊?”

    欧阳倩惊愣道:“你……你不是要让我直接跳下去呀?”

    “直接个屁!”

    钱二牛一脸嫌弃道:“你想的倒挺美,我可不想你真的摔成残废,赖上我。”

    “你……”

    “你就不要再你了,麻烦你抓进时间好不好?”

    “我……”

    “我说又怎么了?”

    欧阳倩再次走到窗户前,刚探出脑袋,只是扫了一眼,就立马缩回脑袋,又扫了眼钱二牛,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还……还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