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之墟 作品

第833章 帝境战场扩散,第五神通根基

    玉京楼杀了一个永渊神尊。

    这一条消息,迅速的传到了各大势力的耳中。

    不过,对比斩杀一个神尊,他们更在意的是永渊二字。

    “海上出现了永渊神尊?这怎么可能?”

    “怎么出现的?”

    一时间,风声鹤唳,所有人都谨慎了起来,玉京楼运气好能够让神尊在关键时刻感赶到,要是他们遇到可就没那么好运气了。

    谁知道会不会还有第二个。

    这也直接导致了清理计划慢到了一个龟速,知道玉京楼的声音再一次传出来。

    “永渊神尊是天罚之下的大能,在吞噬过数域的永渊怪物之后突破的,并非偷渡而来。”

    这一发现,让所有人都舒了一口气,只要小心一点,他们应该不会有事。

    但是速度依旧不是最开始可比的,对此,圣地和帝城终于没办法坐视了。

    一位位神尊放弃了炼化战场上浑厚的灵力潮汐以及其中炼化出来的丝丝本源,开始出现在后方海洋之上。

    清理的速度,超过了任何时刻。

    轰隆隆!!!

    金色的阳光照射在广袤的海洋,滔天的巨浪开始向着某个方向汹涌而去。

    那里的黑暗,终于被空间法则重新覆盖。

    而同时,帝境的身影也彻底暴露在了天地间。

    一股股蕴含着庞大法则力量的余波开始扩散,将原本想要重新填充那片疆域的海洋冲击的猛退。

    同样在这余波之下遭殃的,还有许多自命不凡的大能,他们并没有进入龙巢,而是选择了摘取第八战场剩下的利益。

    其实包括那些神尊在内,都没人能够想到,超过四十位帝君的战斗余波混合在一起能有如此大的威力。

    就连他们这些尊者,也在猝不及防之下遭遇重创。

    海洋,终于不再平静,帝境的天威仿佛一柄索命的镰刀,收割着一切不曾幸免的生命。

    “这还是帝君极力抵御的后果,要是彻底扩散不管不管,又会死亡多少人?”有神尊震撼的同时,再一次对玉京楼的那几位掀起回忆。

    能够斩杀玄絮帝君,他们的实力又是有多么的可怕。

    难以想象,甩去了脑海中的臆想,他开始思索起林尘之前的提议。

    将他们手中独特的灵植资源交给玉京楼,百年休整之后,还他们五倍数量。

    不得不说,这个诱惑太大了。

    在林尘不再掩饰的情况下,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洞天的力量,玉京楼的灵材之所以庞大,也终于有了解释。

    但他们依旧有所疑虑,要知道,能被林尘喊话的,都不是什么小势力,他们内部那些独特的资源,每一株,放到世间任何地方都能引起一段血腥的历史。

    这是他们祖祖辈辈的积累,交给玉京楼,从此以后可就不代表独享了。

    有人尝试过提高代价到十倍以拒绝那位溟尊,结果第二天,那位同意了。

    这使得那一方后悔不已的同时,也让其他人看到,洞天的力量不止他们想象的限度,所以有人心动了。

    林尘能够等,但他们可不行,如果真的愿意交易,每过去一年,他们能够收获的东西都可能会少一大批量。

    于是这些日子,龙巢中的玉京楼和各大圣地都显得极为繁忙。

    有的也实在是不想交易,但很快,玉京楼的人上门了,开门见山便是当初的本源名额,搞得各家头疼不已。

    这其中,自然会有人坚持不住。

    而这一切的一切,林尘都不曾亲自参与。

    洞天之内,已经不止清风明月两头灵兽,自从斩杀玄絮帝君之后,林尘再也不掩饰了,于是洞天也迎来了空前的发展。

    无数侍者被送了进来,他们再无离开的可能,但是依旧有着无数的人甘愿如此。

    这其中的好处,可不是外界能够享有的。

    不止是他们,为了能够更快速度建造,许多玉京楼的修士也被批准进入洞天之中,而玉京楼更是为此展开了一轮激烈的争夺。

    毕竟去见证洞天是一个机会,更有着之后林尘承诺,能够让他们在洞天内修行十年。

    据说,如果在某方面天资卓越,还有可能引来仙灵之气降临。

    那便是所有人的最终追求。

    于是在短短数年之中,洞天内一座座宫廷楼阁,甚至是山川河流都被强大的人力改造,而为了迎合林尘的想法,所有人更是不留余力的雕刻着这片洞天,使其绽放春意盎然的银装素裹。

    飞絮如雪花散落洞天,这其中,自然少不了那棵能够控制洞天部分力量的恶鬼树。

    而那些灵植,也在一种灵植夫的痛心疾首之下井井有条的落在了洞天各处,偌大的洞天,虽然只改造了一小部分,但却足以让原本‘荒凉’的大地焕然一新。

    至于林尘,依旧不知一切,新世界中的他,正沉浸在浩瀚的法则中央。

    立于山巅的他,浑然不知周围的无尽山脉已经化作一片雪花世界,如同曾经林尘前往永霜的途中所遇白茫茫天地。

    这个世界什么最神奇,唯有造化无穷。

    茫茫的雪山,林尘与之融为一体,冰雪侧的无数法则流淌心间,但林尘并不曾摘取,直到其余法则也垂落。

    幽溟塔悄无声息的由虚化实,它在吸收这片天地蕴含的力量,也包括其中的法则力量。

    它将其化作最纯粹的力量,而有着林尘帮助的它做到这一点并不多少困难。

    最终,那些力量都被送完了幽溟塔的每一个角落,使得这件命器的形状又有一次改变。

    七层塔身,棱角突出,如同楼阁。

    点点幽蓝,便是它新的点缀。

    “就叫你玉京楼,如何?”苍白的塔身带着琉璃点缀幽蓝,落在了林尘手中,轻轻一颤,仿佛认可了这个名字。

    这件命器,再也不是当年的幽溟塔了,而林尘的第五道神通,也落在了它的身上。

    幽溟塔轻轻旋转,如同当年林尘他们遭遇的重楼,七层楼,七种频率转动,每一层都蕴含着可怕的力量。

    将玉京楼收回体内,林尘看着世界边缘,下一道神通,他也早有算计。